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军事霸权 英美联手种族清洗查戈斯岛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不时以“航行自由”为借口抨击中国的南海主权声张,但却回避自己强占或侵犯许多国家与地区的岛屿、以及拒绝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不法事实。近日,曾代表非洲毛里求斯政府控诉英美的律师桑德斯(Philippe Sands)向美媒《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投书,再度提醒世人查戈斯群岛(Chagos Archipelago)岛民遭英美强迫迁徙的事例,嘲讽英美不过只是将海洋法当作打击中国的工具,以及“等同于默许一项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持续殖民政策”。

查戈斯群岛位处印度洋中部,直到16世纪葡萄牙航海家探索前往印度的航路时,该群岛才为欧洲人所知。尔后,查戈斯群岛随着毛里求斯相继沦为荷兰与法国殖民地,接着又因拿破仑(Napoléon Bonaparte,1769─1821年)的垮台,于1814年《巴黎条约》中被割让给英国。而当英法殖民者的魔掌伸入这片珊瑚礁后,他们自非洲与印度运来奴隶耕种椰子园,这群来自四面八方的奴隶遂在混居的压迫环境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与认同──即今日的查戈斯人(Chagossians)。

流亡毛里求斯的查戈斯岛民,正在表演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查戈斯塞加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尽管查戈斯人的祖先并非世居该群岛,但经过几百年的融合与沉淀,也成了独一无二的族群,其用坦布尔(Tambour)圆鼓演奏、以克里奥尔语(Creole)吟唱的“查戈斯塞加舞”(Sega tambour Chagos),更是传承着对被殖民时期和日常苦乐的特殊歌谣,并于2019年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是标志着查戈斯岛民民族文化的载体。但教人痛惜的是,在英美维持军事霸权的野心下,查戈斯人被强迫迁出群岛,颠沛流离于毛里求斯、塞舌尔等国,导致人口锐减与文化断层,面临几近种族灭绝的惨剧。

1963年,美国出于围堵苏联的目的,打算同英国一起择定查戈斯群岛的主岛迪戈加西亚岛(Diego Garcia)兴建军事基地,再加上国势日暮西山的英国在1960年代末又宣布要自苏伊士运河以东撤走驻军,故美国亟欲填补这些战略真空,遂计划将查戈斯岛民悉数迁走。但在当时方兴未艾的去殖民化浪潮中,查戈斯人的处境很可能引起第三世界的反弹,因此美国软硬兼施地要求英国得处理好此事。

当时毛里求斯的独立运动正风起云涌,英国遂以三百万英镑的贿赂,利诱毛里求斯必须接受查戈斯群岛继续被英国殖民的命运,否则就不能独立。当毛里求斯被迫同意后,英国再乐得将查戈斯群岛与自塞舌尔分割出来的三个岛屿,合并改称为殖民色彩没那么浓厚的“英属印度洋领地”(British Indian Ocean Territory),并于1966年与美国秘密换文──借此逃避国会监督,将查戈斯群岛无偿租给美国使用五十年。而可怜的查戈斯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虽然强调迪戈加西亚岛战略利益的美国海军长远计划室职员巴伯(Stuart Barber),宣称“不侵犯任何重大的原住民或经济利益”,但他对重大的认知显然与查戈斯人背道而驰,因为他口中“只有几百人”的查戈斯人实际上多达两千以上,且即便只有几百人也不该因美国的军事利益而被牺牲。但美国海军仍坚称“原住民人口亦微不足道”,海军上将朱姆沃尔特(Elmo Zumwalt,1920─2000年)更赤裸裸地向英国人说道:“我个人的愿望是岛上不再有任何土著劳工,因为我能预见当你有那种土著居民时,苏联就总会搞出那种政治纠纷。因此,我强烈主张当我们接管和建造基地时那里已空无一人”。

查戈斯群岛上的原有居民全遭英美强迫迁走,只为了兴建迪戈加西亚岛上的庞大美军基地,充当美国进军全球的据点。(U.S.Navy)

