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风云】台湾正成为下个乌克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以来的乌东对峙,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一步险棋。

为借民族情绪拉擡低迷支持度,并将美欧俄一同拖入缠斗深渊、炒作加入北约的旧议题,泽连斯基不顾俄乌悬殊的战力差距,持续调动部队于东部前线集结,以挑衅俄罗斯支持的“顿涅茨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和“卢甘斯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两共和国,可谓是政治明星光环急速退潮后,铤而走险的典型案例。

然而这般如意算盘未竟其功。一来放眼北约,除了美国与土耳其皆曾对乌克兰表示口头支持外,其余诸如德法等欧洲国家,皆强调要循外交峰会解决冲突。纵使近来俄西关系恶劣,双方互相制裁、驱逐外交人员,亦无任何动作是以乌东冲突为名目,西方显然无意陪泽连斯基玩危险游戏,甚至连演戏都觉得勉强。

2021年4月20日,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坦克在东部一个未知地点进行演习。(Reuters)

二来俄罗斯看似身处被动境地,但眼下乌东两共和国乃是实质独立状态,俄罗斯更已在边境陈兵15万。倘若乌克兰发起攻势,在北约不愿出手的前提下,结果将是乌克兰自取其辱,并加深乌东与俄罗斯的整合力道。故泽连斯基看似在擦枪走火的边缘来回跳动,实则渐入骑虎难下的窘境,正如此事虽在国际闹得满城风雨,最终也仅能在炒作民族情绪上收效些许,于乌克兰的经济与国际地位皆无实质帮助。

但如此华而不实的操作,并非泽连斯基的个人脱序,而是乌克兰行之有年的政坛荒诞。长年以来,乌克兰政治精英只顾在选票上逐鹿江山,在掠夺资源上苦心钻营,对民间的认同裂痕不加以弥合,对改善民生亦是无所用心,甚至为求胜选加码炒作俄乌认同之争,以致国家终日在虚幻的愤怒中迷走,在躁动的民粹中内耗;而与民生相关的基础建设、经济产业政策却是原地空转,并在政治的漫天喧嚣下凋敝枯萎。此般“民主”凌驾民生的困境,已让乌克兰在泥淖中浮沉多时,而远在东亚的台湾,亦逐渐步上了类似后尘。

2021年4月20日,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坦克在东部进行演习。(Reuters)

“建立国家主体”的根源是夺权

细究乌克兰与台湾的共同困境,根源便是复杂历史衍生的多重文化认同,在政治精英的有意煽动下,上升成了敌我与国族之争,从而袭夺日常论述空间。

苏联崩解后,乌克兰于1991年独立,但在主权国家的外壳下,裸露着东西两端的巨大裂痕。东方诸如顿涅茨克等地,以东正教、亲俄罗斯与欧亚主义为标竿;西方的利沃夫(Lviv)等区,则以天主教、亲西方与欧洲为立场依归。而乌克兰整体社会,又可归结为“两种语言、三种文化”:人们混用俄语及乌克兰语,文化认同则分别有亲乌克兰的乌克兰人、亲俄罗斯的乌克兰人、亲俄罗斯的俄罗斯人等。

如此结构在后苏联国家并非特例,而乌克兰独立之初,亲欧与亲俄两派尚能共处,彼时总统大选的主打议题多为“共产党威胁论”、“红色复仇”等党争论述,虽已渐有负面选战味道,却还未涉国族议题。然而2000年之后,左翼当道的年代远去,政客们终于挑上了民间长年的亲欧与亲俄裂痕,以“形塑乌克兰主体”为由,大行反俄文化政策,同时斗争亲俄派对手。

乌克兰2004年爆发橙色革命,民众举起了橙色旗帜,穿起了橙色的衣服。(Reuters)

在政治精英风行草偃下,民间的分裂愈发严重,以至在2004年总统大选后,爆发了受西方高度赞誉的“橙色革命”:被视作亲俄派的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虽一度胜选,却只能在全国示威压力下,乖乖接受重选命运,最终败给强烈反俄的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而2014年的亲欧全国暴力示威,更引发俄罗斯以保护海外侨民为由,出兵收回俄罗斯人聚居的克里米亚,乌东的亲俄乌克兰人亦走上武装独立进程,这才会有今日的分裂乌克兰。

