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中国:新疆事件令国际品牌陷入困境 南海角逐透露几重信息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4月5日至4月11日,对于和中国相关的国际事件,世界媒体主要围观抵制新疆棉花事件、新疆人权问题、中美在南海及印太的角逐、中国在南海牛轭礁部署大量船只等议题。

西方与中国市场之间,西方品牌如何抉择:

德国之声4月9日文章称,新疆棉花风波仍在持续,这场"中国对阵西方"的争端愈加难以收拾。中国国家电视台开始给真人秀嘉宾穿着服饰上明显的耐克、阿迪达斯等西方品牌Logo打马赛克。不光是国家电视台,包括腾讯、芒果TV在内的网络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博主,都开始给视频内容中出现的有争议品牌标志进行模糊化处理。

这一措施对于耐克和阿迪达斯这样的西方品牌来说是一种严肃的威胁,因为它们可能会因为"新疆棉花"争议,而在这个有着14亿人口的世界最大消费市场失去立足之地。西方品牌对新疆棉花的抵制,在越来越基于政治信仰的中国消费者看来,是对自己国家声誉的威胁。而作为一个对于许多国际品牌来说已经是举足轻重的市场,中国对自己"底线"的坚持已经越来越强硬。

根据摩根斯坦利的估算,中国国内消费总量到2030年有望翻倍,达到12.7万亿美元——这差不多是现在美国国内消费总量的水平。对于西方品牌来说,要想同时兼顾政治立场和经济利益,可能会越来越难以拿捏。

"清洁服装"行动的活动人士杨政贤4月9日对德国之声表示,西方如果想要成功地抵制新疆棉,必须要依靠"真正有意愿清除强迫劳动"的服装厂商。"鉴于中国官方的强力管控,我们必须要坚持施压很长时间才行",杨政贤说。

《纽约时报》4月7日也刊文指出,虽然很多国际品牌承诺要抵制新疆棉花,但是要信守诺言恐非易事。中国向十几个国家出口未经加工的棉花,其中也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几家服装生产商。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对其西部地区的供应链进行了严格控制,导致棉花材料在溯源上存在困难,人们可能无法确保哪些产品中不含有新疆棉花。

文章还表示,国际品牌要不保护其在北美和欧洲的销售,要不保留其在中国的市场。越来越难以看到它们如何兼顾两者。

代表几大服装品牌的华盛顿桑德勒-特拉维斯-罗森博格律师事务所(Sandler, Travis & Rosenberg)的说客科林森(Nicole Bivens Collinson)说,“此刻它们面临的几乎就是‘选择美国作为你的市场,还是选择中国作为市场’。”

对于服装品牌来说,中国政府已经将中国消费市场变成了武器,这加剧了这些品牌的困境。为了煽动民族主义的愤怒,北京正试图向国际品牌施加压力,迫使它们站队——忽略强迫劳动的报道,否则会危及它们在全球最大潜在消费者市场上的销售额。

这种二选一的背景是中国仍然是世界服装生产的中心。为了寻求替代办法,许多国际品牌正在将生产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柬埔寨和孟加拉国等国家的工厂。但是,迁厂并不能消除他们与新疆棉花的一切关联。

中国推出新疆歌舞片,反击国际批评(点击大图浏览):

+10
+9
+8

根据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tton Advisory Committee)的数据,中国向包括越南、泰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在内的14个国家出口未经加工的棉花,并向190个国家出口纱线。

世界上所有棉织物出口中近一半来自中国。这些材料大部分包括在新疆收获的棉花。“供应链长且不透明,从田野到货架的过程涉及轧花、碾磨、织布或针织、染色和最后的处理——所有这些步骤都可能在中国不同地区或在不同国家进行,”伦敦咨询公司GlobalData的服装分析师巴里(Leonie Barrie)说。“即使一个品牌与中国工厂没有直接关系,他们也不能保证与新疆棉花没有任何联系。”

新疆棉花制成的服装无处不在,这是数百年来塑造全球经济的力量导致的结果。在新疆,探索供应链的努力与中国政府严格限制进入的现实发生了冲突。即使是最努力的服装公司,也不能有充分根据地声称自己的产品没有新疆生产的元素。许多品牌的审计也不那么严格。

