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党地方补选惨败 安倍会否再次出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4月25日地方三个议席补选结果出炉,执政党自民党三席皆输,引发外界好奇首相菅义伟能否在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连任?自民党在秋季众议院大选中的选情又是如何?卸任后保持高调的前首相安倍晋三会否再次出山?日本的内政外交走向是否会有所变动?为此,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王烜。

自民党在地方补选中的失利让菅义伟(左一)承受了巨大压力。(新华社)

多维:菅义伟上任以来面临新冠疫情、疫苗接种和举办东奥会的诸多艰难考验。但现在从结果来说他似乎未有力挽狂澜,日本如今第三波疫情反弹、疫苗接种缓慢、奥运会前景黯淡,核废水处理方式也引起争议。外界有声音对他“平事人”(fixer)的能力感到失望。你认为整体来说他在内政方面的手腕如何?

王烜:目前来说,日本处于艰难阶段,而菅义伟算是出来做代罪羔羊的,或者说是出来“平事”的。事实上,日本历史上有这样的政治传统,例如幕府时代之前的“院政”,即天皇身体健康之时退位当上皇,并在自己“院厅”里发出政令、影响政策走向。到了近现代后,类似传统依然存在,掌权者将一些可以代罪的人推到台前,让他们处理艰巨的任务,这也导致继任者无论是谁,都很难将事情办好。

菅义伟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很多时候是在被推着走,按照既定方针办事。例如在疫情方面,他继承了安倍的路线,颁布的紧急状态宣言属于号召性质,不具有强制性,这就注定了疫情总是反反复复。在此背景下他寄希望于疫苗接种能否顺利进行、奥运会能否勉强过关,这都是赢面较小的事情,任谁处理都难言妥当。

菅义伟“代罪属性”体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在排放核废水一事。安倍任上那么多年都没有做这个决定,为什么非要菅义伟提前两年去宣布排放核废水?另外按照储存核废水的水槽容量计算,预计明年秋天就会水槽爆满,那为什么菅义伟不说明年夏天就排放,而是两年以后再排?其中有很多蹊跷之处。

总体来说,菅义伟在内政方面没什么发挥的余地,也谈不上有什么“手腕”,基本上还是属于帮安倍善后擦屁股,这是他从2012年当安倍的官房长官起就做的工作。菅义伟是一个技术官僚,类似幕府时期的“家臣”的角色,本身没有家族支持和显赫政治背景,不像是“大名”(大领主)或是“贵族”,很难靠本身实力上位,而看菅义伟过去充当的秘书角色,也不能说有多少执政的手腕。

在地方补选惨败之后,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对“对于国民的审判将谦虚接受”。(AP)

多维:菅义伟政府自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以来,外交政策似乎越发偏向美国。据我们与日本外务省人士的接触,便是不少日本外交官也有同样感受。例如3月的美日2+2会谈的联合声明严厉点名批评了中国,菅义伟本月访美之旅时,美日首脑联合声明中又时隔52年提到了台海问题。另外,日本在人权问题上也明显加大了对中国的批评声量,在气候方面也要求组成“民主联盟”向中国施压。你认为日本外交路线是否发生了“路径转变”?抑或只是东京方面针对拜登上任后的再平衡?就日美、日中关系,未来数月会如何发展?

王烜:中日关系用一句老话说,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政冷经热”是一个长期的现实。正如我上一个问题所说,菅义伟是一个弱势首相,他在内政外交方面谈不上有过多自身的主张和见解,现在菅义伟以及他背后的大老,在拜登上台以后顺随对方的路径,这个倾向是非常自然的,因此算不上是“路径的转变”,而是一种相较于安倍执政后期对华软化的“再平衡”。此前,日本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迎合其印太战略,在拜登上台之后除了继续配合其印太战略,也在拜登关心的中国人权和环保议题上配合多加发声,这并不让人意外。

关于中日未来的关系,前景还是看好的。去年11月中日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落地,该协定与日本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有比较好的协作前景,在亟需经济复苏的后疫情时代,不难想象中日将在经济方面有更多的合作。日本相对而言经济稍显弱势,从该国的债务规模、内需疲软、少子老龄化的人口结构来说,经济方面要突围的招数不多,依托中国和RCEP是一个比较理智的路径。

因此中日关系还是有转圜的空间,契机可能是今年秋天众议院选举,菅义伟可能成为短命首相,下任首相再在中日关系上采取“再平衡”的策略。中日都是务实的国家,就算政治关系再冷,经贸数字也是在一贯上升,如果日本大选后给中方一些面子,两国经济活动带动关系升温还是值得期待。

至于日美关系,双方关系未来还是会在美国印太战略下继续深化,毕竟日本是美国在西太平洋最大的盟友。但在经济方面,美国可能会对日本下手,因为拜登国内的基建计划需要大量资金,他或会通过全球企业税逼美国企业海外利益回流、盘剥日美和欧美的贸易顺差等方式“开源”。美日可能会处于“经冷政热”,与中日恰好相反。不过美国也会把握好相关的度。

去年11月签署的RCEP将促进中日经济更多合作,可能会带动关系转圜。(新华社)

多维:自民党近日在地方补选中惨败,你认为这是否预示了自民党今年的众议院大选选情堪忧?日本反对党又会否像此次补选一般展现出“四党共斗”的合作力,给自民党造成显著打击?

