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隐形军舰巡航仁爱礁 菲律宾为何噤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4月中旬,中国海军的两艘22型隐形导弹艇4月8日把菲律宾记者驱逐出仁爱礁水域的消息仍在中文世界引发回响。不同于此前百船云集的牛轭礁水域,菲军在仁爱礁有一艘搁浅军舰宣示主权,上有小股兵力驻扎。这对马尼拉多少是有些难堪的。

仁爱礁在中国构筑的美济岛基地以东,礁盘上有一艘菲律宾搁浅军舰,现已报废。(谷歌地图截图)

出乎外界意料的是,曾在3月31日、4月8日先后得到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盟友”承诺,还在4月5日就南沙牛轭礁“海上民兵”一事对北京言辞激烈,威胁“擦枪走火”的菲律宾总统府等机构反而降低了调门。其原因何在呢?

马尼拉的生存之道

菲律宾的选择是有客观理由的,相对于实施“动态部署”(DFE),以小部队确保战略存在的美军,解放军在南沙诸岛一线呈现的压力更为突出。这就让菲律宾有必要随时调整姿态:在得知中方此前只有海警和渔民船队时,马尼拉尚可以示强,借此安抚国内舆论,进而展示自身于中、美之间以小博大的一面,一旦中、美舰队真的出现在门前,马尼拉的态度就有必要务实一点。

从牛轭礁到仁爱礁,菲律宾面前的压力在逐渐加大

+2

事实上,菲律宾在4月1日前后就察觉到了风头有变,前方的局面似已超出了引发美国注意力的范畴,有可能对菲律宾的局部态势构成危险。

在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和外长洛钦(Teodoro Lochen)先后于3月21日发表讲话,敦促中国“停止其(海上民兵)行为”一周后,菲律宾海警在3月29日即发现有三艘中国海军的22型隐形导弹快艇和一艘补给舰组成的小舰队进驻了牛轭礁以东的美济岛基地。后于3月31日发现中方在南沙6个菲方实控岛礁附近有超过250艘各型船只。

对菲方来说,4艘中国军舰比250艘中国渔船危险,尤其是22型导弹艇更是如此。该型军舰速度最高50节(约合每小时92.6公里),具备相对成熟的隐形技术,其指挥数据链可以接入在此巡航的中国预警机,其最高可搭载8枚鹰击83型反舰导弹的武备使之在近海、近岸等作战中具备相当的威胁能力。考虑到中国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研发22型快艇时,甚至为其设定了“航母杀手”的目标,在美国航母战斗群也穿行于南海之际。菲律宾眼下的局面较之一个月前就紧张了起来。

22型导弹艇自2004年入役以来,一直罕有施展拳脚的空间。该艇原先曾有针对航母集群使用的规划,但随着解放军具备航母战斗群能力,因此,一度有分析人士猜测该艇是否会被封存。(YouTube视频截图)

菲律宾的真正目的

对此,菲律宾方面仍有所坚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的法律顾问帕内洛(Salvador Panelo)4月5日发表强硬警告,称数百艘中国船只“入侵菲律宾领海”影响两国关系,菲律宾不会因中国捐赠新冠疫苗而交换主权。8日,菲国防部发言人安多隆(Arsenio Andolong)再次发表讲话,称随局势演变,菲方将在处理局势时“保留所有选项”,包括利用与美国等其他国家的伙伴关系。

一天之后,随着菲律宾ABS-CBN电视台前往牛轭礁的渔船在仁爱礁附近就被中国海警逼停,随后又被两艘携带实弹的22型导弹艇驱离,这一风波使得马尼拉方面突然调整口风。

根据这张据称来自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照片,菲方见到至少百余条中方船只在牛轭礁下锚,白天不作业,晚上灯光大开,这种局面令其有所不安。(美联社)

杜特尔特的发言人洛克(Harry Roque)4月9日称此案交由外交部与国防部处置,菲国防部同日仅称“表示关切”,在责成相关单位调查后并无下文。菲外交部则称“将通过外交渠道与和平手段解决牛轭礁问题”。至此,双方在牛轭礁一线的问题开始呈现局部缓解的一面。

当然,菲律宾的目的终究还是要在中美之间以小博大,而非卷入冲突。通过利用此前针对牛轭礁一线的炒作,马尼拉也在这场风波中确保了和美国的深度沟通。

到4月10日,美国防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与刚刚确诊新冠的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确认了两国重启“肩并肩”(Balikatan)军演的相关事宜。并于4月12日迎来了2021年度的美、菲“肩并肩”年度军演。这使菲律宾在牛轭礁一线承压之余,得到了一枚来自美国的可用筹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