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重病的美国 但病的岂止美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之初,许多西方媒体把问题的症结归究到了政治体制,认为正是由于中国大陆缺乏“民主”,致使传染病在其境内一发不可收拾,而他们所给出的解药一如往常:更多的“民主”。然而,在疫情蔓延全球之后,特别是重创了西方老牌民主国家,再加上特朗普(Donald Trump)各种火上浇油式的“防疫”手段,让世人产生了极大的困惑:民主怎么了?美国怎么了?

美国史学家斯奈德新书《重病的美国》,台湾公卫专家陈美霞评论该书为“美国良心知识分子对医疗体系的控诉”。(台湾联经出版公司供图)

民主灯塔照射出绝望与愤怒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统计,美国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在2月22日突破50万,超过了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与越战中死亡人数的总和,拜登(Joe Biden)向全国人民发表谈话: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里程碑”,“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命运”。在这天之前,美国《纽约时报》头版放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点状图,从去(2020)年2月29日出现第一例死亡病例开始,每一个黑点代表一个逝者,近50万个黑点布满一半版面;而且随着时间变化,这张图上的黑点分布得愈加紧密,这也代表了美国死亡病例成长速度的加快。

这张怵目惊心的点状图,提醒了世人,美国这个过去令人仰望的国家生病了,这个病让人孤立无援、绝望与愤怒。上面这几个形容词,贯穿了耶鲁大学历史系讲座教授斯奈德(Timothy Snyder)的新书《重病的美国》(Our Malady: Lessons in Liberty from a Hospital Diary),把美国的病征指向了医疗体系,其中包括医疗商品化带来的苦果,和自杀、酗酒、药物滥用的沮丧与愤怒。

“逃”出医院的美国史学家

在众多令人重新审视“美国病”的作品中,篇幅最短的《重病的美国》最为受到广泛的瞩目与讨论。原因之一,乃是这本脱胎于斯奈德病中日记的小书,历历在目地重现了他因阑尾炎并发肝脏感染住院的一波三折,以及他是如何从一切以利益至上的医院里“逃”出来的过程──“逃”这个动词,是作者在书中反复用来指涉他对“美国医疗灾难”的亲身体会。

作为一位美国公民,斯奈德在书中发出了最为深沉的呐喊:“人要知道真相,才能捍卫自己的权力,才能决定自己的生活。真相一旦死去,民主也会死去。”台湾学者陈美霞评论这本书为“美国良心知识分子对医疗体系的控诉”;当然,斯奈德知识分子的良心令人无比感佩,但自由主义让《重病的美国》只停在了“控诉”:重病的美国,靠着拉倒暴君、呼唤真相、重建社会关系,一切就能治愈了吗?这个问题,恐怕不只是美国该面对,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5期《多维TW》(2021年4月1日)维观栏目文章《重病的美国 但病的岂止美国》。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