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世卫120页报告到底重点何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了一份长达120页的报告,概述了组织在2021年1月14日至2月10日于武汉进行为期四周考察的结果。当世卫高官在新闻发布会上抱怨在中国收集数据遇到的困难时,这份报告亦引发了全球争议。然而在争议之外,报告又到底说了些什么呢?本文将概述其最重要的发现。

圖為2021年1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專家組於武漢下榻的酒店有身穿全副防護裝備的工作人員。(路透社)

2020年7月,世卫组织和中国就武汉疫情起源调查的“职权范围”(Terms of Reference)方面达成一致,并分为两个阶段进行。

今次报告的主要目标是介绍第一阶段的调查结果,其中包括三项不同的研究: 第一,流行病学研究(侧重于临床数据);第二,分子流行病学研究(侧重于DNA数据);第三,动物和环境研究。

以下几点是报告中最重要的五项成果。

3月30日,世卫组织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公布了它120页的报告。(世卫组织)

一、最有可能的爆发原因,是病毒通过中间宿主(intermediate host)传入人类。

世卫研究了武汉疫情的四种不同潜在来源,认为通过中间宿主(如穿山甲或毛皮动物)传入的可能性最大,专家组认为这是一个“很可能至非常可能的途径”。

此判断是基于多组证据。首先,蝙蝠病毒与新冠病毒(即“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状病毒2型”,SARS-CoV-2)之间的进化距离估计为几十年,因此在传播到人类之前,很可能还有一个步骤。第二,这种序列(蝙蝠到宿主,再到人类)在其他几种新兴病毒中也同样被观察到,包括流感病毒和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MERS-CoV)。第三,已知新型冠状病毒可以在多个物种之间传播,包括在高密度的养殖环境中,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自我存续。

尽管有这些有力的论证,但仍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实这个假设。尤其是对中国31个省份的8万多份野生动物、家畜和家禽样本进行检测,没有任何一份样本存在SARS-CoV-2。这说明了在中国主要家畜种群中广泛传播的可能性“极小”,但在养殖的野生动物群中仍有可能。

报告内的图表,描述了通过中间宿主引入病毒,然后进行传播的过程。与这一过程有关的箭头用红色表示。(WHO)

尽管有这些保留,但世卫团队发现,中间宿主仍然是最有可能的来源:武汉疫情很可能是病毒通过另一种动物从蝙蝠传染给人类后开始的。

二、冷炼(cold chain)或食物链(food chain)产品的感染和实验室事故被认为是可能性最小的来源。

世卫团队考虑的其他备选方案按可能性最高的顺序为:第一,人畜共通病的直接传播,如蝙蝠直接传染给人类(“很可能至可能”);第二,通过冷炼或食物链产品传播(“可能” );最后;通过实验室事件传播(“极不可能”)。

冷炼或食物链假设的证据亦是不容忽视的。有人发现SARS-CoV-2在冷冻产品运送过程中持续生存,而自首次爆发以来,中国又发生了与进口冷冻产品有关的新个案。至于“在病毒尚未广泛传播的时候,最初的感染可能透过冷链发生”这个假设,专家却认为“是非同寻常的”。病毒更有可能在通过冷链供应链传播之前,就已感染了许多人。

实验室事件的证据要脆弱得多。首先,世卫团队只考虑意外事件;报告指出,科学界已经排除了蓄意制造疫苗的来源。而武汉从事冠状病毒工作的三个实验室没有申报过任何相关事件,而且这些实验室都是管理良好的高质量生物安全设施(BSL 3或4)。最后,团队没有发现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的血清学证据。

特朗普政府时期曾称“病毒是从中国实验室泄露”,这让中国的武汉病毒研究所陷入舆论漩涡。(Reuters)

三、目前还不能确定华南市场是否是此次疫情的原始来源。

世卫认为这一点的证据并不确定。一方面,与其他市场有关的早期病例比与华南市场有关的病例同样多,而许多病例根本与市场无关。此外,在世卫团队检测的华南市场动物样本中,没有一个显示出动物感染证据。

另一方面,在华南市场关闭时采集的700多份环境样本中,有90多份样本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不过,环境被感染并不一定能证明病毒是在这个市场从动物传到人的身上的,新冠病毒可能是从外面带进市场的,因此世卫团队无法确认华南市场是否病毒的源头,或者病毒最初是否在其他地方传到人类身上。

最后一个有趣的发现是,DNA数据显示,病毒在疫情爆发初期已经呈现出遗传多样性,这似乎显示出一些超越华南市场的传播链还没有被科学家发现。因此,世卫建议进行更多的抽样检测,以尝试重现该病毒早期传播的更精细画面。

华南市场因为其售卖活禽、野味等行为也曾一度被当局要求整改,但最终未能实施相关行动。(法新社)

四、武汉的疫情开始时间不早于2019年的最后几周,但病毒可能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传播。

在这项研究之前,武汉最早确认的新冠肺炎病例被认为发生在2019年12月初。关于这一点,世卫的报告发现了两组互补的证据。

一方面,临床证据证实了疫情在12月初爆发。世卫团队获准查阅了2019年10月和11月武汉市76,253例呼吸道疾病病例的记录,发现这些病例中没有一例是新冠病毒引起的。团队还查看了当时“流感样疾病”的报告和购买感冒咳嗽药物等间接证据,没有发现早期感染的证据。

因此,报告作者认为,这两个月内,武汉市内或周边不太可能发生广泛的传播。由于病例的首次明显增加出现在武汉,报告称武汉市的疫情先于湖北其他地区的传播。

而且,另一方面,团队查看的分子证据(基因证据)显示,新冠病毒的流传比最初发现病例的时间早了几周。团队使用了病毒的平均变异率来估算病毒在疫情爆发前的流传时间。结果显明,疫情可能从9月底到12月初开始爆发,大多数估计在11月中旬到12月初之间。

报告中的一张图,显示了2019年武汉市卫生监测数据中每周流感样疾病病例数与前三年均值的对比。(WHO)

五、世卫组织将继续研究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是否存在早期传播的可能性。

目前,大多数证据表明,病毒首先在中国从动物传入人类,但世卫的报告承认,在这一点上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病毒仍有可能在中国境外扩散到人类。

报告特别指出,在其他国家仍然存在“遗漏传播”(missed circulation)的可能性。对此,世卫提出了三种未来调查方式。第一,于2019年底出现阳性病例的20个华南市场,追踪该地的冷链产品供应国,包括东南亚的畜禽养殖场。第二,针对蝙蝠身上可能存有与新冠病毒关系更远的冠状病毒,在东亚、东南亚或其他境内有此类蝙蝠的国家,去调查可信的相关证据。第三,于2019年底前有初步阳性个案的污水处或其他地点,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开展溯源性调查研究。

报告同时还认为,有必要继续收集能够确认最有可能源头(通过湖北的中间宿主传播)的数据,检测野生动物样本的病毒,并继续对中国各省的相关蝙蝠物种进行调查。

总而言之,世卫的报告只提供了初步的调查结果和建议,尚没有得出强而有力的结论。在相关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调查团团长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认为病毒在武汉的传播时间“完全有可能”比团队目前的数据显示还要早,所以可能比目前记录的时间更早在武汉传播到国外。

因此,厘清病毒的来源可能需要更多年的时间。目前可以预见,随着不确定性的存在,这份报告所受到的争议只会越来越大。在疫情尚未平息之下,追查病毒源头是当务之急,但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将问题被政治化的巨大压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