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种病毒|对抗新冠病毒为什么不能“救人先自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任何坐过飞机的人都听说过这句话:“在紧急情况下,在帮助别人前,请先戴上你的氧气面罩”。而在这场疫情中,似乎大多数公共卫生官员都记住了“救人先自救”这个教训:富国首先专注于保护、测试和接种自己的人口,大大减缓了帮助贫穷国家的努力。

然而,任何流行病学家都会告诉你,飞机安全是理解疫情安全的一个非常糟糕的方式。在疫情中,只关注自己的安全,是使事情变得更糟的最好方法。

在大多数情况下,“救人先自救” 这个简单的规则是很有意义的。如果你在飞机上不戴上你自己的氧气罩,你可能会失去意识,然后你就根本无法帮助别人。然而,在疫情的情况下,这个建议可能会适得其反。

先救自己,再救别人?

疫情刚爆发时,国家关注自己的人民是很正常的:毕竟,本国政府最能根据正确的在地知识做出最好的决定,以最有效的方法来分配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资源。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很快就要把注意力从境内转移到全球疫情的情况上。尽管卫生官员尽了最大努力,但病毒总不会逗留在一国边界之内,而在世界任何地方肆虐的疫情都有可能传播到全球。正如中国很早就知道的那样,一旦疫情在国内得到控制,最大的风险就是来自国外的再感染。

“救人先自救”在疫情中之所以会是一个糟糕的建议,还有一个更深层次、与病毒变异有关的原因。

印度的变种病毒在今年1月1日至4月4日期间迅速扩散,图中红色为新变种的比例。(网页截图)

许多个月来,专家们一直警告,容许新冠病毒广泛传染将增加危险变种病毒出现的风险。而随着每一个新毒株的出现,我们之前的所有抗疫工作都有可能被推翻。

在一些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今天可能存在的安全感其实是很虚幻的:如果有一种变种病毒能够逃过现有疫苗提供的保护,或者如果一系列变异逐渐降低疫苗的效力,各国可能会失去他们积累的免疫力,直接回到疫情的最初几天。

发展中国家和一些已发展国家在控制疫情方面的严重失误,为病毒的积极传播提供了完美的条件,并在此过程中增加了危险变异发生的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先救自己”是很危险的建议:只有通过超越己国的边境,帮助邻国控制他们的疫情情况,各国才能真正避免变种病毒危机的可能性。

变种病毒在英国、美国、南非、巴西和印度等疫情最严重的地方出现,并不是“运气”的结果。当中,像美国和英国这样的富国能够通过数十亿美元支持疫苗开发和分配来扭转局面,但大型发展中国家即使疫情严峻也没有能力与富国争夺疫苗。

像印度、巴西或南非这样的金砖国家面临着各种不利条件——高人口密度、脆弱的公共医疗系统和有限的治理能力——再加上飞速增长的感染率,导致它们成为当今最令科学家担忧的新冠病毒变种的最重要起源地。

而且,这些变异也助长了其他地方的进一步爆发。当新的变种病毒首次在南非和英国出现时,世界上许多国家停止了来自这些国家的所有旅行,认为他们可以简单地建立边境保护措施来拯救自己。但是几个月后,英国和南非的变种正在欧洲和美国推动新的感染浪潮。

任何地方的疫情都是全球的疫情。

今天,蹂躏印度的变种病毒已经传播到国外,英国、意大利、瑞士、日本等国都查出此变种的病例。疫情虽然未见如印度般大爆,但大爆发的可能性绝对不能轻易排除。正如专家们从一开始就警告的那样,任何地方的疫情都是全球的疫情,唯一正确的反应不是“自救”,而是组织一个全球性的回应。

全球抗疫协调的失败

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各国对疫情的国际合作一直是精神分裂的。

几乎每一位世界领导人都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世卫组织)的官方立场,即富国应声援穷国,但在实践之上,他们却囤积个人防护设备,阻止医疗用品的出口,并将疫苗据为己有,宁愿像空服员那样说的“救人先自救”,却不管损害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因此,世界卫生组织牵头的“疫苗公平分配计划”(COVAX)未能迅速采取行动,以防止像印度这样的悲剧性爆发和新变种病毒的出现。尽管COVAX得到了发达国家的正式支持,但它不得不与这些国家竞争购买设备和疫苗,大大减缓了其实施速度。截至今年4月底,该计划只分配了其计划在2021年分发的20亿剂疫苗的2%。

4月23日,在纪念COVAX启动一年的世卫组织虚拟活动中,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说,新冠病毒疫苗对最贫穷的国家来说仍然遥不可及。

在4月23日的活动中,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成了世界领袖抗疫“精神分裂”的一个例子。他大声疾呼支持国际疫苗接种,说每六个欧洲人中就有一个接种了疫苗,而每100个非洲人中只有一个接种了疫苗,并称这是“不可接受的”。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正是法国和欧盟的决定推迟了COVAX的反应。

在法国和德国的推动下,欧盟向COVAX提供了支付疫苗的财政担保,但同时也通过在市场上与COVAX竞争,购买了远远超过欧盟需要的剂量,使COVAX更难实际购买疫苗。后来,马克龙和其他欧洲领导人对俄罗斯和中国疫苗捐赠的成功感到沮丧,抱怨欧盟对COVAX的捐赠没有引起足够的国际关注,促使欧盟开始制定自己的疫苗捐赠机制计划,直接与COVAX项目竞争。

尽管允许像COVAX计划这样的集中规划机制根据国际需求分配疫苗会在抗疫方面更有效率,但“救人先自救” 的行为往往导致富国采取短期、无法解决全球规模疫情的做法。对印度目前爆发的疫情的国际反应就是这个问题的典型例子。

虽然美国已经承诺“迅速部署”对印度医疗工作者的援助,以及德国和英国也提出向印度提供呼吸机、制氧机和氧气浓缩器(可以从空气中提取氧气的机器),但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

印度本来需要的是其疫苗工厂所需的原材料。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之一,但由于美国的出口限制,它无法为自己(和世界其他国家)制造足够的疫苗,也未能避免变种病毒驱动的新感染浪潮。4月底,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印度只有不到10%的人口接种过疫苗,而只有1.6%的人完成了整个疫苗接种过程。

随着印度疫情灾难的规模日益清晰,美国政府面临着协助其他国家抗击病毒复发的压力。上周日(4月25日),白宫宣布美国已经取消了对出口疫苗原材料的限制,并在一天后宣布它将向海外发送多达6,000万剂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

这当然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但只要已发展国家不学会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看待疫情,只要它们不认识到这个疫情的未来取决于发展中国家能否控制病毒,它们就会永远落后一步,追赶最新的疫情爆发和变种病毒。而万一这些变种病毒逃脱了我们的控制,它们可能会使世界所有人回到更黑暗的日子。

只有一个真正的国际合作策略,才能够为各国提供所需的资源,根据他们的需求而不是发展水平为其人口接种疫苗,让世界能避免下一次大规模爆发或下一个致命变异病毒。

而在这个问题上,飞机安全的逻辑并不能拯救我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