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核污水丈量出的文明底线 菅义伟要当路易十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这句话其实是误传,但世人因此记住了法国路易十五这位飞扬跋扈而又极端自私的国王。后来这句话比它的原创者还要出名,因为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对于人类历史中的某些场景,没有比这更精妙的描述。

蹉跎十年,福岛核电站用来装核污水的储水罐快要满了,日本政府说,今后要把核废水排向海洋,两年后开始,预计排放30至40年。

2011年大地震冲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11
+10
+9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这是十年前,日本福岛核电站因9级地震导致核泄漏事故的延续,这次事故是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以来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核泄漏事故。4月13日,日本政府召开相关阁僚会议,宣布将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废水,触发了周边国家,包括中韩在内的强烈关切。一时之间舆论愕然,日本此举对于海洋环境意味着什么,是否还有更好的选择成为讨论焦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发布会上指责日本的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在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核废水将损害国际公共健康。韩国政府当天已就日本决定将核污水排入大海表示强烈遗憾,称会为了国民安全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2021年3月16日,美日外长防长2+2会晤在东京举行。会后发表声明中称共同应对中国日益扩大的影响力(Reuters)

与中韩立场截然相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日本宣布这一决定后,发推表达对日本的支持,甚至称赞日本做出了透明公开的努力。然而,美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行为很快被发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官网上,3月4日最新更新的禁入食品,以地域为单位,详细列上了一系列日本产食品的名单,原因注明为核污染可能对美国消费者造成健康威胁。

尽管日本一再声称,排放的核废水,经过滤并稀释后,绝对安全甚至可以饮用,但无论是日本的民众还是政客,都没有为这一说法买单。2020年9月,日本首相菅义伟视察福岛核电站,工作人员拿出净化之后的核废水,称这种水已经达到饮用标准,在媒体长枪短炮的聚焦下,菅义伟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拒绝喝下,错失一个绝佳的作秀机会。如果当初菅义伟饮下那杯水,日本在宣布这一决定之后,或许可以将其作为应对危机公关的有力素材。

政客连作秀都不愿意碰的过滤核废水,日本用什么来自证他们宣称的“绝对安全”?在许多观察者眼中,日本现在依靠的还只是强大盟友的背书,通过迅速兑现美国的政治支票,让美国捏着鼻子放行。

大部分对于日本此举的指责在于,让全世界分摊它的治理成本,至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现在还无法完全计算。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一年之后,德国基尔的亥姆霍兹海洋中心就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对北太平洋的洋流进行建模,假设日本福岛将含有放射性元素铯137的废水排进太平洋,然后按日估算北太平洋各区域该元素的含量。多次建模都指向一个结论:一旦日本核污水进入太平洋,随着洋流行进,放射性最强的区域将随着时间东移,两年内恰好达到夏威夷。

当然,该论文只假设了一种元素,而福岛核污水中除了这种放射性元素,还含有大量的氚和碳-14等放射性元素。

日本茨城县环保机构大洋保护者负责人山田和树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日本政府根本无法保证排放核废水的安全性,从理论上进行判断的做法无法抵消实际操作中存在的隐患,同时,技术层面早有专家提醒核废水中无法彻底消除的碳14的威胁。

此外,山田称日本政府和的东京电力公司在此次排污议题上表现得极其不负责任。多维新闻通过多种正式渠道对日本经济产业省、厚生劳动省、环境省多个涉及核废水排放的管理部门联系,希望能够获得相关评论,但得到的回复一律是目前没有评论,以政府的“公式见解”(官方观点)为准。

山田和树对此批评说,日本政府此时对外统一口径保持沉默,正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日本将核废水排放如海不是一个令人接受的方案,如何处理核废水,能不能排放入海,是科学问题,关乎全人类安全。而日本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并没有充分与相关利益方协商,也没有尽全力找到更好的方法。

相比于中日韩舆论的热烈反映,西方媒体在此事上却表现得过于疏离冷淡。对于2021年4月日本政府的新决定,《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并未密集关注此事,仅德国之声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少数媒体有所涉及。德国之声的文章是《日本拟排福岛核废水入海 渔民强烈反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文章则是《日本将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遭中国质疑》。两篇文章都没有直接评论日本政府的决定,而以较多的篇幅来报道中国、韩国等方面的反应。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在新疆棉花事件上西方舆论界的表现,有评论认为,或许在西方眼中,新疆棉花对于世界的危害要大于核废水。

虽然日本政府及福岛核泄露事故主体责任方东京电力公司一直在强调经由ALPS设备处理后的核污水,除了氚,多种放射性物质均可得到清除。但该公司曾在公信力问题上有过“前科”。

2018年8月,一些环保人士和自由记者经过认真分析东电公司发布的数据,发现“处理水”远不是仅仅残留氚,2017年度的“处理水”有60次碘129严重超标。此后,东电也承认还存在锶90严重超标的问题。

日本坊间讽刺“处理水”是“ALPS不完全处理水”,官方试图以“处理水”蒙蔽过关。

在被揭穿“处理水”“不完全处理”的尴尬后,东电仍然坚持主张ALPS的有效性,表示经过二次处理即稀释可以解决“不完全”问题。但对于二次处理的方案和有效性绝口不提。

事实上,在舆论发酵的过程中,也有人试图从专业的角度分析,向大海排污这一方式的科学性。有研究指出,目前世界各国在运的轻水堆核电厂产生的含氚废水均采用向环境排放的方式处理。

考虑到环境氚本底和有关法规的因素,如果能够做到放射性浓度低于安全排放标准,对环境的影响会有,但还将在安全限度之内。必须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上对放射性核素进行充分稀释。

日本排放核污水一事,绝对不是日本一国的内政问题,政客不能只站在地缘政治的视角做出短视决策,用联盟代替多边,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于日本政府而言,不应只考虑经济利益,更应该回应周边国家的关切,接受监督,挽回公信力。

“面对日本这种祸害海洋环境安全、戕害人类生命健康的举动,中韩两国除了常规回应,还有必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对日本进行谴责并实施制裁。”“杭子牙”在最新评论中的呼吁值得参考,毕竟,正如有评论指出的,“大海是所有生命的源泉。世界是紧密相连的。海水遇热变成云,云又让山间下起雨,雨水流入河川最终注入大海。一切都是循环。”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