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拜登放弃疫苗专利将了法德一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Joe Biden)政府宣布支持放弃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知识产权的决定在全球引发了不同的反应。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为美国叫好,非洲卫生官员认为这是一个“大胆而美好的”突破,非洲联盟官员希望南非、塞内加尔和卢旺达三国能有为非洲大陆生产疫苗的能力。英国、新西兰、加拿大等盟友表示了对美国的支持,就连此前唯一一个反对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发展中国家——巴西也转变了态度,其外长称要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讨论相关计划。

对内,拜登加快民众接种,对外,拜登开启援助。图为2021年4月24日拜登在白宫就疫苗接种进度发表讲话。(AP)

俄罗斯总统普京称:“疫情是紧急情况……毫无疑问,俄罗斯会支持这样的方式。”中国也给出了积极的表态:”期待各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积极、建设性地进行讨论,争取达成有效和平衡的结果。“

相比之下,欧盟的态度非常复杂。

欧盟态度不一

拜登的决定得到了西班牙、意大利等的支持。欧盟的另外两个大国德国和法国态度则不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5月6日率先表达了反对,认为这会对全球疫苗生产产生严重影响。“疫苗供应的限制因素是生产能力和高质量的标准,而非知识产权。”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愿意讨论知识产权的问题,但现在这不是要解决的当务之急,他呼吁英国和美国不要为疫苗和原材料出口设限。“今天,盎克鲁-撒克逊人阻拦了很多(疫苗)原材料和疫苗。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不是知识产权的问题,你可以将知识产权给那些不知道如何生产疫苗的实验室。”

法德在外交议题上几乎是同步的节奏。图为2017年9月29日,默克尔(左)、时任奥地利总理科恩(Christian Kern,中)与马克龙(右)共同出席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举行的欧盟数字峰会。(Getty Images)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响应了马克龙的说法。她称尽管她对讨论放弃知识产权一事持开放意见,但这样的举措不会在短期和中期内额外增加一剂疫苗。那些参与知识产权放弃讨论的国家,应该像欧盟那样出口本地区生产的大部分疫苗。欧盟已经出口了2亿剂疫苗,与欧盟民众接种的疫苗数量齐平。相比之下,美国出口的疫苗寥寥无几。

德国卫生部长施帕恩(Jens Spahn)5月6日同样表示:“如果美国能像我们德国一样愿意出口疫苗,我会很高兴。”

有关放弃疫苗知识产权一事,早在2020年10月由印度和南非在世贸提出,当时美欧集体反对。如今,美国宣布支持放弃疫苗知识产权,并且,按照欧盟官员透露的消息,白宫在宣布决定之前提前告知了欧盟,但并没有与欧盟进行磋商或者协调立场。欧盟官员抱怨,“如果你问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第一件事就是美国解释他们的声明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只看到了一个非常笼统的声明。”

拜登多次强调“美国回来了”,要“修复与盟友的关系”,从本次疫苗知识产权来看,美国并没有与欧盟协商便自行其是。Politico评价称,美国转变态度让欧盟尴尬,这让反对该提议的欧盟和其他富裕国家陷入了困境。《金融时报》也认为,“美国的转变让欧盟处于劣势地位”。

生产的技术性问题

作为全球疫苗的生产大国,美国宣布放弃疫苗知识产权来抗击疫情是值得肯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全球产能就能因此提升。欧盟官员提到,获得知识产权与获得制造疫苗的知识不同。mRNA疫苗涉及大约80到100种知识产权,“即使获得了全部的知识产权,你也不一定知道如何生产疫苗,因为你要知道如何生产、知道技术。”

辉瑞公司表示,自己公司的疫苗需要来自19个国家86个供应商的280种材料,除此之外,还需要高度专业化的设备和人员。  

辉瑞的新冠疫苗路线是比较新颖。2021年1月13日,智利圣地亚哥波斯特中心医院存放着辉瑞生物科技公司新冠肺炎疫苗的空瓶。(AP)

欧盟官员还称,现在有关知识产权的国际协议已经为共享知识产权提供了一些弹性空间,包括强制许可的可能性。

世界贸易组织新任总干事、尼日利亚经济学家伊韦阿拉(Ngozi Okonjo-Iweala)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尽管非洲进口了99%的疫苗知识产权,但“可能不是关键问题”。

纽约时报》认为,即使一项豁免得到了贸易机构的支持,它本身也不会增加全世界的疫苗供应。专家说,印度和其他地方的大型药品制造商需要广泛的技术和其他支持来生产疫苗。

今日美国援印一名法国外交官的话称,“放弃知识产权固然很好,但转让技术,就像有一顿饭的菜谱,却没有平底锅、碟子和刀。”

该报道还提到了放弃知识产权在世贸获得通过也需要时间的问题,称世贸花了数年时间才同意修改关于艾滋病和疟疾药物的规则;在日内瓦的一个姊妹组织中,经过了四年的谈判,才达成了向盲人提供受版权保护的书籍的协议。简而言之,拜登政府可能认为自己执行良好的疫苗外交——认为从美国、欧洲和印度运出的数十亿剂疫苗——将在世贸组织规则的任何临时改变的墨迹干涸之前阻止大流行。

“聊胜于无”

如果站在马克龙、默克尔等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说法不无道理。在世贸的拉锯、即使有知识产权也不一定有能力生产,不如美国出口疫苗来得更为实际一些。如纽约城市大学经济学教授、国际贸易与金融协会执行副会长本戈阿(Marta Bengoa)所言,美国的立场可能"主要是象征性的举措",今日美国也认为拜登的决定更多的是为了全球领导力而非知识产权。

但同样需要认识到,寄望于各国放弃知识产权来解决疫苗产能和分配的全局性问题本身也是不现实的。放开知识产权对未来疫苗的生产和分配能起到一定的帮助,却难以起到一劳永逸的效果。美国现在做出了一定的姿态,能为全球抗疫提供多一个选择。这与各国当下所做的并不相悖。至于最终结果如何,还是要看全球能否在这一议题上达成共识。这些都需要时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