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交锋|日本自卫官亲述:来自中国海军压力已逼近极限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刚刚在伦敦落幕的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对于中日关系来说,是雪上加霜的一次外交事件。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会议中,同其余6大工业国外长一道,对中国的系列问题进行了“点评”。日本政府消息指,茂木敏充对于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尝试、以及香港和新疆的人权状况表示了“严重关切”。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5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则批评G7“开历史倒车”。

在过去40多天里,中日关系发生了令人惊讶的“质变”。安倍政府时期打造的相对稳定的中日双边关系在新首相菅义伟上台不到一年时间里变成了激烈的冲突和对抗。从军事、外交到经济,北京与东京在过去的数十天中过招无数 ,用日本外交人士的话说,日中关系恶化的速度之快堪比“印度疫情”。那么,中日关系接下来会走向何方?双方会否发生更为激烈的冲突?尤其在人们关注的东海与南海问题上,双方会不会发生擦枪走火?多维新闻日本特约记者刘海鸣对此展开了采访。

军事对峙

事实上,自日本政府将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台湾称钓鱼台)“国有化”后,中日间在军事和准军事领域的摩擦就处于逐渐升温升级的状态。根据日本媒体报道,截至目前,中国海警船已经在钓鱼岛不间断连续巡航超过80天,东京当局对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自中国施行《海警法》以来,中日关系愈发紧张起来。图为中国海警船巡航钓鱼岛。(南海研究论坛)

另外,包括航空母舰编队在内的中国海军舰艇近期也不断通过“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进行演练。而日本海上自卫队舰只也跟随美军在南海展开了行动,中日双方在海上的对峙气氛不断增强。

对目前中日军事对峙的状况,日本海上自卫队自卫官小田真也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日本海上自卫队面临来自中国海军的极大压力。在他负责的管区,中国海上和空中武装力量逼近日本海上防卫警戒区域的次数和频度都在升高,而目前海上自卫队从装备数量和人员配置上,对中国的应对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中国海军的装备在近年来出现了很大的改善,先进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多,他们在行动中越来越能够采取理念最先进的海空立体式的协同军事行动。”小田表示,中国军事人员在公海海域曾与他们互相喊话,要求对方离开,中国军队在行动的尺度上也越发“大胆”,双方危险性接近越来越多,这非常容易引起误判导致擦枪走火,“中国军人对日本似乎有很大的火气,懂得汉语的同僚告诉我,他们的措辞和语气都非常不友善。”

小田称,虽然日本自卫队可以得到美军的技术装备,但目前由于技术上受制于美国,加上资金限制,日本自卫队近年来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和升级能力很慢、很弱。

小田告诉记者,过去40年在面临数量庞大但武器装备相对落后中国军队时,一直走“精锐”路线的日本自卫队勉强能够维持优势,但今天,日本自卫队要面对的是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装备上“惊人先进”的中国军队。“我和同僚对于来自中国的压力所感到的不安,每天都在增加。”小田最后对记者说。

分析认为,近一段时间,日本自卫队分别与美军、法军和英国海军等西方盟国海军进行了联合演练,虽然没有公开表明针对对象,但外界普遍认为,日本此举意在应对中国威胁,而日本防卫省也在美日印澳四国合作框架下进行情报共享,强化了对中国大陆解放军活动的监视。日本此举已经表明,东京当局对于北京的危机感和敌视指数已经达到了空前的水平。正如日本海上自卫队自卫官小田说的那样,他和很多海上自卫官的同僚在面对强大的中国海军时,已经无法如从前那般从容,“中国海军好像有无尽的财源一直在不停地添置新东西,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他们会亮出何种你无法想象的武器。”

外交恶化

伴随军事对峙加剧的是中日两国外交关系的恶化。可以清晰看到的是,本轮中日关系“速冻”真正的源头始于3月末举行的日美外长防长2+2会谈。当时,日美外长和防长在声明中明确了中国是对现有国际秩序巨大威胁的定位,而日本将继续协助美国在印太地区遏制中国的活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随后与日本外相举行的通话中敦促日本“实现战略自主”,并警告东京当局“不要把手伸得过长”。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上台后,日美关系进一步加强和走近。(AFP)

