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畅销书作家弗里德曼:近四十年的中美更像“一国两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知名作家、记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近日受邀参加与中国智库的线上对话。(CCG供图)

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完成了拜登(Joe Biden)上任之后的第一次战略接触,这场会谈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过去四年,中美关系经历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挑战,科技脱钩、新冷战以及意识形态冲突越来越成为描述中美关系的关键词,拜登上台以后,谨慎乐观的研究者更倾向于使用竞合关系来定位未来的中美关系,作为全球两大经济体,中美互动的形式和方向也影响着世界格局的变化。

过去一年,肺炎疫情重击了全球经济,反全球化趋势增强。近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举行以“全球化的未来”为题的对话会,该智库主任王辉耀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进行线上对话。弗里德曼是《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这本书被认为是全球化的基本读物,也被视为全球化的一个符号和标志,乘着全球化发展的东风,《世界是平的》稳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弗里德曼透露,中国是其第二市场。

疫情之下世界各地的剪影↓

+2

中美关系是讨论全球化时一个绕不开的议题,作为畅销书作家的弗里德曼在谈到中美关系时提到,过去近四十年的中美关系,可以称之为一个时代,一个“无意识融合”(unconscious integration)的时代,很显然,现在这个时代已经终结。“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阶段的中美关系也可以称之为‘一国两制’”。

过去,中国主要向美国出口低附加值的商品,如成衣、鞋子等等,而美国则卖给中国电脑、手机等高技术产品。弗里德曼认为,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一阶段,美国根本不在意中国是专制还是自由。但当中国自己发展出了高科技,涌现了华为等企业,并试图卖给美国科技产品时,美国就会开始警惕。

这个时候,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差异就变得重要,中美缺乏信任的本质问题也便暴露出来。

中美当下正经历过去四十年未曾有过的意识形态冲突,世界过去的稳定发展收益于良好的中美关系,当中美开始激烈冲突,世界的繁荣稳定也会陷入停滞。

中美2+2对话现场图片↓

+3
+2

弗里德曼提到,中美之间最让人担忧的是缺乏一个相互尊重不的对话框架,拜登上台以来,中美在阿拉斯加的第一次战略接触,增加了这种担忧,他一再呼吁中美之间进行深度对话的重要性。“中美之间可以确保相互毁灭,这样的后果是毁灭全球经济,以及一切多边合作。”

弗里德曼在和王辉耀的对话中,谈到了最近热议的新疆棉花事件。“中国需要被世界上其他国家更深入了解,如果其他国家认为新疆有强迫劳动,可能就会有人抵制新疆的棉花。但是美国人需要了解,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需要维持大局稳定——这是当务之急,而且将以不同的方式去完成。我们必须进行诚实的交谈。”

CCG主任王辉耀在对话中表示,中国的成功并非真正像某些美国人所理解的那样纯粹是旧的传统的方式。如今,通过结合了技术,民主,市场,经济和精英管理的体系,中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CCG供图)

王辉耀肯定了深度对话的重要性,但是指出,对话的过程中需要审视不同的价值观,求同存异。过去四十年中国一直对外开放,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变,实现了8亿人口的脱贫,启动了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在与一个迅速变化的中国打交道时应该要有新的叙事。

在新疆问题上,王辉耀回应称,西方世界常常报道有几百万的新疆维族人口被关押,但是目前没有人给出真正的证据,甚至不知道消息的具体来源。

对此,弗里德曼提到,如果《纽约时报》的记者团队能进入新疆,随便走走,看看,写写,这样或许就可以得出独立的答案。

新疆棉花事件发酵↓

+8
+7
+6

此外,弗里德曼表达了对中美陷入科技冷战的担忧,“这对世界可能没有那么坏,但是却会伤害美国。如果中美都存在科技生态系统,我不敢说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出于技术还是经济考量会做出加入美国科技生态系统决定。所以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我认为世界最好的情况就是相互依赖。我希望中国可以依赖英特尔的芯片,同时我觉得美国依赖中国的供应链也完全没有问题。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依赖程度越深,政治就也会越来越遵循这个合作趋势。”

“我不知道我们到底为何而斗”他认为,这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因为很多方面中国已经比美国更加资本化、市场化。“难道中国想要接管旧金山的唐人街吗?我认为并非如此。我甚至不确定我们为何争斗。难道美国想要占领上海或者南京吗?我同样认为并非如此。”弗里德曼补充说道。

对话双方都认为,中美需要建立信心。弗里德曼说,中美双方都没有做出努力,因为对美国来说,让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在政治上是一个挑战;对中国来说,美国对香港和新疆的态度,是建立互信的阻碍。

中美都是有影响力的大国,过去世界的繁荣发展关键在于中美关系的稳定。作为全球化的鉴定倡导者,弗里德曼几乎在任何公开发言的场合都会被问到,对于全球化前景的看法。

在这次对话中,弗里德曼十分笃定地回应:“世界还是平的,甚至比以往更平”。但同时他也指出,世界也变得更脆弱。弗里德曼为他所坚持的全球化观点,增加了新的内容,他认为,随着科技发展,全球的联结正变得更快速、更融合、更深度、更开放(The world is getting fast, fused, deep and open),新冠肺炎将开启历史新纪元,将对世界产生诸多未知影响。

弗里德曼认为,全球化意味着相互依赖,一艘来自台湾的货船堵住了苏伊士运河,产生的影响可以传导到全球的各个角落,这是全球化融合的一个侧面。对于开放的诠释,弗里德曼解释到,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每个个体都可以成为传导信息的记者,而他们在网络上发送任何信息都不需要“编辑”。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黑人死于警察执法,他的名字弗洛伊德可以一夜之间传遍整个世界。

当然,对于全球化带来的问题,弗里德曼也表达了担忧。他认为,如何治理一个快速、融合、深度、开放的世界,是当下的主要挑战。唯一有效的治理方式是建立一个全球化性的、复杂的、适应性强的联盟。但是问题在于,在全球最需要一个这样的联盟的时候,以国家为单位的各国政府,却变得越来越民族主义。

甚至国家内部和企业内部,都变得越来越部落化。整个世界都在与这一趋势做斗争。总而言之,当全球化往深度、快速、开放的方向发展时,全球的治理却没有跟上。

所以,中美关系的稳定对于当前的世界也显得至关重要,尤其在全球经济因为疫情陷入衰退的情况之下。“中国和美国现在确实需要给彼此留下第二印象。我们需要引起对方的注意。这非常重要,我想要告知这个友好的建议。”弗里德曼补充说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