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最终为印度新冠疫情负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到4、5月之交,印度的新冠疫情统计资料已逐渐丧失实际意义。在4月28日,印度全境新增37.9万患者,病死者3,647人,但当日印度全境的检测量只有约176万,其感染率超过21%。

目前,印度社会在新冠疫情的压迫下仍维持着传统的韧性,面对缺医少药,资源匮乏,甚至连火葬场都难以为继的局面,无数印度人只是忍耐。但这并不代表印度人放弃思考,放弃提问了。当该国遭受这种灾难打击时,谁该为此负责呢?

在新冠疫情下,印度人的命运正在随经济实力而摆布

+2

面对氧气、疫苗、床位、药品的全面短缺,印度各邦政府和中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从2014年开始推进的“最小化政府、最大化治理”的进程非但没有提升印度政府在重大紧急问题上的效率,反而让新德里在重大变故面前缺少弹性。

事实上,从2016年强行废钞后,外界就发现了莫迪政府及“印度人民党”(BJP)政府突然实施的政策与印度环境之间的龃龉。新冠疫情之下,外界从莫迪当局的操作中更看到了他天马行空的一面,其背后很少展示出理智与专业的色彩。

在莫迪2020年3月第一次“封国”前的电视演讲中,他称印度神话史诗《摩诃婆罗多》中诸神交战的俱卢之野大战需要18天,因此印度当局对抗“新冠恶魔”的战争“需要21天”。这一系列发言之后,就是困扰印度各界的1.39亿农民工失业、数千万人徒步返乡以及随之而来的第一波大范围疫情。

除去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尤其是地方选举活动外,莫迪还在4月17日后接连举行9场大规模会议,用以讨论防疫物资等。(美联社)

幸而,印度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到2021年初,面对曲线暂时趋于平缓,新德里开始歌舞升平起来。BJP党魁沙阿(Amit Shah)祝贺莫迪“成功地战胜了人类最大的危机”。莫迪也在1月28日和2月16日的讲话中先后称“印度有效遏制新冠”,“使人类免遭了一场大灾难”,印度与新冠的“成功战斗”给了世界以启示。

遗憾的是,BJP当局从2021年开始竟冒着医疗机构警告的危险,不仅允许举行大壶节,放任2,500万人从1月14日开始迁徙并前往恒河岸边。莫迪还登上《印度快报》,为大壶节假期拉客。

此外,莫迪还在印度各地举行了至少45场万人规模的拉票选举。在BJP试图“改朝换代”,打倒当地草根国大党政权的西孟加拉邦,其工作人员还采取“网格员”深入社区拉票的手段,进一步扩散了当地的变异病毒。

路透社选择在4月22日发布新德里火葬的照片是有深意的,当日,印度官员在莫迪召开的大会上确认氧气充足。(路透社)

的确,莫迪看起来事必躬亲。自4月中旬以来,他一直在发布有关新冠疫情相关的决定,他每天都会召集各部门高官,要求提交简报并给出指示,他不仅发布了有关氧气供应的政府命令,还给出了疫苗接种相关的指示。

但是,新德里政府部门从2020年9月开始就提出警告,要求修建医用氧气工厂等设施。直到2021年4月,原计划修建160个制氧厂的方案只兑现了十几个。这与莫迪政府在疫情下的无助就显出了极大的反差。

更糟的是,随着新德里上层对疫情选择闭目塞听,部分惟莫迪是从的政要似乎显出了更为麻木不仁的一面。这其中最突出的北方邦首席部长阿迪亚纳斯(Yogi Adityanath),此人从4月开始面对首府勒克瑙等地物资短缺的局面,首先要求警方依安全法和反黑帮法打击在社交网络上求救的民间人士。在4月28日,北方邦警方还依例向一名在推特上求助的网民提起诉讼。

目前,指责BJP当局及莫迪政府的行为失当已经成了印度内外的一种共识。美国《纽约时报》、英国《卫报》、 法国《世界报》等主要国际媒体纷纷发表言辞强烈的社论、评论和报道,指责莫迪政府为政治不顾疫情。对此,印度外长苏杰生(S. Jaishankar)已在4月29日专门召开外交工作线上会议,指示印度外交官面对国际媒体批评莫迪“无能”的评论一定要“予以反击”。这种现状可能也再次证明了新德里当局的难辞其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