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拜登已经输掉了气候峰会领导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Joe Biden)、习近平、普京(Vladimir Putin)、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等美中俄法领导人均在4月22日举行的气候峰会上进行了发言,拜登承诺要在2030年前将美国的碳排放量减少50%到52%,低于2005年的水平。随后欧日加等各方领导人也在视频峰会上宣布了新的减排目标,但是中国、印度、俄罗斯并未加码给出新的承诺。

4月22日,拜登举办40国领导人气候峰会。屏幕中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发表讲话,屏幕前是美国总统拜登。(Twitter@Sidhant Sibal)

从美国的视角看,峰会是彰显美国全球影响力的峰会,作为全球头号强国,美国“从实力地位出发”彰显领导力无可厚非,当今世界在诸多问题上离开美国的确无法很好运转。但是在气候问题上,拜登政府欲彰显领导力显然是愚蠢的决定,中印俄的不跟进足以说明美国的领导面临困境。

世界多极化的发展趋势正在拉平美国的单独优势,美国彰显全球领导力,就会有一个领导与被领导的局面,美国要领导谁,谁又会甘愿接受美国的领导是个问题。

拜登重视气候问题。图为2020年9月14日,当时还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拜登在特拉华州自然历史博物馆做有关气候变化及山火的主题演讲。(Getty Images)

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后就要领导全球,是将自身立场和规则强加给他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毁约在先,拜登政府重新制定规则在后。美国的做法与其说是领导力不如说是彰显霸权。

美国两党在气候问题上面临严峻分歧,看似拜登公布的美国2030年减排目标颇具雄心,实质上拜登并不能确保该目标到2030年可以实现,如果四年后美国选出一位共和党总统,是否会再次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亦未可知。美国政策的不可持续性,美国的不确定性决定了美国无法在气候问题上充当领导者。

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John Kerry)4月14日至17日访问了中国。这是克里同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会晤的照片。两人均未打领带。(中国生态环境部网站)

此外,美国将气候问题越来越多同政治斗争捆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4月19日发表演讲阐述美国的气候问题立场,重申气候问题是美外交政策优先,说“现在,我们落后了。中国是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电池和电动汽车的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它拥有世界上近三分之一的可再生能源专利”,“如果我们不能领导可再生能源革命,难以想象美国能赢得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

将气候问题纳入中美竞争的一环,只会令局面复杂化。从彰显领导力到与中国竞争,美国的气候问题立场显然都偏离了一国政策应有的主题。美国的决策标准和依据应该是美国国内的需要,而不是处处彰显存在感,事事以中国为标杆。

特朗普曾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于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在2017年的夏天频遭飓风袭击,损失惨重。

美国感受到了实力下降,有焦虑感可以理解,但不接受有力所不能之处的现实必然会被现实教训。拜登应该明白,美国需要同国际社会合作,不是因为美国选择了合作,而是美国必须合作。

中国积极同法德等国在气候问题上沟通,并参加美国召集的峰会,代表的是中国接受多极化。而特朗普以美国的缺席让各方认识到美国存在的重要性,拜登则用美国的过度重返让各方认识到了美国存在的危害性,自持美式优越感必然会输掉竞争。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