但好景不长,在随后到来的4月中旬,日本首相菅义伟上任以来首次访问美国,成为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以来面对面会晤的首位外国首脑。

日美两国在首脑会晤后发表联合声明,时隔半个世纪再次明确提及台湾。日本表明将在台海发生冲突时给予美军支援。菅义伟此举遭到了日本国内反对党的批评,有日本国会议员要求菅义伟解释日本介入台海冲突的说法,回到国内的菅义伟则不得不在国会澄清称,日本不会武装介入台海冲突。

而如果说日美外长防长会议和日美首脑会晤为接下来的中日关系恶化定下基调,随后日本政府决定向太平洋倾倒福岛核污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中国插画家更改日本名画“神奈川冲浪里”的讽刺漫画“神奈氚冲浪里”引发日本外交抗议,和日本发布外交蓝皮书指责中国在东海、南海等领土领海问题上用实力改变现状的做法,这一系列事件都使中日两国之间气氛越发险恶。

而4月下旬,日本政府推出5,000亿日元(1日元约合0.059 元人民币)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菅义伟在内阁会议上明确表示,资金也将用于日本企业重组供应链,摆脱对中国依赖。“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提习近平以国宾身份访日的问题了,因为这件事已经基本无望。”有日本官员如是说。

而对中日关系的迅速恶化,日本国际和平问题研究机构高级研究员村上哲平认为,菅义伟上台后,日本调整了疫情期间的对华战略,日本紧盯西方国家对华的政策变化,尤其是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的对华政策,菅义伟正在紧抓拜登政府联合盟友应对中国的大战略,以期借助美国的力量缓解自身在钓鱼岛与中国对峙的压力。

村上表示,中日的双边关系,正在变得敏感而脆弱,日本政府面临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压力,同时在经贸上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对永田町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牵制性,但日本朝野各党正在形成新的对华共识,即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对日本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战略威胁,日本已经成为“印太地区遏制专制政权扩张的前线”,日本必须联合西方盟国在广泛的印太地区应对中国。

经济脱钩

日本常年与中国保持一种奇特的政冷经热模式早已让人见怪不怪,但在外交和军事领域愈发充满对抗氛围的大背景下,日本政府在水面下开始酝酿重组产业链,与中国逐渐实现经济上的脱钩。日本政府人士表示,即使短时期无法实现完全脱钩,也希望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降低对中国的依赖。这表明永田町已经下定决心主动给目前“火热”的日中经贸降温。

中日关系跌宕起伏,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多维新闻)

记者在日本采访发现,大大小小的商场所销售的商品,从基本的食品衣帽,到高端的电子产品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成为了日本货架商品中绝对的统治者。

这种现象使得日本政府忧心忡忡,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守泽勇表示,目前日本企业与中国企业之间的合作非常密切,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不仅原先的低附加值产品,现在很多中高附加值产品不少日企也拿到中国生产制造。同时,中国还在动漫等软实力领域强势崛起,日本处于优势的动漫生产制造现在也有很多是拿到中国生产,“在发达国家为数不多保留了制造业的日本现在面临空心化的风险。”

而中国近期对澳大利亚实施的制裁,似乎也让日本看到了过度依赖中国市场带来的政治风险。

“问题在于一个在民族主义路上越走越激进的中国很难包容与其不同意见的声音。”守田认为,批评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一项风险极大的事情,而国际关系中,很难只有赞美和“相向而行”,有时国家间的政治对抗其实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而国际社会普遍担心的是现在中国在处理国际关系中的政治对抗时,过度运用经济性制裁的手段。这导致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不得不放弃或妥协一部分自身的政治立场,“在过去,中国的这种标准仅限于很小的范围,而今天北京已经把的核心利益涉及的范围越画越大,因此,即使是国际间被认为是平常的批评,在中国也把其上升到‘吃中国的饭砸中国的碗’的高度。”

“经济是商业行为,背后支撑的应该是‘契约精神’,显然在中国,经济行为已经被过度的政治化,成为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守田说,这使得中国的商业信誉在国际间受到了很大的置疑。现在国际重组产业链的呼声其实是对中国在经济行为上过度与政治捆绑的担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