《华尔街日报》4月9日文章称,中国和西方之间的新一轮消费脱钩可能已经开始,这种脱钩与其说是出于安全考虑,不如说是受价值观和民族主义驱动。

耐克和H&M等选择不使用中国新疆棉花的西方品牌遭遇了中国民族主义者的怒火。毫无疑问,外国时尚和体育品牌无论做什么,现在损失最大的都是它们。然而从长远看,中国品牌同样面临诸多风险。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遭受西方制裁之后,中国政府以内容广泛的新一轮新疆宣传作为回应。其手段包括描绘一种经过净化的、让人感觉良好的新疆生活,以及让中国官员在社交媒体网站上攻击北京的批评者。为了强化其信息,中共强调称,他们的努力已经根除了暴力恐怖主义的威胁。

报道称,中国拍摄了歌舞片《歌声的翅膀》,该片是中国为维护其新疆政策进行的最新宣传运动。这部歌舞片似乎在说,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不但没有受到压迫,反而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欢乐地载歌载舞,这种对该地区少数民族陈旧刻板印象的浮夸表现,很快遭到了维吾尔人权活动家的谴责。

“维吾尔人能唱歌跳舞,所以种族灭绝就不存在——这种观念是行不通的,”华盛顿特哈德森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美籍维吾尔律师特克尔(Nury Turkel)说。“种族灭绝可能发生在任何风景优美的地方。”

中国在牛轭礁部署大量船只,菲方罕见强硬回击

对于中国在南海主权有争议的牛轭礁部署220艘船只,加强对南海控制一事,4月6日,《纽约时报》文章称,“北京明显认为,如果它在足够长的时间里使用足够的胁迫和压力,就会把东南亚人挤走,”华盛顿追踪南海事态发展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组织主任波林(Greg Poling)说。“这是邪恶的。”

中国渔船队集结牛轭礁(点击大图浏览):

中国的行动反映出,在习近平领导下,该国信心不断增强。他们可能会考验拜登政府以及中国在南海的邻国,后者越来越依赖中国强劲的经济和新冠疫苗的供应。这种集结加剧了该地区的紧张局势,这里跟台湾一样,有可能成为中美之间日益加剧的对抗中又一个导火线。

这样的军事集结突显出菲律宾对争议海域的控制权进一步受到侵蚀,这可能会成为该国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一个麻烦。

杜特尔特的法律顾问帕内洛(Salvador Panelo)4月5日发布声明强硬表示,“我们可以就共同关切的议题和双边利益进行协商,但别搞错,我们的主权不容谈判。”路透社评论称,菲律宾总统府发表如此强硬的立场是非常罕见的。杜特尔特此前一直对中国友好,在对抗北京问题上长期犹豫不决。杜特尔特曾经表示,挑战中国没有意义,将会引起战争风险。

批评人士说,中国无视菲律宾的主张,反映出杜特地讨好北京共产党领导层的努力失败了。“人们需要听到总司令本人的声音,他对中国是懦夫,对自己的人民是恶霸,”杜特地最坚定的政治对手、参议员德利马(Leila de Lima)说。

美军借两栖攻击舰在南海炫耀武力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月9日报道,在地区紧张局势加剧之际,有报道称,美国向争议海域派出两栖攻击舰,进一步加强在南海的军事存在。

据报道,总部设在北京的“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说,“4月7日夜至8日凌晨,美国海军‘马金岛’号两栖戒备大队从印度洋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该智库说,该大队主要包括“马金岛”号两栖攻击舰和“圣迭戈”号两栖船坞运输舰。

文章指出,分析人士表示,美国海军现身中国周边海域是拜登政府发出的信号,表明美国致力于在该地区保持军事存在以抗衡中国。有军事评论员指出,“马金岛”号意图炫耀美国海军的实力。美方想对中方说,美国海军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登岛能力来应对中国。

美国海军巨舰在南海联合演习(点击大图浏览):

+2

中美在南海、印太的角逐关乎台湾安危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4月11日文章称,近年来,从台湾海峡到南中国海,美中两国展开的军事角力愈演愈烈。南中国海海域主权争端主要体现在邻海各国纷纷伸张自己的领土主权,但其背后却关涉着传统超级强国-美国与崛起中的超级大国-中国之间的较量。

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表示,近二十年中国的崛起,军事的强势,开始在南海一些岛礁上填海,建立类似军事基地的行为,引起美国和国际的警觉。现在国际上的论点是,不能由着中国来定游戏规则。美国主导世界的秩序和格局已经超过一个世纪,它不会容许一个极权主义的中国来取代自己的地位。

如果美国想维持自己在世界上的霸主领军地位,那么台湾是位于美国必须保护的岛链上。因此台海两岸情势紧张时,美国的航母和舰队就一定会出现在附近的海域,发挥震慑的作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