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时殷弘|新疆棉花触发两面夹击 跨国公司最怕“自家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3月30日,新疆广大产棉区进入春播。在新疆尉犁县塔里木乡英努尔村,农民驾驶大马力拖拉机在棉田里进行铺膜作业。据自治区农业农村厅数据显示,目前新疆共有61个县市区、110个兵团团场种植棉花,近一半农户从事棉花生产,来自棉花的收入贡献了新疆农民纯收入的30%。(新华社)

新疆棉花争议让牵涉其中的跨国品牌陷入尴尬境地,风波还在持续,至于事件的最终走向,当下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答案。但不可否认,大国的博弈场已经进入了新的领域。围绕该事件,多维新闻专访了著名美国问题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本篇为系列采访第四篇(共四篇)。

系列采访:

【第一篇】对话时殷弘|反华联盟有三大不确定性 中国外交向来“平视”

【第二篇】对话时殷弘|日本对华战略已经“撕破脸”

【第三篇】对话时殷弘|中欧投资协定正遭遇最大变数

多维:在拜登刚刚胜选但还没有上任的时候,你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近乎全面的西方联合反华阵营正在浮现”,这在当下的新疆棉花风波上似乎得到了印证。许多陷入新疆棉花风波的跨国服装品牌,如H&M、耐克、阿迪达斯等,中国市场是其最大的消费市场,但这些品牌在新疆棉花问题上的立场惹怒了中国消费者,因而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这一事件,似乎成了中国与西方世界冲突的一个新领域。

时殷弘:对于西方世界而言,在高技术以外,经济上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还很大。

但是有两点需要指出,第一,企业界对全球的影响很有限(have no power),像H&M、阿迪达斯、耐克、巴宝莉等品牌,虽然知道中国市场重要,但是更害怕本国的国内舆论,从议员到工会,谁跳出来抨击这些企业“政治不正确”都会让它们很难受。

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之下,我认为这些品牌至少不敢再像过去那样购买新疆棉花,这不是由他们自己决定的。跨国公司正面临两面夹击的尴尬局面,但要说他们最害怕什么,当然还是最怕“自己家里人”。

跨国服装品牌H&M因抵制新疆棉花陷入争议,遭到中国消费者抵制↓

+8
+7
+6

第二,从中国因为萨德问题而一度非公开出台“限韩令”,到前不久中国对澳大利亚红酒、牛肉、铁矿石的禁令,再到这次新疆棉花事件,让西方社会越来越充分地认识到,未来一旦与中国出现摩擦,对中国市场高度依赖的事实将会成为它们难以承受的风险。有了这个顾虑,今后它们会有意识降低这种依赖程度。

现在美国指责中国的宣传中就加入了这一点。过去,它们认为中国在贸易行为中很“差劲”,很多市场不开放;当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之后,美国的保守智库说中国借“一带一路”搞新殖民主义;蓬佩奥在国务卿任上又说中国在搞“债务外交”;现在又多了一条对中国的重大指责——“强制性和不公平的经济做法”。这一新变化可能将对中国造成很大影响。西方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还在继续,但是依赖的具体形态和影响依赖的因素已经发生了变化。

多维:所以你认为,当这些跨国企业不得不面临二选一的情况时,它们会两害相权取其轻?

时殷弘:这些企业去年10月份跟随BCI发出声明的时候,就已经在新疆问题上“二选一”选完了,只是当时中国没有管。但最近一段时间,美国与几个西方发达国家联合制裁中国,引起了中国的强烈不满。

这次新疆棉花事件与过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以前发生类似的事情,比如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中日关系再紧张,中国政府也没有鼓励抵制日货,但是这次从某种程度上看,中国官方鼓励了。

BCI品牌成員。(微博圖片)

多维:在BCI旗下的会员几乎囊括了世界上所有服饰行业大品牌,中国能接受这些品牌全部都退出中国市场吗?

时殷弘:也许中国政府现在对此事还没有拿定主意,当然中国政府也不会允许民众在抵制这些企业的过程中发生打砸抢事件。中国方面在借此对全世界释放一个信息(message),谁在新疆问题上对中国发难,谁就会倒霉,中国绝不会客气。

那么就看这些品牌的策略了。要撤出中国市场,中国不会留你;如果选择不撤,再过一段时间看看风声,中国政府也不会有禁令。至于顾客要不要选择这些品牌,那是消费者自己的事情。

这些企业在中国的生意受打击了,并不意味着它们在中国的生意注定就完全消失了。而且一般来说,这些跨国公司不会轻易做出撤出中国的决定,它们会留下来,当然它们的生意在一段时间内会严重减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