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报告|中外专家组成员的解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新冠溯源的联合报告,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今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报告出炉后,其34名作者(17名中国专家和17名外国专家)中就有一些人公布对报告的核心观点进行了解读,并为世卫调查提供其见解。

图为1月29日中国专家团队在离开中方与世卫专家组开会的场地后,步向餐厅。(AP)

在讨论不同专家的个人观点之前,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世卫报告是由中外专家共同撰写的,大家对报告的内容达成了一致。不过,在一些重要问题上,个别专家对报告的解读仍然存在一些分歧。

2019年12月之前有新冠病毒病例吗?

在该报告被发布之前,最早公布的病例是12月8日中国卫生部门在武汉发现的病例。为了帮助确定病毒的起源,世卫团队试图确定是否能找到任何更早的病例。

结果喜忧参半:虽然基因分析显示病毒可能早在9、10月就开始传播,但临床数据并没有发现任何新病例。根据该团队的调查,2019年10月和11月的临床数据中发现的92例“流感样疾病”与新冠病毒无关。

世卫调查组成员科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和他们的中国同行梁万年在2月9日参加团队结束武汉之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美联社)

因此,联合专家组中方负责人梁万年在31日的中国专家新闻发布会上对报告进行点评时,再次强调12月8日的病例仍是最早发现的病例。

然而,一些专家对这一结论并不满意。专家组中的丹麦流行病学专家菲舍尔(Thea Kølsen Fischer)对没有更多的流感样病例可供审查表示惊讶。她说,即使没有疫情发生,她也会预计在武汉这么大的城市里会发现超过92例因此类症状住院的病例。菲舍尔还说,关于这92个病例中最像新冠肺炎的病例,“我们没有达成100%的一致意见”去排除这些病例是新冠病例的可能,并声言这些案例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因此,报告其实也已指出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据媒体报道,国际专家坚持要积极检测在2019年9月至12月几个月里在武汉等地收集到的血液样本,寻找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痕迹。他们的建议被纳入最终报告,而中国官员表示原则上同意了这一建议,不过这种搜索仍需获得官方许可。

报告中的一张图,显示了2019年武汉市卫生监测数据中每周流感样疾病病例数与前三年均值的对比。(世卫组织)

应否在中国以外溯源?

总的来说,梁万年明确表示,此次在中国开展的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只是全球溯源研究的一部分,未来的研究将采取“更广泛的视角”,“在多国多地共同开展相关的研究”。

他和他的中国同事认为,这意味着要在中国之外寻找更早的疾病病例。联合专家组分子流行病与生物信息学组中方组长杨运桂在接受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采访时强调,“有必要对2020年1月底前报告的世界各地患者和环境样本中的新冠病毒疑似病例进行进一步的跟踪研究。”

其他专家在这一点上却比较有保留。他们坚持,在国外进行相关工作的同时,也需要继续在中国找线索。尤其是对于疫情最有可能的来源,即将病毒传入人类的中间宿主。如果病毒首先从最初的新冠病毒携带者(很可能是蝙蝠类)传播到其他动物,之后再传给人类,那么最初的“动物蓄水池”(animal reservoir)可能来自中国或国外,两个都要继续找样本。

世卫报告中的华南市场地图,显示了出售驯养野生动物产品的摊位位置与环境检测结果和确诊人类病例。(WHO)

因此,德国人畜共患病专家、团队成员伦德茨(Fabian Leendertz)等专家认为,必须在所有发现可能带有新冠病毒的蝙蝠的国家检测相关蝙蝠种群,“包括在中国南方,也包括在柬埔寨、越南,也就是这整个东南亚地区”。中国团队的动物与环境组组长童贻刚也解释说,这也是为什么,正如报告中提出,“我们觉得有必要在全球框架下进行病毒来源的研究”的原因。

冷链食品假说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新闻发布会上,梁万年概述了报告中的四条“主要建议”。其中有三条建议意味着要在中国境外直接开展工作。特别是他的最后一点:“要进一步了解冷链及其冷冻食品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疫情通过冷链传人的可能性在中国得到了广泛的讨论,政府官员建议将其作为病毒在中国首先经动物传人这个主要假说的另一种替代性解释。

报告将冷链引入途径的可能性称为“可能”(possible),国际小组组长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强调,病毒可能从中国以外的冷冻动物产品进入中国,特别是来自东南亚的畜禽养殖场。因此,报告的建议之一是在该地区进行进一步追踪。

世卫调查疫情源头专家组组长安巴雷克。(AP)

然而,并非所有委员都对此深信不疑。伦德茨此前曾表示,病毒最初可能从冷冻野生动物产品传播给人类的想法是一种“非常不可能的情况”。自报告发表后,他还表示,团队同意将冷冻食品理论列入假说中,是因为“整个报告是一种妥协,在妥协中,你必须尊重对方的意见。”

专家还指出,冷冻食品传播不一定意味着病毒来自中国境外。伦德茨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冷冻食品包括冷冻野味肉,这些食品在中国南方也有交易。

3月10日,在英国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一次活动上,荷兰病毒学家、世卫调查组成员科普曼斯(Marion Koopmans)已经表示,调查组更关注中间宿主理论,因此关注的是冷冻野生动物肉而不是进口的冷冻海鲜。一个月前,在2月9日团队结束武汉之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恩巴雷克也表示,国际团队希望能够获得更多数据,了解在武汉市场上以新鲜和冷冻形式销售的在中国养殖的野生动物是否可能是首次动物传给人的来源。据《纽约时报》报道,有国际团队成员也表示,未来研究的重点将首先是在中国销售的野生动物产品,而不是进口产品。

报告的结论比许多人所希望的要温和得多,这说明世卫组织的调查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菲舍尔所说:“感觉就像我站在一堵墙前,我现在手里拿着一根绳子,但我不知道这根绳子在墙的另一边有多长。也许它很短,这几个月就能完成,也可能它很长,需要几年的时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