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访华“投石问路” 中美谁能掌握气候协定主动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晚期中美关系陷入最低谷,双方的地缘战略对抗日益激烈的特殊时刻,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来到中国上海,在下周拜登主持的全球气候峰会前夕,与中方作最后的协调。克里访华的重要性,不仅体现于他是近两年来首位访华的美国高级官员,更在于其此访的主旨是为寻求合作而来,为拜登重启美中关系“建设性”的外交意图,投石问路。

2021年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抵达中国上海。(REUTERS)

访问全程低调而神秘:

会谈地点选择在远离政治中心的上海近郊。

直到正式结束前,没有任何公开的报道。

访问正式议程结束后,仅报道会议成果——《联合声明》,及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韩正对克里的视讯会见。

中美关系敏感而复杂,在拜登担任总统后,其复杂性有增无减,然而气候问题并非敏感,对克里访问的安排本身透露出十分不寻常的气息。

就在会议进行期间,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接受了美联社的专访,重申不管形势如何发展变化,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会变,不称霸、不搞扩张、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方针不会变,中国富而不骄、强而不霸,中国的发展不是为了超越谁、取代谁,也不是为了和谁争世界老大,而是为了让中国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为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美在阿拉斯加的2+2对话正面“刚”,进行了一次坦率而直接的“碰撞”,将分歧和矛盾充分暴露出来,那么克里访华,就为双方平心静气地搁置分歧矛盾,讨论合作清单,实现一定的外交转圜,提供了重要契机。

乐玉成副外长的媒体谈话正值会议期间,很大程度上是此访中方所要表达而克里所接收到的关键讯息之一。

中美就气候问题达成的《联合声明》说明,克里的访华取得了成功,中方在气候问题上与美方开展合作,为拜登的全球气候峰会的成功举办,创造了条件,同时也说明,中美在推进建设性接触、恢复合作的议程上,也取得了积极进展。

气候领域因此成为中美打破双边关系僵局、重启“建设性”的一个重要突破口。

其实拜登政府早已在为此铺路:除夕来电-阿拉斯加会谈-克里访华,而在克里访问中国差不多同时,美国前参议员多德(Christopher Dodd)率团访问台湾,拜登在白宫把他作为总统接待外国首脑的“第一次”献给了日本首相菅义伟,并在联合声明中罕见地直接谈到中国问题。

拜登对访台之旅的安排是富有策略性的,极力回避此访的政府色彩,首先是选择退休政客出访,而非像前任的特朗普政府那样,层层升级在任官员访台;其次访问的“领队”是前参议员多德,而非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Richard Lee Armitage)。

在联合声明中最为敏感的涉台问题上,虽然直接对中国说三道四,中方不可接受,但仍有技术性的克制:避免了对军事协防台湾的正面表述。

这些举措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避免严重刺激中国,也为克里访华与中方共同为重启双边关系“建设性”,拓展合作领域,开创中美关系新阶段,营造了必要的氛围。

围绕克里访华,中美双方都在打太极。

会议地点的确定及会见规格,都是留有余地的表现,在在说明克里访问“投石问路”的性质,通过此次访问,还不能达到“融冰”、重建新阶段中美关系的目标。

在与美方就气候问题高级别磋商同时,中德法三国举行了更高级别的气候问题视讯战略对话,显示出不愿被拜登牵着鼻子走,推进自身的气候战略议程,进而在推动全球气候协定方面掌握主动权,并增加与美方博弈的筹码。

克里访华,是通过具体话题带动大外交、探讨具体合作引领双边关系全局的一个尝试。

随着全球气候峰会的召开并达成最后成果,将标志着在拜登政府成立后,中美第一阶段的磨合的完成,为双方进行更高层级的互动,全面形成以全面战略竞争为基调、寻求积极务实合作,并在部分领域保持对抗的新阶段关系,打开一条路。

(原标题:特殊时刻拜登总统特使访华,外交“太极”背后的不寻常气息,本文转自亚欧视点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