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反驳 新疆“种族灭绝”毫无根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针对拜登政府指控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指控,美国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和英国密德萨斯大学国际法教授威廉·夏巴斯(William Schabas)4月20日发表题为《站不住脚的新疆种族灭绝指控》(The Xinjiang Genocide Allegations Are Unjustified)文章,认为美国政府没有提供任何实际证据,中国针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做法并不构成“种族灭绝”。

杰弗里·萨克斯是全球知名经济学教授、联合国高级顾问,对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建议,以担任拉丁美洲、东欧、前南斯拉夫、前苏联、亚洲和非洲的经济顾问而闻名。《纽约时报》曾评价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学家”。《经济学人》杂志曾总结过去十年间在世的最具影响力的三位经济学家,萨克斯就位列其中。

夏巴斯是加拿大人,是“灭绝种族罪和国际法世界级专家”,在种族灭绝和大屠杀等问题上有大量著作。国际法庭、国际刑事法院、欧洲人权法庭、美国最高法院、加拿大最高法院等机构的裁决也曾多次引述夏巴斯的观点。2019年,在海牙国际法庭对缅甸军队针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指控审理中,夏巴斯担任缅甸政府的辩护律师。

在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并无取得实质进展的背景下,白宫和国会坚持对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定性,并因此联合盟友实施了制裁。就连4月21日参议院外委会高票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时,两党参议员还在借“种族灭绝”指控施压北京,甚至酝酿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议案。

可以说,整个华府丝毫没有“改弦易辙”的迹象,这种两党对华认知状态就连国际公认的“灭绝种族罪”专家夏巴斯也看不下去。他和萨克斯强调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真相,并从不同侧面反驳了美国政府单方面的虚假指控。

真相:9·11袭击以来中国的反恐背景

文章指出,西方的确存在对中国侵犯维吾尔人人权的“可信指控”,但这并不构成种族灭绝。看待这种指控,也要了解中国在新疆采取相关举措的背景:2001年9月11日基地组织对美恐怖袭击后,中国打击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恐怖主义和美国在中东和中亚开展的反恐战争,二者动机基本相同。

2021年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在9月11日前将所有美军士兵撤离阿富汗后,一位美军士兵缅怀在战场牺牲的战友。(AP)

文章还引述香港商人兼作家单伟健的观点称,“在美国中东和中亚多次违反国际法、造成大规模流血事件的那些年里,中国也多次遭遇新疆恐怖袭击”。的确如此,根据公开数据,过去15年,中国遭受的20多起恐怖袭击,基本上都和新疆有关。

文章还提到,直到2020年底,美国也一直将“东伊运”(ETIM)列为恐怖组织,并在阿富汗与维吾尔族战士作战,并关押了很多囚犯。2020年7月,联合国也注意到了在阿富汗和叙利亚有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战士。

事实上,东伊运被中国列为新疆分裂势力,是中国、英国和美国以及联合国等国家和国际组织公认的恐怖组织。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伊始也曾给北约美军下达在阿富汗打击“东伊运”(ETIM)的指令,直到2020年大选年出于升级打中国牌、为个人积累政治资本的需要,时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撤销了东伊运恐怖组织的定性。

擅长说谎的蓬佩奥

文章认为,蓬佩奥说谎成性(his belief in lying),并将此当做美国外交政策工具。但拜登政府则加倍夸大蓬佩奥的捕风捉影,即便美国国务院自己的律师团队对“种族灭绝”指控保持质疑。

根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月19日一篇独家报道,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办公室2021年年初得出结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行为。蓬佩奥在拜登就职前1天认定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迎合了国务院内部“人权专家”的意见,也就是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全球妇女议题无任所大使柯莉(Kelley Currie)和当时负责国际宗教自由事务的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这两人的判断素材主要来自种族主义者郑国恩(Adrian Zenz)。

在新疆问题上配合发声并被中国制裁的美欧关键人物(点击图集浏览):

+6
+5
+4

现任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为了树立拜登政府的执政信心,外交上基本上延续了蓬佩奥在新疆问题上的定性。今年国务院的《国家人权行为报告》(HRP)也延续了蓬佩奥的指控,指控中国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萨克斯和夏巴斯在文章中提到,该报告只有在序言和中国章节部分提到了这一指控,证据只字未提,全靠读者臆测。报告大部分内容是有关言论自由、难民保护和自由选举等话题,基本上与所谓的“种族灭绝”指控毫无关系。

“种族灭绝”定义

萨克斯和夏巴斯认为,绝不应轻率地发表种族灭绝指控。不当使用这一术语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和军事紧张局势,使纳粹大屠杀(Holocaust)等种族灭绝的历史记忆贬值,也不利于防止未来种族灭绝的能力。在新疆问题上,美国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种族灭绝的指控是不负责任的。

两人在文章提到,1948 年的《联合国灭绝种族罪公约》根据国际法界定了灭绝种族罪。包括中美在内的大多数国家已将《公约》的定义纳入国内立法,未作出任何重大改变。在过去几十年中,联合国主要法院确认,定义“种族灭绝”,就必须证明极高标准的对民族、族裔、种族或宗教团体的蓄意身体破坏。

中国政府曾允许西方记者拍摄新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

+10
+9
+8

文章称,该定义规定必须存在五种行为之一,列在首位的是杀戮。美国国务院关于中国的报告称,关于杀戮的报道“很多”,但“细节避而不提”。由于法院要求证明肉体摧毁某群体的意图 ,因此如果没有大规模杀戮证据,指控很难成立。

美国所谓的“证据”

文章称,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提到,大约100万维吾尔人被关押(至今未被证实)。即便这被证实,也只是构成人权侵犯,本身并不是种族灭绝的证据。美国国务院报告还提到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但中国对大多数人口施行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但对少数民族则比较自由,包括维吾尔族。更何况,最近独生子女政策也有放松。

传统上,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生育子女数量高于中国平均线,尽管独生子女政策不再适用于大多数汉族,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也有一些更严格的措施,但总体上新疆人口保持正增长。2010年至2018年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速高于非维吾尔族人口。

文章还指出,西方媒体煽动的“种族灭绝”指控的源头是“纽林斯研究所”(Newlinews Institute)的“研究”。该研究所自称是华盛顿的“无党派”智囊团。但实际上是弗吉尼亚一所微型大学的项目 ,包括153名学生和8名全职教师,其政策议程明显偏保守派。

最后,萨克斯和夏巴斯主张联合国调查新疆局势。这也是中国政府欢迎的立场。两人认为,如果美国国务院无法证实种族灭绝的指控,就应该予以撤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