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恶化|“反美”情绪蔓延 拜登结盟外交遭重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印度疫情快速、惊人地失控,给全世界敲响了警钟,说明这场疫情距离彻底结束依然遥远。这也凸显了全球合力抗疫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但是,面对印度方面两周以来的呼救,拜登(Joe Biden)政府第一时间显得犹豫,基本上予以婉拒。据《印度时报》4月24日报道,拜登政府的态度激发了印度社交媒体上的反美情绪,越来越多的印度民众开始批评美国囤积疫苗原材料、对印度疫情充耳不闻。

本周的气候峰会上,拜登还宣扬说要帮助印度在内的国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上个月的“四国安全对话”元首峰会上,拜登甚至和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以及日澳领导就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达成共识,推出了一项疫苗计划。通过类似的外交举动,拜登政府高调喊出“美国回来了”,意在赢回盟邦和合作伙伴的信任、重塑美国的领导力。

2021年3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安会主要成员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Reuters)

但在印度疫情再次失控、急需疫苗和医疗救助的时候,美国却犹豫了,依然强调要优先考虑美国民众利益。

面对印度这波疫情,白宫和国务院连日来更多地宣扬美国抗疫和接种疫苗的成功。4月22日,在回答有关印度疫情再度爆发、美国应该如何救援的提问时,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强调美国优先给美国民众接种疫苗。他还解释说,让美国民众接种疫苗不仅符合美国利益,也符合世界其他国家的利益。直到4月25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在回复路透社记者的邮件中依然在强调美印双方正寻求帮助解决这场危机,但拒绝提供支援印度的具体时间表。

这就是拜登民主党政府重塑美国领导力所面临的困境,毕竟拜登也很难抛弃“美国第一”的利益考量。

早在4月中旬,印度血清研究所首席执行官普纳瓦拉(Adar Poonawalla)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恳求拜登政府解除对印度出口疫苗原材料的禁令,以便提高印度的疫苗产量。普纳瓦拉口中提到的美国出口限制是2020年4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为扩大口罩等医疗防护设备生产而动用的《国防生产法》。该法案限制部分抗疫材料和设备的出口。

印度疫情期间,普通平民遭受的冲击最大(请点大图浏览):

+10
+9
+8

疫情期间,这种出口禁令很常见。除了美国,印度也曾限制国产疫苗出口。中国大陆疫情爆发时,台湾也曾禁止抗疫产品出口。但是,拜登主政后,高调喊出“美国回来了”,并在和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的四方安全对话中,高调协调抗疫和疫苗生产事宜(美日出资金和技术,澳大利亚提供培训和后勤支持,印度则负责美国研发的疫苗生产),以图掌控疫苗生产链主导权。

但拜登也利用特朗普时期的出口禁令帮助辉瑞公司获得生产疫苗所需的原料、同时对过滤器等产品设置出口限制,以此大幅增加疫苗在美国本土的产量。印度疫情再度失控后,美国商会、美国国会当中的印裔议员,包括部分自由派议员,都在呼吁拜登废除相关出口禁令,支援印度。目前,拜登政府只是向加拿大和墨西哥输送了部分国产疫苗。

无论接下来拜登政府采取何种措施援助印度,印度方面对美国的怀疑种子已经埋下。

印度历来坚持不结盟的政策,上月莫迪出席四方安全对话,也是基于四方彼此间的信任,希望通过这种信任能够构建起利益联盟,共同应对中国挑战。而拜登政府对印度“呼救”的犹豫和婉拒,难免将伤及印度对美国的信任,甚至可能影响今后的战略合作。这对拜登围绕中国推行的价值观外交,也是一种打击。

当然,美国基于自己的利益做决策并没有错,但对于一个想要通过打造民主同盟或利益集团、引领全球事务的政府来说,这反而凸显了美国的自私和虚伪。即便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是拜登政府极力拉拢的抗华联盟对象之一,但面临真正的利益抉择时,拜登还是要坚持美国利益优先。从根本上讲,这和以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并无二致。拜登政府想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回来”,很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