而台湾认同的分裂概况虽与乌克兰有异,却流淌着类似的愤怒。早年国民党执政时,教科书虽未有“一边一国”论述,却已在“汉贼不两立”、“国共之争”的框架下,将内战的伤痕制度化。而后伴随民主化进程,民进党等新政治势力崛起,在与国民党夺权的过程中,“台湾人的悲情”成为其主打标语,李登辉的十二年“本土化”、“去中国化”进程,亦成所谓“台湾国族书写”的新主流。

2014年的反服贸运动,便为台湾社会“反中”崛起的经典案例。彼时学生以反黑箱为由占领立法院、进攻行政院,践踏法治与民主,却能获得社会与朝野部分精英支持,乃是因为人们心知肚明,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反中”,但凡打出这般旗帜,所要规则皆要为其开道,正如2004年的乌克兰示威者虽以“选举舞弊”为由反对亚努科维奇胜选,但弥漫在街头的真实烟硝,都是反俄的愤怒般。

反服贸团体在立法院抗议。(Getty Images)

当“民主”凌驾民生

而当反俄、反中已成乌克兰与台湾社会主流,政治精英也只能配合演出,在选票面前屈膝,异见者若非被迫出走,如乌东的亲俄武装,就是被迫调整策略与原地泡沫化,如台湾国民党的“是否坚持九二共识”之辩,以及新党的路线之争与裂解。

而在认同之争同选战高度挂勾后,便注定了乌克兰与台湾要重复“民主”凌驾民生的恶性循环。首先,乌克兰与台湾的政治精英屡现玩火行为,置人民性命于不顾。人们总理想性地假设小国能实行避险政策,在强国之间左右逢源,但乌克兰与台湾恰恰是两大反例。在美俄交恶的背景下,乌克兰往往更加反俄,而不会为求平衡而与俄罗斯亲善;正如中美交恶的当口,台湾也往往配合美国起舞,而不会想到对中国伸出橄榄枝。因此会有泽连斯基对乌东的挑衅,以及台湾在2020年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末期,高调配合所谓“刺猬岛”的举措。

乌克兰东部冲突导致紧张升级,俄-乌边界大量集结军队。(Reuters)

其二,在机会成本思维下,政治精英为求高速汲取最多选票,往往在竞选口号中添加民族主义元素,并会竭尽所能炒作认同议题,以遮掩治理无能的现实;而民众亦受此氛围感染,日益沉溺在认同的虚无之争里,并自绝于真实的国际境况与生活议题。两股脉络互为影响加成,终让所谓“做自己”的励志剧,演成了歇斯底里的集体悲剧。

例如尤先科担任总统时,乌克兰贪腐严重、政府濒临破产,其无心改善眼前困境,反而跳针式地重复反俄论述,在各种场合提起1932年至1933年苏联治下的乌克兰大饥荒,并将此事定调为俄罗斯对乌克兰人的种族灭绝,同时要求乌克兰东正教与俄罗斯东正教割袍断义、并将乌克兰语订立为唯一国语等。而乌克兰民生经济就在历任总统的民粹游戏下,沦为一潭无人管顾、寡头横行的腐臭死水。

清明连假首日,4月2日上午9时多从树林发车至台东的408次太鲁阁号行经花莲秀林乡和仁路段,即大清水隧道内发生事故。(中央社)

而如今的台湾政治精英亦不落其后。除了煽动群众在“二二八”等时分围剿国民党外,便是竭力炮制诸如“红色渗透”等反中论述。在发生台铁出轨案、缺水缺电的民生危机后,如何改革交通与水利、何以调度能源政策与用电当为舆论焦点,但政府选择了追打“海底捞监视录像回传中国”来模糊焦点,并让侧翼炮制“认知作战”、“中国用语侵台”等新话题,企图以反中布幕遮掩治理弊病与己身无能。

乌克兰与台湾虽分属东欧与东亚,却皆被选举催化出了国族与认同之争,以至在反俄、反中的意识形态道路上赤足狂奔,即便民生经济一个已是鲜血淋漓,一个尚是危机四伏,却皆无意停下,宁以“确立国家主体”来饮鸩止渴,也不愿跳出幻梦务实治理。说到底,精英恋栈权位、民众沉溺认同话语,共同促成了台湾与乌克兰的悲剧,只是一个已经发生,一个尚在酝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