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公害前科累累 日本如何漠视水俣病的爆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打从日本福岛核电站于2011年发生泄漏事故后,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东电)与日本政府对灾情真相的遮掩、甚至窜改维修纪录,便不停招致全球各国的质疑,举凡隐瞒炉心熔毁、核污水外泄和放射性元素超标、漠视救济灾民等俱是。不过日本政府此举也并非首例,早在1956年与1965年分别于熊本和新潟发生的水俣病,就长期遭日本官商忽略甚至打压,受害者求告无门,缠讼数十年后才得到些许迟来的赔偿。

日本当时在美国的扶持下,正全力冲刺战后经济重建,根本无暇顾虑环保问题,故一旦出现危害生态或人体的事件,日本不是相应不理便是瞒天过海。当1953年熊本县水俣市相继出现汞中毒的猫狗时,并未引起大众的警觉,但随着1956年首例病患──五岁女娃田中静子的出现──最后失明痉挛死去──水俣市陷入了恐慌。

1971年美国摄影师尤金‧史密斯拍下紧拥罹患水俣病的女儿贵子的母亲。(William Eugene Smith)

通过解剖病患遗体,熊本大学医学院很快发现死者体内蕴含极高浓度的汞、锰、铊等毒物,学者怀疑罪魁祸首正是水俣市内的新日本氮肥公司排放的汞废水所致。但该公司极力否认,还指派自家附属医院院长细川一另行调查病因。而细川一利用在猫食中添加工厂废水的方式,最后愕然发现猫的病症与水俣病一模一样,证实氮肥公司确实是元凶无误。

然而,新日本氮肥公司的职工超过四千人,水俣市人口也不过才五万余,氮肥公司又是当地经济龙头,与市政府有极深的利益交流,因此当地政府迟迟不肯究责新日本氮肥公司的罪行,更不愿将水俣病的病因归咎至工厂向海湾排放的未处理汞污水,公司自然也乐得将细川一的实验结果雪藏,以免惹来天价赔偿。

为了替大企业搽脂抹粉,部分学者提出各种千奇百怪的病因假说,譬如日本化学工业协会理事大岛竹治竟称水俣市污染的源头,其实是日军在二战期间往海湾丢弃的炸弹使然,炸弹在长年海水的侵蚀下破裂释出有毒物质,才害水俣市民染上怪病。东京工业大学清浦雷作也批评汞中毒的说法,宣称鱼贝类体内沉淀的氨络物才是致病原因。

尽管日本中央的厚生省也被惊动调查,并于1958年就得悉祸首可能是汞污水,但在通商产业省(今经济产业省前身)追求“经济第一”的压力下,以及熊本县政府与水俣市政府的遮盖,根本无力补救受苦的人民。而日本新氮肥公司,就在官方勾结的姑息养奸下,肆无忌惮地继续向海湾倾倒汞污水,直到1968年为止。而停止的原因也很讽刺,并非该公司良心发现或受到政府惩处,单纯只是因为工法成本提高、才不得不改弦易辙罢了。

1971年,日本水俣病死者家属拿着死者遗照上街示威,抗议财团的恶行。(William Eugene Smith)

还有为了打发受害者,新日本氮肥公司于1959年同抗议的水俣病患者家庭互助会签署协议,允诺给予一笔微薄的“慰问金”,借此要求受害者不准控告和撇清相关责任,公司还明明白白地解释自己仅有道义性责任、所以发放的名称才会是“慰问金”,更警告家属即便日后发现水俣病与工厂污水有关,也不准兴讼。

痛苦的患者与其家属,同时面对政府与资本的压榨,既求索无门,照护患者的沉重财务和情绪压力也如巨石般几乎快压垮受灾户,其他地区的日本人民出于害怕被传染的风险,也日愈歧视和排斥水俣市民,逼得当地人几乎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直到1965年6月,新潟县昭和电工株式会社(昭和电工)所属的鹿濑工场也爆发类似的汞中毒事件,加上空气毒害引发的四日市哮喘、镉中毒引发的“痛痛病”等不断引起舆论声讨,终使被忽视多年的水俣市灾民,看到了一丝迟来的关切。

水俣病患者的抗争在官商勾结的日本政坛面前显得十分软弱,此为1959年冲入新日本氮肥公司要求停止排放汞污水的渔民,但却遭警察逮捕。(腾讯网)

不过大财团仍没那么简单认罪,昭和电工狡辩称自己制造乙醛用的汞从未过量,也无流动性,因此绝不可能流出厂外。该公司甚至诡称外流的汞是新潟地震导致,水俣病患者的汞含量也是在地震后才急剧升高,故自己绝无责任。所幸日本法院这回证实了新潟县受害者的指控,1968年日本厚生省也正式认定水俣市患者的病因就是新日本氮肥公司所致,距离1956年已过了十二年。这下子,新日本氮肥公司才发挥“躬匠”精神,登门向受害者家属致歉──但也仅仅有致歉而已,对赔偿只字未提,毕竟日本官方对于如何解决缠讼与追究也漠然以对。

若非水俣病受害者与社会公益组织的锲而不舍,两间财团与日本政府的责任永远不会被厘清和批判。但荒谬的是,日本政府出于庇护财团的私心,还严格细分病患的认定标准与申请补偿金门坎,导致愤怒的受害者于1989年告上了政府。直到1996年,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才低头向水俣病患者道歉。至于赔偿呢?2010年日本政府、熊本县政府与受害者才达成和解,以一次性赔付210万日圆或环比赔给1.77万日圆了结。但对于数万名痛苦残喘或早已悲惨死去的受害者来说,超过半世纪的结果已经来得太迟太迟。

因此这回日本政府为掩护东电欲将福岛核废水一倒了之,其早有前例可循,且从官商相结转变成政府主动,绝非不得已的无辜对策。而等福岛核废水蔓延至全球、一点一滴地累积于人体内最终引发病变时,要举证日本政府并索赔,恐怕会比当年的水俣病患者抗争还要更形艰难,因为日本政府早已找了个挥舞星条旗的靠山,哪个受害者能不畏压力地捍卫真相到底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