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页的美国战略竞争法案对华杀伤力多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4月21日以21比1通过了“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

目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尚未公布通过的法案版本。根据国会网站4月15日公布的草案内容,该法案长达280页,核心只有一个:解决与中国有关的问题(To address issue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该法案分为5个部分:投资有竞争力的未来、投资盟友与伙伴、投资美国的价值、投资美国的经济方略及保证战略安全,每个部分都有将其付诸实施的详细步骤。

梅嫩德斯牵头了此次国会的对华法案。图为2020年9月24日,他出席有关美国中东政策的听证会。(Reuters)

此次法案由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参议员梅嫩德斯(Bob Menendez)4月8日提出,之后,经过了与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参议员里施(James Risch)的协商。可以说,这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推动的一项法案。拜登此前的纾困救助法案曾遭到共和党的一致反对,在美国两党极端对立的情况之下,国会却能在对华议题上取得共识,可见美国上下对中国的敌意。

舆论纷纷将其解读为美国近年来最重大的抗华法案,此前中国外交部也表示对此法案表示反对。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发言人尤文泽4月22日对此也表示,该法案充斥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用心险恶,损人害己。

但这份法案的杀伤力几何还不能确定。

整体来看,这份长达数百页的法案从经济到价值观再到安全等方面,全然采取了与中国对抗之姿态,甚至颇有特朗普政府时期的色彩。需要指出的是,国会可能会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决定权却不在国会,而在于拜登(Joe Biden)政府。相较之下,拜登的对华政策没有这般极端,而是“该竞争的竞争,该合作的合作,该对抗的对抗”,这就说明,拜登全面采取该议案的内容尚是疑问。

拜登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对华关系。图为2021年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AP)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他对待国会时是合则用不合则弃,拜登恐怕也不会例外。在中美关系走低、而拜登政府在一些议题上又需要中国合作之时,他不会贸然接受国会的意见。

再者,美国国会多年来一直是反华大本营。随着中国崛起,美国对华焦虑日益增加,国会更是“变本加厉”,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在贸易战、科技战、台湾以及人权等问题上不断发声、通过法案。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主管阿什顿(Anna Ashton)2020年曾提及,特朗普时期的国会是对华最强硬,也是提出最多与中国相关方案的国会。

美国国会“著名”的反华议员,点击大图浏览:

反华已经成为了国会的惯性动作,到了拜登时期,更是进一步。这些法案年年新、一个比一个大,甚至成了国会议员捞取政治资本的工具,政治喧嚣不少,并没有对中国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当然,也不能低估这个“战略竞争法案”所代表的意义,这至少说明了美国政坛对中国的态度已经到了非常极端的地步了。未来,拜登在对华问题上受国内的掣肘也越来越大,他也会越来越谨慎处理与中国的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