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时殷弘|反华联盟有三大不确定性 中国外交向来“平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安克雷奇举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美国先访问了一圈盟友。

拜登(Joe Biden)政府似乎在践行上任之前恢复盟友关系的承诺,在与中国约定对话之前,先拜访亚洲盟友日本和韩国,极力营造对中国“合围”的声势。围绕美国新政府的外交布局以及中美关系的新变化,多维新闻专访了著名美国问题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他认为,拜登上任之后,涉华外交进展迅速。但是,欧洲大陆性盟国更倾向于以问题为导向与美国结成联盟。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一篇(共四篇)。

系列采访:

【第二篇】对话时殷弘|日本对华战略已经“撕破脸”

【第三篇】对话时殷弘|中欧投资协定正遭遇最大变数

多维: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已经完成了第一次高层战略接触。另一方面,国务卿布林肯等白宫高层马不停蹄拜访盟友,此前与日本、韩国都进行了2+2会谈,在结束与中国的安克雷奇对话之后,又继续前往欧洲参加北约峰会。你如何评价拜登上任之后的外交动向?

时殷弘:拜登上台两个多月时间,美国与海洋性发达国家,尤其是日本的同盟关系进一步巩固,且同盟的作用进一步提升。印太四国的战略联盟正在形成中,但进展迅速。包括拜登的涉华外交,考虑到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也可以说进展迅速。

美欧关系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欧盟,以欧洲大陆国家为主,也就是以法德为主,涉及的内容除了战略之外还有很多其他方面,所以美国与欧盟的关系很复杂,但拜登上台之后,美欧关系的进展也很迅速。

欧盟内部情况比较复杂,欧盟国家在各个问题上的态度都是以具体问题为导向,毕竟欧盟主要国家对中国经济有较大依赖。

但如果某个议题经过炒作之后让西方很振奋,形成了反华的舆论环境,那么在此问题上,美国与欧洲大陆盟国那种“以议题为导向的联盟”就会明显浮现,比如新疆问题、香港问题。此外,如果议题明显涉及欧盟主要国家的战略和经济利益,比如南海问题,它们的态度也会很积极。

另一个方面是北约,北约不仅集中在战略军事问题,而且北约的秘书长斯托尔腾贝格(Jens Stoltenberg)等人一向积极推动扩大北约的战略作用,希望北约的影响力尽可能伸展到印太地区。

英国脱欧之后,也要重新确定英国在全球的战略作用,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姿态也与斯托尔腾贝格很接近,所以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访问欧洲参加北约峰会谈判也很顺利。

美国在特朗普当政的四年中,严重疏离盟国,欧美关系明显疏远,又因为军费的分担问题与日本关系也出现摩擦。拜登上台后,非常明确要改善和恢复与盟友的关系,因为这涉及到美国世界威望的恢复,进而影响美国能否集中力量对付中国和俄罗斯,以及美国国内政治撕裂能否缓解有关。

美国与盟友的互动↓

可以看到,拜登上台之后竭尽全力表现出尊重重视盟友的样子,摆出要与他们详细磋商的姿态,欧洲人因此很激动,这也是美国与盟友关系进展迅速的一大原因。

再加上中美竞斗所涉及的问题,战略军事、民主、人权等等,欧洲在这些方面基本与美国一致,只不过因为与中国经济利益的牵扯,他们在表态和措辞上略微温和一些。

多维:你之前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提到,拜登试图在经济上和军事上让盟友关系回到过去,但也只能回归一半,“这句话适用于美国对欧关系、对日关系、对韩关系、对华关系以及全球治理。美国受到东京、首尔、布鲁塞尔欢迎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

时殷弘:如果与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相比,当下拜登政府与盟友的关系肯定无法完全恢复。奥巴马在欧洲、东亚太平洋的盟友当中威望很高,现在的美国与欧洲、东亚太平洋盟友的亲密程度不可能恢复到奥巴马时期的程度。

拜登上台之后还有一个因素在变动,即中国在一系列问题上,至少在西方看来,采取了超强硬的姿态,这是以前没有过的。有些问题因此中美之间变得更激化,如台湾、新疆和香港。

另一方面,拜登上台之后对盟友非常客气,一再强调盟友的重要性,让美国与盟友的关系的氛围大为好转。

当然,美国与盟友的关系未来还有几个很大的不确定性:

第一,如果新冠大流疫持续时间延长,造成经济恢复困难,可能也会给美国与盟友的关系,尤其是美欧关系带来麻烦。

但是应该看到,3月初美国已有25%的人口接种疫苗,英国是35%。而3月初中国的疫苗接种率只有3.5%(记者注:3月底的数字为7.1%),中国正在加快进展。拜登说,美国3月底前要完成2亿人口的接种数,如果接种疫苗的进展继续加快,那么美国就很得意了。

美国各地接种疫苗情况↓

+5
+4
+3

第二是经济方面,不久前高盛和摩根斯坦利预测,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能比中国还要高,如果这一预测结果准确,那么这无疑是美国的一张王牌,会让美国处理与盟友的关系,包括在与中国的竞争中,都更有底气。今天我们看到的对抗冲突,只是一个开始。

第三,中国目前展示出西方未曾见过的对外政策面孔,非常强硬,这种情况是否会持续,有待观察。一定程度上,如果未来西方眼中的中国对外政策比现在温和一些,美欧等国联盟与中国对抗估计就不会像今天这么严重。

多维:中国对外政策变化集中体现在中美安克雷奇会谈上,有很多人将中国的态度与此前习近平提到的“中国可以平视这个世界”联系起来,认为这是中国“平视外交”的一次体现。

时殷弘:中国的外交从来都是平视的,无论毛泽东、邓小平还是之后(的领导人),从来都不是低眉顺眼的。如果说现在有什么新特点,那就是中国在很多问题上表现得更强硬,过去是在有些问题上强硬,而不是所有问题都全面发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