所以英美两国联手编织谎言,虚构出“查戈斯人全是来自毛里求斯与塞舌尔之劳工”的说词,好合理化剥夺渠等家园的举措。接着自1967年开始,任何查戈斯人一旦离岛就再也无法踏足故乡,英国政府还限制食物与药物出口至当地,以此逼迫查戈斯人离开。1973年,美国海军和英国合力将不肯屈服的残余查戈斯人全集中起来,先将查戈斯人豢养的狗以瓦斯毒死并焚尸恫吓,再把查戈斯人赶上货船丢往毛里求斯与塞舌尔,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就这样,美军成功进驻了“空无一人”的迪戈加西亚岛,并在上面大兴土木,使其成为印度洋上首屈一指的宏大堡垒。讽刺的是,美国自认这些军事基地有助捍卫“民主自由”,故称迪戈加西亚岛基地为“自由的足迹”(Footprint of Freedom)。不过邻国可不这么想,当1974年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Sirimavo Ratwatte Dias Bandaranaike,1916─2000年)致信给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1913─1994年)表达对迪戈加西亚岛基地的焦虑时,基辛格(Kurt Georg Kiesinger)就轻蔑地称其“由于它不切实际并且与美国更广泛的政策目标不一致,因此我们不予支持”,并建议尼克松回复称美军的存在就是为了“和平”。

然而查戈斯人的生存自由却在英美野心下丧失殆尽,他们原本的家园也驶进了大量战机与军舰,成为美军向伊拉克与阿富汗传播“自由”的前沿据点。而尽管少数查戈斯人在毛里求斯分配到房屋,但往往没水没电,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又缺粮少药,很快陷入贫病交迫的困境,致使大量老弱人口死去。雪上加霜的是,英国又于1979年拿出一小笔钱,哄骗毛里求斯的九百多名查戈斯人签下放弃求偿和回归故土的条款,打算彻底甩开对查戈斯人近乎种族清洗式的道义责任。

国际社会并非对英美的所作所为充耳不闻,先是1980年非洲统一组织(今非洲联盟前身)通过决议,要求英国必须返还查戈斯群岛给毛里求斯,接着毛里求斯与查戈斯岛民都分别向英美提出主权与赔偿要求。毛里求斯先后于2010年对英国提起仲裁、2017年向联合国提请议论英国分割查戈斯群岛的问题,结果无论是仲裁庭或海牙国际法院都判处英国该返还查戈斯群岛,但英美却置之不理。英国驻联合国代表皮尔斯(Karen Pierce)还于2019年辩称,美军基地和英国属地“可以帮助保护英国乃至全世界人民不受恐怖主义威胁、有组织犯罪和海盗的危害”。

既然国际法拘束不了英美的流氓行径,查戈斯岛民的返乡呼声更自然遭其忽略。尽管2000年英国最高法院曾支持岛民的诉讼,但英国政府立刻劳驾女王摆出帝国主义的架子,于2004年颁布禁止查戈斯人登岛的禁令。到了2007年,英国法院又有条件地同意查戈斯人可以返乡──除了迪戈加西亚岛之外,这实质上仍是否定查戈斯人的要求。

时至今日,流离失所的查戈斯人仍在企盼遥遥无期的返乡日,连当年推荐迪戈加西亚岛的巴伯都在去世前懊悔:“这是没有借口、不人道的错误”,美国人类学家凡恩(David Vine)则讥评这是英美的“耻辱之岛”(Islands of Shame)。然而在强势又视国际法为无物的英美政府面前,弱势的查戈斯人和少数良心未泯的学者岂可能扭转乾坤?因此濒临灭绝的查戈斯人,恐怕只能沦为英美侵略历史上一个即将遭遗忘的小斑点,只为了成就大不列颠与美利坚旗帜的光芒──以“民主自由”之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