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法德力挺打击避税天堂 又一个多边合作良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德国、法国、奥地利4月末明确表态支持拜登(Joe Biden)政府设置“全球最低企业税”的提议,以防止企业利用海外避税港转移利润。美德法三大西方经济体如此表态,是全球设置最低企业税的又一个良机。

德法之所以如此积极响应美国,也和拜登政府一样,主要还是考虑欧盟利益和法德各自的利益。

多年来,亚马逊、谷歌等美国企业抢占欧洲市场,不但规避监管,而且利用一些爱尔兰等税率更低的欧盟成员国设立总部。法德一直主张对这些美国企业征收“数字税”,打击这种不公平竞争,但在欧盟内部很难统一意见。此次拜登政府提出,也是法德合力打击低税率的一次难得机会。

2021年2月1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主持2021年慕尼黑安全视频会议,美国总统拜登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AP)

法国财长勒梅尔 (Le Maire)与德国财长舒尔茨(Olaf Scholz)4月27日一致认可这一提议。勒梅尔提到,人们已经厌倦数字企业规避或不缴纳相应的税费。

从美国视角来看,提出全球最低企业税,主要还是为了配合国内对企业和富人加税的举措,为美国在抗疫、基建、就业和家庭教育等领域近6万亿美元开支计划提供资金。拜登计划将美国国内公司税税率上调至28%,跨国企业最低税率上调至21%。“全球最低企业税”有助于限制被加税的美国企业海外逃税,促使它们加大在美国的投资。

在政治极化、基建落后和债台高筑的背景下,拜登通过加税推进经济效益的再分配,通过基建投资刺激经济复苏与增长,虽然强调美国第一和美国本位,但在危机之下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数十年来,在自由市场、资本自由流通等金融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美国企业家成功之后往往摇身一变,成为“全球资本家”,将在海外乃至美国市场的营收通过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合法规避税收,令政府无法通过税收和财政推动财富在社会的有效循环,导致工薪阶层反而成为税收主体,社会贫富极化愈发严重,延伸出一系列社会、经济及至政治问题。

4月28日,拜登在国会演讲时说:“是时候让美国企业和最富有的1%的美国人付出他们该付的份额了。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最大的55家公司去年缴纳的联邦所得税为零。超过400亿美元的利润没有缴纳联邦税。很多公司在通过避税天堂逃税,这是不对的。”

2021年4月28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国会演讲时再次强调要打击避税天堂。(AP)

考虑到全球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挑战以及后疫情时代所面临的经济困境,如果德法配合美国在七国集团能够率先就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达成一致,将有助于世界经济在后特朗普时代或反全球化大背景下重回多边主义的正轨。

但是,要想彻底结束30年来全球围绕企业税的逐低竞争,美德法等西方经济体也要考虑新兴经济体的利益,最终得到140个国家的认可才行。

目前经合组织(OECD)所讨论的税率水平仅接近12.5%。拜登政府提议将全球最低税率提高到21%,是目前税率的两倍。如何打破全球谈判的僵局,将是重点。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今天,美法德在内的各大经济体都面临经济困局。如果美国自己不做出一些让步,无论是西方盟邦,还是其他新兴经济体,都不太容易主动配合。在资本全球化的今天,强迫其他国家提高税率也会导致这些国家资本外流。

或许美法德这样的西方经济体可以带头,在道义上带头,对那些过于依赖低税率吸引外资的国家做出一些补救或让步举措。

无论如何,推进全球最低企业税的设置,需要国际社会高度协同才能达成,需要各国有一定的政治意愿和协调力度,方可实现。

世界主要经济体围绕各种议题的争论难免加大了分歧,减少了互信,甚至拖累某些国家的双边关系,比如围绕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联合国机构的改革,都会引发争端。但这种争论恰好也是各国了解彼此诉求、增加互信、解决问题的机遇。

全球最低公司税也是一个机遇,它不但有助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债务负担,促进经济全球化,实现新时期全球化的转型,而且也有助于各个经济体之间凝结共识、强化合作。所以,它应该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国际协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