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菅义伟首脑峰会 涉华议题现微妙分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在联合声明中,就台湾、南海、新疆、香港、钓鱼岛等多项涉华议题表达对中国内政的干涉。(AP)

面对内政焦头烂额局面、急于外交突破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为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在白宫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首脑,并实现了其外交目标:

首提“共建‘日美核心合作伙伴’关系”,并在其关切的重大问题上获得拜登政府“背书”。

对于内部事务乏善可陈的菅义伟来说,对美外交的这一“成果”显然格外重要,即便他在不久后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下台,也有了可以留给下任的“遗产”。

围绕各自的战略需求,拜登-菅义伟的首度面对面会晤,极力向世界展示美日亲密关系、携手应对问题的形象。

菅义伟在白宫以不无讨好的姿态说,“衷心感谢接受我作为第一位外国首脑访问”,“拜登总统承诺,不允许歧视或暴力,这让我非常鼓舞,我再次恢复了对美国民主的信心”。

对于菅义伟的殷勤,拜登报之以李,在会谈中表示,“我真很高兴欢迎这样一位亲密的盟友和伟大的伙伴”,在举行记者会后,拜登用手亲昵地拍了拍菅义伟的后背。

要说起来,政客们的友谊太容易建立了......

菅义伟对白宫的访问,节奏十分紧凑:分四个环节——拜登-菅义伟一对一进行了20分钟会谈;接着,拜登-菅义伟和重要官员进行了小范围一个小时会谈;再者,双方进行的一小时大范围会谈;最后拜登-菅义伟共同出席了记者发布会。

总的来看,拜登-菅义伟的首脑峰会表现出以下特点:

1 美日同盟关系进一步深化和升级

菅义伟此访的一大突破是,与拜登“从两国主导世界经济恢复得更好角度出发,就共建‘日美核心合作伙伴’关系”达成了共识。

日美重申了,两国同盟是“印度-太平洋及世界和平、稳定与繁荣的基石”,确认两国同盟的牢固纽带,强调在当今地区局势和安全保障环境严峻的背景下,其重要性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主导”和“引领”是菅义伟在记者会上频频提及的字眼,这既是对“基石”一词的延伸和具体化,也是拜登在白宫第一个接待菅义伟所要达到的外交效果:表明美国将日本作为应对地区局势、实施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最主要的伙伴,与日本最亲密合作,共同应对地区局势。

2021年4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菅义伟于白宮玫瑰园出席記者会。(美联社)

2 突出了中国议题

中国显然是拜登-菅义伟首脑峰会的头号议题。

拜登在记者会上“开宗明义”:“为了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我们将开展紧密合作。”

菅义伟予以附和:“我和拜登总统就印度-太平洋地区和整个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对中国的影响进行了认真的讨论。我们一致反对试图用强力改变东海和南海现状的行动。”

菅义伟访问白宫过程中,简直“中国”不离口。可以推测,未公开的会谈内容会更多地涉及中国。

3 各取所需,取得共识

强化美日同盟是双方共同的愿望,但各自却有着不同的战略需求。

对拜登政府而言,要达到促使日本在应对中国、实施印太战略中发挥“先锋”和“核心伙伴”作用,并集中讨论中国问题及相关地区局势,在联合声明中“明确”表述双方达成的“成果”,从而实现自身外交目标。

对日本而言,希望美国扮演牵制乃至遏制中国、主导印度-太平洋地区局势的战略“后盾”和领导者角色,在其关切的重要问题上获得美国“背书”和支持。

拜登和菅义伟通过此次会谈,分别都达成了自己的主要目标:

无论是对美日同盟“基石”地位达到前所未有高度、强调美日共同“主导”或“引领”应对,都使拜登达到了将日本“捆绑”到美国的战略需求上的目的,双方大量谈论中国,拜登如愿获得菅义伟“再次确认”上个月日美举行的2+2达成的共识——其鲜明特点就是明确提及中国若干重大问题,并在此次会谈后的“联合声明”中再次明确表述中国台湾等相关问题,强调“台湾海峡的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性”,“促进两岸问题和平解决”。

这是中日建交前的1969年以来日美再次在双方的会谈中妄谈中国台湾问题,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而拜登则强调,“确认了美日同盟、对共同安全保障的坚定支持”,根据菅义伟所称,会谈“再次确认了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适用于尖阁诸岛(注: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拜登表达了支持东京奥运会的立场。

4 战略上合作,策略上分歧

在涉华议题上,菅义伟政府有意识地与美国拉开了一定距离,日美出现微妙分歧。

总体基调是,在涉及日本自己切身利益的问题上采取了与美方的共同立场,而在与日本的切身利益关联不紧密的问题上则有所保留。

同时,日方愿意在中国及相关地区问题上与美方战略合作,但在具体策略上,有自己的考虑,顾及中方的感受,展示了审慎的姿态。

关于战略上合作部分,拜登就声称:

“为了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我们就要共同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东海和南海以及朝鲜等问题达成了共识。”

“我们承诺维护和发展人权和法治等共同的价值观。”

“两国在科技创新领域要加强深入投资……在安全可信赖的5G网络的构建、半导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供应链的强化和共同研究等领域加强合作。”

菅义伟则说:

“我们对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问题进行了讨论,为了确保这一地区的和平与繁荣,日美将主导这一战略的具体化,并与东盟、澳大利亚、印度等地区与国家进一步加强合作。”

“作为日美两国共同的优先领域,在确保数字技术和科学技术的竞争力、推进创新领域的合作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但在一些与日本的切身利益关系不大的方面,菅义伟表明了策略上不同的立场,体现了微妙的分歧。

他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问题上”,“我向(拜登)总统解释了日本的立场和主张,我想他理解我的主张。”

具体来讲就是在针对新疆问题对华施压强度上,日本表现谨慎,比如,虽然参与了口头的指责,但并未在行动上跟风参与西方愈益扩大的“制裁”。

而且,菅义伟更强调在涉华相关议题上,“与中国坦诚对话”的重要性。

(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亚欧视点”,作者丁咚为国际关系研究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