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运动青年领袖:缅甸可能走向“失败国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4月6日,在缅甸仰光,一名反政变抗议者手上涂满红色油漆,做抵抗礼,以纪念在之前的示威活动中丧生的抗议者。(AP)

自2月1日,军方发动政变以来,缅甸局势持续动荡。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高官仍被扣押,抗议政变的示威者不断走上街头,要求恢复民选政府,军方对他们进行了残酷镇压,目前,至少有550名平民丧生。在国际社会呼吁缅甸军政府停止暴力镇压的声势中,缅甸军方并未展现任何退让的姿态,4月9日,联合国缅甸问题特使伯格纳(Christine Burgener)抵达泰国曼谷,试图与缅甸军政府进行会谈,但遭拒绝。

围绕缅甸局势,多维新闻采访了缅甸经济研究中心(Myanmar 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员、美国华盛顿高级国防研究中心(C4ADS)原研究顾问Arkar Hein,他对记者表示,军方的暴力镇压,让示威者不再相信他们会遵守承诺,一年之后还政于民选政府,为了示威活动能继续下去,并实现民众的诉求,越来越多人开始寻求拿起武器抵抗军方的可能性,而这有可能是一场更持久、更广泛危机的起点,Arkar对于缅甸走向内战的可能性表达了担忧。

3月27日被认为是示威进行以来最残酷的一天,此后包括美、德、英在内的11个国家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谴责了缅甸军方。不过,在缅甸问题上,中国的谨慎态度引起了示威者的不满,甚至有怒火烧向缅甸的中资企业。Arkar分析了当下缅甸大众对于中缅关系的看法。在本次访谈中,Arkar比较详尽地阐述了时下缅甸民运人士对局势的理解和预估,颇为典型地反映了该群体的认知。以下为访谈实录。

多维:目前示威已经至少造成500多人死亡,数字似乎还在增长,这激起了示威者和缅甸民众的愤怒和不满。然而,缅甸国防军的立场似乎变得更为强硬,镇压越来越残酷,你是否预见会有更大的暴力和流血事件? 在如此残酷的镇压中,示威者的情绪如何?

Arkar:缅甸国防军暴力镇压不同意见者和少数族裔的历史由来已久,这次也不例外。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他们)无差别地杀害包括小孩在内的平民,任意逮捕人民。

由于军方的暴力压迫,野蛮而不加区分的杀害、折磨平民,越来越多的示威者开始认为,或许只有拿起武器反抗才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戳下图看示威现场↓

+12
+11
+10

同时,有几个少数民族武装,如克伦民族联盟(SKU)和缅甸克钦独立武装(又称克钦独立军)(KIA),已经表达了他们对反政变运动的支持,并且对缅甸国防军的前哨基地发起了进攻。

缅甸国防军以空袭回应攻击,已经造成数十人的死亡。因此,可以说缅甸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正在进行的反军队独裁运动演变成一场全面内战,可以说只是时间问题,缅甸如果变成像叙利亚、伊拉克之类的失败国家,足以掐断周边国家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和社会稳定,包括中国、泰国、印度在内。

多维:目前看来,似乎其他国家并没有对缅甸的示威运动提供进一步帮助的意愿,另一方面,看起来军方的镇压将会越来越残酷,在你看来,示威运动接下来可能会往什么方向发展?,目标是否有所变化,有谈判的可能性吗?

Arkar:尽管军队持续镇压,但是运动不会因此后退。起初,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只要求恢复民主,释放包括昂山在内的被捕全民盟高官,但是,由于人们不想仅仅回到政变前的局势,该运动的目标已变得更加广泛。

越来越清楚的是,缅甸军方预想的政府和政治体制并不是缅甸人民想要的,现在的示威活动,不仅要求民主还要求更多的自治权、少数族裔和宗教人士要求平等权力,包括罗兴亚人在内。

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是空前的,政变已经将缅甸的政治光谱转换了一个层级。事实上,仅在一年前,缅甸人民还在为军队和昂山素季辩护,他们都被国际法院指控犯有种族灭绝罪。现在,情况完全倒转,缅甸人民认为军队领导人需要为他们反人类的罪行接受审判,并向罗兴亚人和过去几十年来,军方发动战争的对象—少数民族表示歉意。

因此,如果有谈判的可能,降低国防军在政治中的作用或者将他们置于人民的控制之下,对发动政变、下令杀害平民的国防军领袖问责,都是最低限度的要求。

换句话说,尽管国防军的影响力依然巨大,但对于国防军的领导层来说,通过谈判走出当前乱局的代价会越来越高。

多维:北京一直坚称不干涉别国内政,无论是全民盟政府还是军方执政,都将支持缅甸,你如何看待中国对待缅甸局势的立场?

