专访北京大学王勇:战略大三角浮现 中国亟需减少潜在敌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 Borrell)3月24日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会面,讨论改善欧美关系,并同意合作应对中俄等问题。(Reuters)

拜登(Joe Biden)政府或许在努力推出一个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为基础的联盟,以期削弱中国日渐扩大的影响力。但是在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看来,这一设想并不容易实现。未来世界以中美竞争为核心,大三角关系的游戏相互重叠。从积极的一面看,中国外交反而有了更大空间。

多维: 美日“2+2”峰会上,两国达成了将联合举行针对钓鱼岛被中国占领假想的反登陆作战演练共识。在美日印澳四国峰会上,也形成了加强军事安保合作的共识。从军事安全的角度来看,美国是否正在布局针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圈?

王勇:美国的一些战略家,应该是有这样的打算,希望能够通过加强与盟国的关系,加强军事上对中国的包围。在这方面,拜登政府可能会继承特朗普政府制定的印太战略,把中国锁定在第一岛链内,这就意味着,中国在领土领海纠纷方面,要面临以美国和美国盟友的集体反应。

从现实来看,要推动这一目标也意味着困难。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和日本的目标利益并不一致,美国反而需要警惕被日本过度利用,当了日本的炮灰。

因为美国在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自知理亏,但现在为了拉拢日本,所以要在日本防务的问题上表态,我们需要关注这一点。

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美国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动机,不断打“台湾牌”,为台独势力打气,它的做法实际上等于与所有中国人为敌,最后不会捞到什么好处。最让美国头疼的是,在中国的近海作战中,美国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更重要的是,美国除了中国以外还有其他国际目标。拜登政府的战略与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一样,美国现在同时在几个地区进行部署,中国只是拜登政府的一个目标,此外还有俄罗斯和伊朗等等。这就决定了美国战略力量的分散,中国为了维护主权利益,集中在周边投入资源,相对而言,中国要更从容一些。

这也从侧面说明,拜登政府并没有像特朗普政府一样,把中国视为美国利益的最大威胁,拜登政府对中美关系的评估更多在于防范。

多维:结束与中国的“2+2”的对话之后,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又马不停蹄访问布鲁塞尔,与北约成员国外长和欧盟官员进行会晤。此次行程也在于寻求修复和强化盟友关系,协调应对中国挑战。另一方面,几乎同一时间,俄罗斯外长访华,说中俄关系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如何看待中美各自的互动?

王勇:随着中美竞争加剧,未来会出现更多的战略大三角关系。大国之间的战略互动未来会更加频繁,中美俄三边战略互动,中俄关系更近一些,共同抵抗来自美国的压力。中美欧三边战略关系,美欧在意识形态上利益一致,但另一方面,中欧的经济利益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中欧贸易已经超过了美欧贸易,这三边关系正在发生快速变化。

亚太地区也有战略三边关系,中美日三边关系中,美日更近一些,有共同对付中国的意味。此外,还会有中美印大三角关系等等。未来世界大三角关系的游戏相互重叠,以中美竞争为核心。从积极的一面看,中国外交反而有了更大空间。

俄罗斯外长访华↓

可以看到,加速变化的世界中,中国力量增长很快,在中美力量还没有完全达到转折点的情况下,中国要特别谨慎小心地处理这些大三角关系,以扩大朋友圈、减少潜在敌人为原则,服务中美大竞争的格局。

目前为止,中国和俄罗斯不断提升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国与欧盟完成全面投资协议谈判为深化关系增加了现实的动力。

我认为还要继续加强做日本的工作,回应日本方面对中国发展相关的安全担忧,同时也要与印度开展有效的战略沟通。因为中国奉行和平发展政策,而非扩张的政策,并不损害它们的利益,中国的发展与它们的发展之间是可以做到互补的。加强与主要国家的沟通协商,开展有效的外交,有助于中国进一步的发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