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执政党丢掉首尔与釜山 文在寅政府如何失民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韩国地方补选结果8日出炉,执政党丢掉首尔及釜山两市。选战前夕,各项民调皆显示执政共同民主党的选情不容乐观。这一年来首尔的房地产乱象及釜山经济振兴计划强差人意,当刻社会问题业社会不公俨如成为共同民主党的催命符。来年的总统大选迫近,文在寅所代表的进步派,政治口号会否变成选举失利的毒药?

韩国地方议员和地方政府领导再补选(简称“四七再补选”)开票工作当时时间4月8日凌晨结束,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在首尔市长和釜山市长补选中均取得压倒性胜利。

在首尔市长补选中,国民力量候选人吴世勋最终以57.5%的得票率力压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朴映宣(39.18%)。吴世勋在25个区均获得胜利,在江南区的得票率高达73.54%,为朴映宣(24.32%)的三倍。这与共同民主党在2018年地方选举中除瑞草区以外的24个区获胜形成鲜明对比

在釜山市长补选中,国民力量候选人朴亨埈最终以62.97%的得票率力压共同民主党候选人金荣春(34.42%)。此外,在野党除全罗南道4个选区外在其他19个选区也同样取得压倒性胜利。

在野党国民力量的吴世勋在拉票期间与首尔市民合照。(AP)

按照一般情况而言,釜山向来是以国民力量(前称未来统合党,2020年9月改为现名)为首的韩国保守派政党的大本营。上届选举只是乃因前总统朴槿惠“闺蜜门”正值发酵,以及文在寅政坛路出身自釜山的两大因素,对家共同民主党才大举攻下釜山选区,到了现在,釜山选民重归保守派政党怀抱,不足为奇。

可是,首尔市不同。首尔城市选区普遍为进步派票仓,但执政党推选的候选人朴映宣还是未能保住票仓。

显然地,近月青瓦台官员偷步囤地的丑闻,的确令首尔人彻底愤怒了。

韩国首尔楼价高企。月前青瓦台官员偷步囤地的丑闻,让首尔人彻底愤怒和失望。(Getty Images)

住房困局冲击进步派票仓

3月中,首尔公民团体揭露隶属国土交通部的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and and Housing Corporation,LH)官员在事先知道政府选定京畿道始兴市为新市镇开发区选址的情况下,率先合资约100亿韩元买入有关土地,囤积居奇,以待日后土地被划入政府开发范围后被官方收购从而获利。

韩国土地住宅公社属于公营国有企业,主力从事房地产开发。事件遭揭露后,后续调查发现涉案人士超过一百人,负责报告的民权律师更直指相关政府部门利用内幕消息“炒地”的这套不良技俩早已存在。

在首尔楼价正值癫狂之际,事件不断发酵,恰恰惹来正处于水深火热的首尔人极度不满,给了这年来本已住房危机而屡遭抨击的文在寅政府一记当头棒喝。最终,两名疑似涉事公社高层在报告发表后怀疑自杀身亡;曾任土地住宅公社社长、后就任国土交通部部长的卞彰钦引咎辞职。

文在寅上任四年以来,多次下令严打房地产投机及炒卖行为,岂料今次被人揭发,利用内幕牟利、圈地炒卖者竟是自家政府的公务员。恰值此时机,执政党的政治能量迅速消散,也是意料中事。

图为2021年1月18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于青瓦台出席新年记者会。(Getty Images)

遥想2017年以著名人权律师、左翼政客出身的文在寅获共同民主党提名参选并入主青瓦台后,标榜要带领韩国追求社会公义,约束权力过大的财阀官僚体系,还给韩国人,尤其年轻人,一个公平向上的流动社会。可是,四年过后,首要反映社会公义的房屋居住问题,现今却成为悬在韩国社会头上的一把刀,弄得民怨沸腾。

根据《经济学人》统计,首尔自2017年第一季起至今的楼价大幅上升四成。《经济学人》更发现,首尔楼价这三年多以来的涨速犹胜香港、新加坡、纽约和伦敦。这几年间,刚好就是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在任年期。

首尔市长补选当日,市中心挂起呼吁选民投票的宣传品。(AP)

更甚的是,新冠肺炎疫情一年多以来,首尔大都会区的楼价乘势急速上升,其一大主因归咎于韩国央行为了挽救疫下颓靡经济,调降息率,目的刺激经济,但却意外催谷楼市需求。加上疫情期间大量流动性资金注入房地产市场,令首尔楼市价格水平进一步失衡。韩国国民银行(Kookmin Bank)2020年10月的数据显示,首尔各区的楼价升幅在一年间上升接近两至三成,其中新行政首都世宗市的平均楼价升幅在同一时期更加录得惊人的62.7%。

临近市长选举,选民因住房问题而转嫁政治表态的影响也就瞬间浮现出来了。

釜山的基建诺言擦枪走火?

至于本是保守派阵营的另一大城市釜山,虽然当地房屋问题未有如首尔大都市圈般严重,可是近年来执政党始终未能兑现为振兴当地经济的承诺,尤其文在寅的政坛路始于釜山,他的施政未有满足釜山人的高度期望,导致当地人对执政党特别失望。

根据韩国放送公社KBS在三月初进行的民调显示,48.4%受访者表示会在选举中把票投给在野党,相反只有33.4%表示会投给执政党。另外,同一批人中,最多比例的受访者认为釜山经济复兴是他们首要考虑投票意向的因素,反而上述提到的公务员囤地炒卖丑闻,却不在受访者的考虑因素前列之中。

然而,这四年多以来文在寅政府及执政党似乎都未有为提振釜山经济出了多少力。

直至今年二月底,文在寅到釜山访问时向当地表示,会在釜山西南部加德岛兴建一个新机场,意欲结合釜山的优良港口,打造其成为一个世界级物流枢纽。不过,文在寅提出倡议的时机既不合时,亦不符民意。

韩国釜山港为当地国内第一大港口。(Getty Images)

加德岛新机场计划早在2000年代初已经开始讨论,但造价和成本效益受人质疑,但文在寅到了任期最后一年,且在市长选举前夕造势期间才重新提出来,令外界尤其是在野党,质疑这是他为执政党拉票而许下的空头承诺。五年任期都快要完了,新机场是否真能建得成?相信也不是文在寅任期内需要考虑到的事。

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打击全球经济,跨国物流贸易需求减少,而国家财政支出亦正值高峰之时,国土交通部将加德岛新机场的建设费用推算为28.6万亿韩元,要建个这么一个世界级新机场,钱从何来?又何时才能“回本”?

故《日经》引述Realmeter的民调数据亦指出,超过一半来自釜山的受访者都反对兴建加德岛新机场。文在寅这次被外界质疑意欲藉新基建,刺激选民对执政党的好感,可谓弄巧反拙。

4月1日,首尔市长选举提前投票环节的现场。工作人员皆戴上防护装备,场内亦有详细卫生指引。(AP)

首尔和釜山市长补选结果已出,执政党失利当属意料之内。但由于是次两大城巿的市长选举将是来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执政共同民主党能否藉今次选举给予的反思机会,为来年大选作出相应策略调整,以及在舆论上挽回一定民心,避免将青瓦台主人之位落入保守派或其他政党手中?今次市长选举既为明年大选给出风向,也提醒共同民主党是时候需要力挽狂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