Arkar:正如人们常说“你可以选择朋友,但你没法选择邻居”,缅甸当前的局势绝对不是中国想看到的,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过去的全民盟政府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中国对此也很认可,中国的外长王毅是缅甸大选之后第一位访问缅甸的国外高官。

缅甸的中资企业被烧毁↓

但中国必须理解缅甸当前的局势,同情缅甸人民,这不是2000年时的缅甸,在军方执政期间中国政府一直对该政权予以认可和支持;这是2021年的缅甸,对于被遭到军方殴打、监禁、扔催泪弹甚至杀害了的缅甸示威者而言,在现阶段,能否接受未来继续由军方主导国家治理的任何政府形式,是值得商榷的。

历经了十年的相对自由和经济发展,大选结果突然被不公平地取消,缅甸抗议者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也不可能消失。这些抗议者,不仅仅是受西方民主的意识形态趋势,他们内心深处也渴望稳定、繁荣和公平的社会环境,就像北京、上海、或者云南的中国人所渴望的那样。

就像任何一个中国人,缅甸人民也不希望有一个专制、腐败、不公平的政权。缅甸国防军在2010年之前统治来看缅甸近二十年,在这期间,缅甸经济衰退、局势动荡。没有任何一个缅甸人,想回到过去,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缅甸人都在反对政变和军政府统治。

当然,我的确理解中国面对缅甸问题时,在地缘政治上的两难。

多维:我们观察到,随着缅甸反政变示威活动继续,示威者中似乎有越来越人将不满和愤怒转移到中国,此前就发生了缅甸的中国企业被打砸的事情。大部分中国人在缅甸局势上的立场与官方一致,认为是缅甸的内部事务,既不支持全民盟也不支持军政府。在你看来,这股反中的情绪源自何处?有没有特定的群体,对中国的不满最强烈?

Arkar:反华情绪是在军方断网之后出现的。当时有传言称,中国政府支持政变,甚至正在协助缅甸国防军建立网络防火墙和面部识别系统,以追踪不同政见者。

再接着,中国对待缅甸政变的战略性沉默和谨慎也助燃了反华情绪,因为中国有支持缅甸军方长达数十年的历史,这段历史恰好成了反华情绪的土壤,让缅甸人民有了一种误解,认为缅甸国防军是中国的傀儡,当然这种说法并非事实。

这种误解也因为中国未能谴责缅甸国防军对缅甸人们的暴力行为而进一步加剧。当然,普通的缅甸人不会理解中国的两难,他们很自然就有了这种情绪。你必须理解的是,缅甸军方在缅甸人民面前表现的更像是侵略者,要知道,他们原来的承诺是要保护缅甸人民,现在缅甸人民正把他们看作侵略者。

缅甸人民希望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支持,他们也的确认为中国是很重要的地区力量,也是缅甸的朋友,能够在缅甸局势中发挥积极作用。

多维:在缅甸政变发生前,大部分缅甸人民是怎样看待中缅关系的?在你看来,当下的反政变运动和渐起的反华情绪,将如何塑造未来的中缅关系?

Arkar:历史上,中缅是在经济和社会方面都有深度交流的邻居,缅甸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非共产主义国家,现在,中国是缅甸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企业在缅甸有数十亿的投资。由于地理位置,缅甸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然而近几年,两国人与人的关系并没有赶上国与国关系发展的步伐。因为中国政府过去几十年对于缅甸军政府的支持,即便是在2月1日缅甸发生政变之前,缅甸大多数人就对于中国政府有所误解。

值得指出的是,没有人会否认中国是缅甸一个非常强大的邻居,所以我认为,缅甸的利益相关者,无论是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代表遭罢黜缅甸国会议员)还是运动领袖,都希望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

多维:在我们看来,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民地武)将在这次示威运动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似乎还有多个民地武团体正准备组成统一战线,与军政府对抗。如果这一趋势继续,缅甸将陷入更广泛、持久的武装冲突之中。你会有这样的担忧吗?你如何看待民地武在这次示威中的角色?

Arkar: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这次的运动不仅仅是为了恢复民主,或者恢复政变前的状态,现在是要求建立一个新的“联邦民主”联盟,为少数民族提供更多的自治,并保障所有公民的平等权利。

同时,由于对示威者的残酷镇压,示威者们再也不相信可以通过非暴力示威实现诉求,年轻的示威者们眼见身边的朋友被拘留、被杀害,小孩倒在军方的枪口之下,他们也会变得愤怒、激进。

现在已经有人开始讨论拿起武器以自卫,与少数民族武装组成“联邦军队”。民地武也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实现更多自治和真正的联邦民主。与此同时,民地武团体正获得大多数缅甸人的支持和同情,这是前所未有过的。

事实上,普通民众也已经为可能到来的武装冲突做好了心理准备,许多人家庭已经开始囤积食物和生活必需品。

但是,国防军似乎没有任何要妥协的姿态,没有任何要谈判的意愿,除非他们的实力被削弱。在亚洲的心脏地带出现一个战乱的失败国家,绝对不是中国想要看到的,中国在地区事务上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力,可以在为时已晚之前,说服缅甸军方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政治谈判。

缅甸国防军的统治,迟早会把缅甸变成另一个叙利亚,届时数百万难民将逃往邻国,这当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