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中美对抗 前提是准确理解中国共产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75年12月,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左)在北京会见时任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右)。(视觉中国)

笔者曾经问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博士,毛泽东主席多次在书房里接待他,有没有看到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他的回答是:“好像没有啊,满是线装书,中国的古典。”

在不少西方人看来,中国人不信神,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怎么值得信任呢?于是美国人常常喜欢用独裁、不透明、不自由、不信神、不民主、不人权、不稳定、不人道、不人性等等来形容“共产党中国”。

看来,理解中国共产党是重建中美政治互信的关键。因为美国对中国的误解、误判,集中在如何认识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本质的特征和最大制度优势。美方只有理解、尊重这一点才不会在台湾问题、新疆问题、国有企业、劳工权益等问题上曲解中国。

这就要克服三个重要误解。

第一个误解是将中国视为可被演变的“异类”,要让中国皈依成为西方的一员,正如成功将日本收编为西方国家,忽视了中国自古自成一体,五千年文明连续不断,不可能完全变成西方模式。但是中国已经大量学习了西方文明,传统中国发展为现代中国,并向“全球中国”迈进,正如“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所显示的。

第二个误解是认为西方与中国最大的区别就是中国共产党,忽视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同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近代以来西方文明终于内化为五千年文明的结晶,正如历史上佛教终于融入中土文化,成为佛学、禅宗一样。

第三个误解是认为中国革命捡了被西方所淘汰的异端学说——马列主义。实际上马列主义已经中国化,不是他们所想象的苏联模式,即落后的俄罗斯农奴制、斯拉夫文化与共产主义革命学说相混合的怪胎,而是与五千年辉煌的中华文明相结合。

消除这三个误解,要从一百年、五百年、五千年三个维度认识中国共产党“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一百年:中国共产党的关键词从“共产党/共产主义”转变到“中国/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从运动、制度转变到文明,实现了中国化。令人忧虑的是,美国人越来越从意识形态和民族国家角度看中国,而非从历史文化角度看中国。人们也没有从学理上梳理清楚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大一统、世俗文明有什么内在关联,它如何从原来的革命党、执政党转型到治理党?

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故事最能体现中国共产党强烈的发展意愿⇩

+7
+6
+5

五百年:工业革命以来,西方文明盛极一时,也造化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工业体系,成为最大的工业制造国,现在还变成了最大的数字化国家。为什么出现这样一种转型,中国共产党有关和平崛起和伟大复兴的基因是什么?

五千年:中国共产党契合了中国的世俗文化,适应并维护了大一统局面,它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土壤结出的果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国共产党学习西方文明并结合中国的传统文化,真正体现了人类文明东西互鉴,开创了人类新文明。中美战略对话可围绕国内治理与全球治理的核心价值观开展,从气候变化、公共卫生、数字化等新领域探讨背后中国共产党的治理逻辑,共同实现人类公平正义。

在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诞辰一百年之际,美国人理解、重塑“共产党观”,并籍此重塑中国观是十分有必要的。

共产党已经中国化。中国化的意思就是将革命、建设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将传统的“均贫富”、“天下大同”理想转换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全面现代化。中国共产党强调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可从《道德经》第四十九章找到文化基因:“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应有之义。

中国传统文化是和合文化,不是革命斗争文化。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的理念,不再强调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而是认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命运与共,同时与各种文化初心共鸣,比如西方基督教文化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不是美国人理解的选举,而是历史的选择、现实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也就是不断被历史检验。具体到官员任命是选举加选拔,正如加拿大学者贝淡宁(Daniel Bell)《贤能政治》一书所揭示的。

理解中国共产党,其要旨是理解“中国”、“共产”、“党”这三个关键词。

什么是“中国”?“中国是一个文明,假装成为了民族国家”。中国传统世俗文明最终实现中国共产党中国化,世俗文明不是不信仰宗教,不是不信神,而是不信单一的神(儒道释并存,是宗教还不如说是文化),尊重信神自由,也尊重不信神自由,所以才能做到实事求是,最大程度地开放包容,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意识到,“中国”更多是一个文明的概念,而非发源于现代欧洲的民族国家。(AP)

什么是“共产”?不是国民党污蔑的“共产共妻”,也不是美国人想象的国家资本主义。其实,中国的所有制早已不是计划经济时代那么简单。关于民营经济有“56789”的说法,即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还有90%以上的企业数量。因此,“共产”的概念是结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共同富裕、天下为公。今天,中国实现了全面脱贫,开启全面现代化进程,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总书记得民心的地方。

什么是“党”?美国人倾向于认为中国革命捡了被西方所淘汰的异端学说——马克思主义,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已经中国化了。林肯总统讲民有民治民享,为孙中山先生所吸收发展为“三民主义”。而中国共产党更进一步,强调以人民为中心,中国共产党是先锋队(吃苦在前),也是公仆(享受在后)。因此,中国共产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西方政党,更不是中国古代的政党概念,它追求人类公平正义,倡导人本主义。

美国担心中国赶超美国,这很自然。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是什么?不是回到汉唐,也不是超越美国,而是为人类进步事业做出更大贡献,提供更好、更包容和更优惠的公共产品。

从中国传统文化就不难理解,中国共产党不仅不会称霸,而是反对霸权,领导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为开创没有霸权的时代。群龙无首的群从个人修养而言是无为(道家)、无相(佛家),从社会形态而言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最高境界——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秉承传统文化理念,中国共产党将反霸作为外交传统。邓小平讲过:“如果有朝一日中国要称霸世界,世界人民就有责任揭露我们,指责我们,并同中国人民一道来反对称霸的中国。”中国共产党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告别霸权时代,这是对人类文明的重要贡献。

事实证明,美国把自己面临的问题归结于中国,归结于中国共产党,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当初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华发起贸易战,并没有解决美国产业回流、资金回流、就业机会回流问题,反而让中国更强大。今天换种方式打压中国也解决不了美国领导权问题。相反,中国可能是美国解决自身问题的一个伙伴,而不是造成美国问题的原因。

重建政治互信,首先要解决认识论问题。要从人类文明、中华文明史的高度理解中国共产党。中美可就中国共产党背后的中国传统文化理念和全球化核心价值观展开政治对话,累积互信,避免误判。

(本文首发于“中美聚焦”,原标题《准确理解中国共产党是把握中美竞争的前提》,作者王义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