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访华|拜登降低对抗调门 派“重臣”访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政府的“气候沙皇”、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约翰·克里14日起出访中国上海。 (AP)

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前国务卿、拜登(Joe Biden)政府的“气候沙皇”、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约翰·克里(John Kerry),按照美国务院13日的一项宣布,将在本周14日起出访中国上海。

这是在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晚期中美关系跌入最低谷、双边各项高层交流几近中断后,两国政府高级接触的一个最新进展。

在中国重大节日除夕,拜登的来电及随后不久举行的阿拉斯加对话,为克里的访华铺平了道路,并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如果说元首通话着眼于双边关系大局,奠定双方交往的基本原则和基调的话,中美高级官员在阿拉斯加的对话,更注重于对两国关系中由来已久并在特朗普执政晚期升级和扩大的重大问题与分歧,进行开诚布公地表述并讨论——这就是阿拉斯加对话发生“开场白”事件的缘由,并寻求在矛盾丛生中开辟出一条可以前进的道路的话,那么克里对中国的访问,则将是中美拟定具体合作项目及领域、恢复部分“建设性”、构建可预测和稳定的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机会。

无论是全球气候变化问题,还是中美建设性接触关系,都是民主党政府的重要历史遗产。前者在奥巴马政府任期达成了巴黎气候协定的成果,而后者则是由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开创和奠基。但两者都在前特朗普政府时期受到严重破坏,美国彼时撕毁了巴黎协定,并使中美建设性接触关系大幅度倒退,整个世界陷入动荡之中。

特朗普政府的总体特征是“破坏”,由此造成的“双刃剑”效果使美国自身利益也受损,因此,“建设”摆到了新任的拜登政府面前。

由特朗普政府开启的中美战略竞争态势,已经不可能回头,美国会正在推动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将使其进一步制度化、法制化和长期化。

这一方面将约束和牵制拜登政府,使其无法改变中美关系的基调,一方面也为拜登创建本任政府的独特“成果”和政治遗产,提供动力,而重新拟定全球气候协定及包括伊核、阿富汗、军控等在内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将成为拜登政府可以致力并寻求与中国开展合作的领域,进而为其重建对华建设性接触关系,拓展一条具体的路径。

在此重大背景下,除夕通话、阿拉斯加对话及即将登场的克里访华,得以进行。

第二个重要背景是,拜登政府成立伊始,内政外交事务纷繁,对华新战略正在研拟之中。在此之际中美关系演进的每个步骤,都将对正趋于成型中的新政府的对华战略产生影响。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2月下旬举行的“蓝厅论坛”致辞中指出,当前,美国新一届政府正在审视评估对外政策。希望美方顺应历史潮流,看清世界大势,摒弃各种偏见,避免无端猜忌,推动对华政策回归理性,实现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50年前,中美领导人以非凡政治魄力共同打开关闭几十年的交往大门。50年后的今天,我们应本着对两国和世界负责任的态度,再次作出明智和正确的抉择。

随着克里访华,中美正面临一个厘清双边关系问题及合作领域的重要机会。克里的特殊身份,平添了其访华的重要性。共和党老臣、前总统候选人、资深的政府要员——曾担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身份,提升了其政治重要性。

拜登政府“气候沙皇”、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决定了他能够与决策层直接交流、沟通,保证其意见畅通无阻,特别是其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为其在“气候问题”之外发挥作用,提供了便利。

拜登政府看上去视本次访问为重要机会。

自其成立之后,白宫及其政府的具体部门分工有别,国务院、国防部、国家安全委员会、贸易代表办公室等部门负责人的对华调门颇显“强硬”,主打“唱红脸”,突出两国关系的竞争和对抗一面,而白宫则表现出“唱白脸”的姿态,除了总统拜登本人屡屡强调两国关系的“可能性”之外,白宫发言人也多次有意降低对抗调门。

比如珍·普萨基(Jen Psaki)在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说,美国将在各个层面上与中国“接触”,而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不是对抗,而是竞争。

对于习惯了特朗普政府晚期中美关系的对抗态势,甚至对于从美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人那里屡屡听到“对抗”威胁的中国人来说,普萨基刻意强调中美关系并非“对抗”而是“竞争”,尤其是明确提出拜登政府将从各个层面上与中国“接触”、以恢复中美关系自上个世纪九十年来以来的建设性,都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普萨基也暗示克里此次访华将会讨论美国“关切”的问题,这就意味着“气候问题”可能并非是此次访问的唯一议题,其身份的特殊性为此访拓展议题,提供了无限可能性。

两次重要对话之后,两国关系逐渐“暖场”,尤其是双方共同纪念“乒乓外交”——要知道在特朗普任期,两国的建交40周年大庆活动也被搁置,中美重启建设性关系的积极氛围,正在凝聚。

不过,正如美国会在拜登政府成立不足三月就急于推动《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及中美在贸易、科技及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对抗和地缘政治冲突不断扩展所显示的那样,不能对中美关系从战略竞争和对抗全面改善,抱有幻想,两国关系的全面竞争和对抗,美国对华打压,将是长期的,甚至是不可逆的。

但拜登政府发出的信号是,恢复中美关系的部分建设性、缩小并管控分歧、降低竞争和对抗烈度,进而扩大合作,仍是可行的。

在此情况下,如何协调中美“竞争、合作与对抗”的关系,突出和强化合作与建设性一面,正从除夕通话、阿拉斯加对话到克里访华中,浮现出一条愈益清晰的路径。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亚欧视点”,作者丁咚为国际关系研究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