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联合声明|日本会议纪要避提台湾意味着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15日至18日的访美之旅已经结束,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日美首脑联合声明时隔52年首次提到台湾,再加上日本自美国总统拜登1月20日上任以来一系列愈发靠近美国轨道、背离中国的外交动作,令外界疑惑菅义伟政府会否抛弃安倍后期在中美间逢源的平衡道路。

不过,日本外务省4月18日公布了一份日美首脑峰会会议纪要,其中对敏感的台湾、新疆和香港问题皆避而不谈,不少媒体也提到了菅义伟政府的内部争论,可见日本尚未到彻底调整对华政策的地步。

4月16日“拜菅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除了两国一贯指责中国在东海南海行动以及谴责香港新疆人权问题,还提到“我们强调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鼓励和平解决两岸问题”。这是日美首脑联合声明自1969年(彼时中日、中美尚未建交)以来首次提到台湾问题,引起外界广泛关注,不过也因其为日美3月16日的外长防长“2+2会谈”共同声明提到“台海和平重要性”的延续,遂未有超过外界的预期。

耐人寻味的是,日本外务省18日发表的会议纪要中隐去了大多与中国相关的敏感话题,只剩下“两国首脑就中国对印太和全世界的和平繁荣的影响交换了意见。双方对中国在东海南海改变现状的行为和胁迫手段表示一致反对。关于如何处理以上问题,有必要中国有坦率的对话、美日继续拥护普世价值以及追求安定的国际关系。”这份纪要对于引起外界广泛报道的台湾问题只字未提,新疆和香港问题也未见踪影。

日本外务省4月18日上传的日美首脑会谈会议纪要,对中国的关切方面只提到东海和南海问题,避开了台海、新疆和香港。(日本外务省官网)

“被迫附和美国说”难成立

外交无小事,这份纪要的省略应是有意为之,毕竟在此前“美日2+2会谈”的会议纪要中,外务省就特意记录了台海、新疆和香港问题。关于如何解读日本外务省的这一动作,有一种观点是日方借机隐晦传递出安抚中国的信号,暗示台海等问题并非其对华政策重点,甚至有推脱给美国之意。例如台湾前民进党立委郭正亮就点评道,“把新疆香港台湾全部删除,就是向中国(大陆)交代不干涉内政……因为美国老大哥硬要我附和那个声明。”

但这种观点忽略了菅义伟内阁近来不断主动提及台湾问题。除了上月日美“2+2会谈”的联合声明中点名台海和平重要性,菅义伟自己4月4日上电视时也指出,“在日美合作维持吓阻力的情况下,创造可以由台湾及中国和平解决的环境很重要。”在菅义伟访美之际,以亲台立场著称的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还特意登上日本最西边的与那国岛,指出“与那国岛距台湾仅100多公里,是日本离台湾最近的岛屿。包括西南地区在内的台湾周边局势,不仅对日本的安全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也有重要意义……国防部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一情况。”

据报道,岸信夫在此前的“2+2会谈”还在会议中指有必要探讨自卫队能为支援台湾的美军提供何种协助。从这些动态来看,“日本被迫附和美国”这一说法似乎并不成立。

日本前首相安倍的胞弟、现防卫大臣岸信夫,在4月17日特地登上与台湾不足100公里的与那国岛眺望台湾。(Twitter@KishiNobuo)

共同社还进一步透露,菅义伟在对华政策方面之所以决意向联手美国迈出新的一步,是因为背后有前首相安倍晋三和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的建议。政府相关人士指出,菅义伟原本也留意到“与美方过度接近的话,对华外交将难免受到影响”的谨慎论调,但后来似乎逐渐向视台湾局势为关乎日本安全的问题、主张采取措施应对的两位前首相倾斜。

的确,菅义伟在上任初期还兼顾中日双方,但近来就似乎抛弃了平衡之术,如果背后有安倍和麻生的示意就更好理解。缺乏外交经验的菅义伟3月29日就特意拜会安倍,在访美前向对方取经。且在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的“细田派”和麻生的“麻生派”是自民党内前两大派系,菅义伟显然在连任方面也有所考量。

或许外界会念及安倍自2017年以来主动修复中日关系,而认为以安倍为代表的自民党主流意见已认识到需在中美之间走中线才最有益。

但安倍毕竟以身段柔软著称,他推动中日关系回暖,在相当程度上是为了对冲难以预测的特朗普政府给美日关系带来的风险。其表面态度改变并不意味其内心立场的变化(正如他会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施压下减少否认慰安妇的历史事实而挽救日韩关系,但内心观点大概未变),他很可能还是以威胁论的视角看待中国的崛起,正像他2014年曾指中国增加军费是“挑衅行为”,形容中日关系宛如一战前的德国与英国,这番话被广泛解读为他对于贸易关系紧密的两国还是可能发生战争的忧虑。

因此,机会主义者安倍会果断趁外部环境不确定之时与中国交好,也可能在拜登上台后美日同盟牢固之际,推动日本更向美国轨道靠拢,且他已无需承担明面上的政治责任,可能会比在任时更冒进一些。

共同社指出,菅义伟政府最近外交政府的调整,有前首相安倍的指点。(美联社)

有意避免中日关系彻底转冰

当然,现在还很难说日本政府打算彻底转换对华路线。外务省的会议纪要还是可以体现,日本政府内部(至少外务省内部技术官僚是如此)有意避免中日关系由凉转冰,因此将近期外交政策向回收一点。许多媒体也报道政府内部存在不一致的声音。

例如共同社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的印太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菅义伟访美前秘访日本,与日本政府高官举行了磋商,双方同意声明不直接写明台湾而使用“台湾海峡”的措辞,同时提及“与中国对话的重要性”。而《日经新闻》透露这是日方协调员主张软化措辞的结果,该媒体还指出,日本政府内部还有声音认为没有必要在此次日美首脑联合声明再提台湾问题,因已在美日2+2声明中提过了。

《纽约时报》也引用一位了解菅义伟及其内阁的思路的知情人士指出,尽管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但日本不想搅乱与中国的关系。这名知情人士也说,日本需要在法治等问题上向中国发出明确的信息,但双方应该保持高层沟通。这点也可以从菅义伟和拜登在会面后答记者问可看出,在拜登强调“我们(美日)会一起合作,证明民主国家在21世纪依然可以竞争和胜利时”,菅义伟提到了对话的一面,指他和拜登同意“就中方在印太的活动与中方坦率讨论的必要性”。而对话,实际上就是保持中日双方不对对方的真实意图出现重大误判,防止两国关系脱轨。

因此,日本外交政策虽然随拜登上台有明显调整,但也不能忽略诸如外务省会议纪要所体现出来的低调信号,这体现了日本远未到颠覆安倍后期路线的地步。而就常识而言,日本的根本政治经济利益,在于美日关系紧密、中日经热政至少也不冷、以及中美斗而不破,即使日本在中美间做不到等距外交,彻底背离中国轨道也是难以想象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