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中美可借气候峰会缓冲对抗的“大气候”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就在白宫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结束访问中韩两国回国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4月19日便在马里兰州乞沙比克湾基金会总部(the Chesapeake Bay Foundation Headquarters)发表了气候问题演讲。演讲中,布林肯强调了美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领导力,提到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是美国外交的中心议题。

无论是克里四天中韩行,还是布林肯的这次演讲,都是为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4月末主持的气候峰会和今年年末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准备。

2017年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会见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这是两人最近的一次会晤。(新华社)

从目前来看,克里的访问是成功的。在双方发表的中美应对气候危机联合声明中,两国强调彼此致力于相互合作并与其他国家一道解决气候危机。双方将采取其他近期行动,为解决气候危机进一步作出贡献,包括计划在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前,制定各自旨在实现碳中和(即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长期战略等。

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气候峰会和今年下半年围绕气候议题举行相关的讨论,将是中美开展合作的时机。虽然从美国视角看,这体现了拜登政府“应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的对华关系原则,但它却能在实际操作层面增加两国外交互信及协调力度,有助于缓冲以“对抗为主、有限合作”为特征的双边紧张关系。

所以说,中美对抗的大气候不该影响中美合作的“气候”。这种气候是很容易形成的,因为两国政府都很重视气候变化议题。

美国方面,拜登自竞选时就很重视气候变化议题。上任伊始,他就宣布重新申请加入了前总统特朗普退出的《巴黎协定》,还首次设立“总统气候问题特使”一职,并将其设置为内阁级职位并纳入美国国安会。这都为中美加强气候变化领域合作创造了条件。

为了拜登的气候峰会,克里访问中韩印等国,受到不同待遇:

+3
+2

中国政府也很重视气候变化议题。和日韩不同,在拜登提名克里担任气候问题特使后,中国政府也宣布了专门的气候谈判人选,由长期在环境领域打拼的资深外交官解振华担任。

而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0年下半年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了在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在之后的气候峰会上,习近平又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预计在拜登主持气候峰会前,中国政府还有可能就减排计划提出新的要求。

这也是一种博弈。也就是说,即便是气候问题上的合作,也免不了双方竞争的成分。

回到巴黎气候协定后,拜登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主攻对象是中日韩和印度。其中,克里亚洲行并没有访问日本,是因为日本首相菅义伟同期访问了美国,已就气候变化问题和拜登举行了磋商。根据双方发布的联合声明,美日已就2030年减排目标和2050年零排放目标达成共识,一致遵守《巴黎协定》设置的目标。

事实上,拜登政府和印度、韩国和日本就气候问题协商,还是为了树立美国的领导力,并以此和中国争夺气候变化议题上的话语权。这也是中美在合作中继续竞争的体现。但这也是中美在现阶段少数的可开展双边及地区、全球合作的领域。其他领域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疫苗的研发与接种等。

而无论是哪一领域,中美作为两个大国,都应该共同应对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即便双方开展极端竞争和持续对抗的大气候不会改变,但双方可以借助气候谈判,营造更多合作空间。这对双方管控和稳定持续对抗的双边关系非常有好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