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印度疫情 失控的莫迪政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4月26日,印度卫生部公布数据显示,该国26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5.2万例,这也是印度连续第五天新增病例超过30万人,其总死亡病例数累计已超19万,最高峰时相当于每五分钟就有一人病死。

与此同时,印度医疗和科研机构也确认了B1.618型“三重变异”(triple-mutant variant)新冠病毒的传播。这种在印度西孟加拉邦传播了6个月的新变种存在E484K型突变。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突变可能增强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并可能降低人体内抗体的有效性。西孟加拉邦近期患者总数上涨662%,其日新增患者数激增1040%就多少与此有关。

自4月22日以来,印度新冠疫情的爆发让外界大为震惊

+3
+2

在疫情日趋严重之际,此前暂未发声的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终于在4月25日的例行讲话节目“心灵对话”(Mann ki Baat)中做了表态。莫迪称印度曾“成功应对首波疫情”但第二次疫情的风波还是“shaken”(撼动)了整个国家。这种承认承认了当前疫情的严重性和蔓延性的做法是不多见的。

对此,有些分析人士会津津乐道于此次印度疫情的特殊之处:目前,进入印度媒体视野的“九成病例”出现在印度城市地带的普通市民与一般中产阶级中,至于贫民窟内的疫情发展,则罕有人谈及。问题也随之而来,或许是进入印度城市居民阶层视线范围内的病号和死者才加剧了此次新冠疫情的恐慌。而这些人对印度高层只有一个价值,即选票。

相对于新冠疫情带来的约18万的总死亡人口,它在印度横行的各种流行病中都是不值一提的。譬如肺结核在印度每年会造成44万左右的病死者。但新冠疫情带来的病情和死亡终究是恐惧的,它几乎摧毁了北印度各大主流城市,如苏拉特、德里、孟买、艾哈迈达巴德、勒克瑙、博帕尔乃至纳西克等地的现代医疗系统。其中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控制的古吉拉特邦和北方邦又是重灾区。

对很多印度人来说,苏拉特等地新冠死者的骨灰瓮已经证明了此次风波的来势凶猛。(印度电线报截图)

新冠患者造成的传染性使常规医院很快塞满了垂死中吸氧的患者。这种患者甚至还是幸运的。在北方邦大城勒克瑙,很多新冠患者从4月6日到18日间难以得到氧气,只能最终等死,丧家还需要出4,200卢比(约合56.2美元)让医院的搬尸人将其送去火葬场。而苏拉特等地火葬场人满为患的局面更在印度总人口7.43亿的网民之间疯狂传播。

就目前局面来看,印度民间已经开始对莫迪及其麾下BJP的管控形成了质疑。这其中最主要的焦点莫过于印度当局对新冠死者的隐瞒上。

《电线报》指出,在曾经发生毒气事件的博帕尔,当地殡葬业者惊呼2021年的死者可能超过了1984年的毒气事件,仅在4月上旬部分公墓和火葬场经手的死者就超过一千人,可当地只报告了41例新冠相关死亡病例。

同理,在BJP起家的古吉拉特邦首府艾哈迈达巴德,一些新冠患者在去世后会被标注上“心源性猝死”等死因。当这些消息能上升到媒体层面,引发印度全境对新冠问题的关注,并加速对莫迪当局的质疑时,它也意味着新冠疫情给BJP政府带来的不仅仅是人员的死亡,也有未来选票的流失。

印度中央邦城市博帕尔的主要公路上车流稀少。该地不仅仅因1984年毒死2.5万人,55万人病死,另外有20多万人永久残废的毒气事件著名,而今它同样是疫情的爆点。(新华社)

当然,就2021年的格局来说,即将结束的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阿萨姆邦选举基本大局已定。BJP阵营也难有更多突破,莫迪当局需要考虑的仍是2024年的大选布局。这意味着新德里暂无远虑,只有近忧,面对未来两到三周内,印度每日新增病例有可能达到44万例的极端局面,莫迪及其麾下所能做的或许只有继续忍耐,并祈祷疫情少带走一些BJP的选民及潜在选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