王烜:自民党3月21日曾开了一次党内大会,当时就有风声传出,自民党内对于4月的三个补选席位感到焦虑。有声音认为一旦败选,菅义伟需要负责。

实际上,自民党是拿此次补选作为一个风向标来打击菅义伟。而菅义伟事实上民望一直往下走,和国民的蜜月期在上任两个月后就结束了,党内关系也难言温暖,党内大佬对他是“打个巴掌给个枣”,党内的普通议员也对他不太客气,还有要人要求其奥运会结束后就辞职。再加上菅义伟本来就是一个临危受命的首相,但从各方面数字来看他没有能完成使命,整个党内士气也比较低落,因此我并不看好他能连任。

具体到自民党的选情,虽然此次补选显示自民党可能因为地方的贪污问题而丢掉议席,但这不是全国性的现象,自民党和公民党联合起来在全国465席内拿下超过300席还是不成问题,执政根基不会动摇。

至于反对党这边,立宪民主党和国民民主党(民进党和希望之党合并而成)去年合并起来组建了新党,具体的政纲还不太明确,难以在后疫情时代担纲大任。

多维:在上述内外背景下,诸如二阶俊博、麻生太郎等自民党内其他大佬,抑或是岸田文雄等中生代骨干有何值得注意的动态?例如我们注意到,在此次补选中领导广岛选战的岸田文雄,此次失败就可能影响其未来之路。另一位党内中生代小泉进次郎则在气候方面要求组成“民主联盟”向中国施压。自民党党内力量格局是否有所变化?这又会如何影响自民党今后的国内外政策制定?

王烜:现在自民党内格局没有大的变化,还是几位掌握派阀的老人为主。至于岸田文雄在家乡广岛领导选战失利会否影响未来政治生涯,还很难下定论。因为自民党推举的总裁往往与民望无关,而是关乎几个派阀背后暗箱操作。因为要说民望,自民党目前内部民望最高的,第一是行政改革担当相河野太郎,第二是前防卫大臣石破茂。但两人都不是二阶、麻生和安倍等党内老人属意的对象。

岸田文雄此次率领广岛选战落败,但不一定会影响到他今后的仕途。(Getty)

王烜:现在自民党党内最大的两个任务与过往无异,一个是恢复经济,一个是推动修宪大计。在经济方面,自民党还是按安倍经济学的药方执行。在修宪方面,安倍近来成为修宪推进本部的最高顾问,这意味修宪这个最高议题安倍依然是话事人。因此,结合安倍“溃疡性大肠炎”好转的消息,不排除安倍今年秋天再出来竞选,因为这都是自民党党章中允许的操作。

至于你提到的岸田文雄、小泉进次郎等中生代,他们由于主打环保议题,前一位主导废核,后一位是环境大臣,可能他们的声音会被更多地听到,但还不足以凭此登上首相宝座,环保议题不是主流议题。安倍的经济和修宪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重点,他现在官方身份只剩下众议员,却能担当修宪推进本部的最高顾问,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多维:日本首相安倍在去年卸任以来,似乎仍然在深度参与日本政治,你能否介绍一下有哪些值得外界注意的动向?再加上你提到的安倍近来表示其宿疾“溃疡性大肠炎”好转,你认为安倍重新出山的可能性几何?

王烜:有一个动向,就是菅义伟在4月15日访美之前,安倍3月27日曾针对中美关系发表了一段意见,指出日本等亚洲地区已成了“中美两国对立的前线”,他此外也隔空指出访美注意事项等等。菅义伟碍于颜面,此后3月29日就去到安倍在国会的办公室,两人密会了50分钟。

这意味安倍身体没有大碍,能在国会工作,也能谈上50分钟。菅义伟的这种“取经”行为,也意味他正视自己的位置,清楚自己的大哥依然是安倍。

因病辞职的日本前首相安倍表示病情好转,疗程即将结束,这会否是他重新出山的预兆?(美联社)

王烜:当然,安倍“重新出山”这话不可断言,日本政治是比较扑朔迷离的,许多操作都是内部交易,外部人很难彻底看透。例如安倍去年借病辞职前两天,菅义伟还在否认安倍打算辞职,他当天也否认对首相之位有兴趣,这都被证明反转。

日本自民党虽然长期执政,其内部变量较小,理应分析起来较为容易,但事实证明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内部交易,反而使分析变得困难。

因此,安倍出山的征兆已在,但日本政治反复的特性也决定了话不能说死,说不定安倍会推选与他立场较近、稍微年轻几岁的岸田文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