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少女批中国污染 背后事实不容忽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从中美公布各自的减排目标后,尤其在4月份白宫举办气候峰会后,中美围绕气候变化的政治博弈就已经开始。双方在今年联合国气候大会之前,都会做一些工作,包括更多舆论宣传与施压。5月6日,由美国前政府高官组建的智库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中国年度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超过发达国家的总和。

这一结论被美国和欧洲媒体广泛报道和引述。瑞典“环保少女”通贝里(Greta Thunberg)甚至借该报告质疑是否应当将中国视为发展中国家。她在推特附和这一报告称,中国需要做出改变,否则无法解决全球气候危机。

西方对华“气候”舆论攻势

根据荣鼎集团的报告,2019年,中国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和的27%,超过美国(11%)和印度(6.6%)。报告称,中国的排放量近30年增长了2倍多。但是,该报告同样指出,2019年,中国人均碳排放量约为10.1吨,低于美国的17.6吨。也就是说,虽然14亿人口的中国过去20年人均碳排放量增加了2倍,但仍然低于发达国家人均水平。

这恰好是通贝里所忽视的内容,也是西方很多“通贝里们”存在的认识盲区,或者故意忽视的内容。

2021年4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东厅主持线上气候领导人峰会,以此掌控气候问题上的领导权。(AP)

从历史和发展的视角看,中国制造的环境垃圾远比西方少。中国仍远未超过发达国家自1750年以来对温室效应的历史贡献。而且,有分析称,西方消费的很多东西都是在中国生产的,这些温室气体排放量也被计算到了中国的身上。

而且,早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主持的气候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承诺,在2025年前严格限制煤炭消费的增长,在2030年前使其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从2030年开始逐步减少煤炭消费,并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前,中国的能源供应约60%依赖煤炭。

今日中国非十年前中国

全球气候变暖是一个百年来积累的问题,需要全球各个国家协作应对。中国自从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开展节能减排以来,已经取得一些飞跃性的进展。和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摇摆与失信不同,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更为积极主动,且恪守承诺。

自1994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再到2015年的《巴黎协定》,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姿态已经由被动参与转变为积极参与。

在2009年的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与美国激辩、拒绝让步的那个中国,已经不同于2015年通过多边外交促成《巴黎协定》的那个中国。随着全球气候治理被写入中国宪法和政策文件,现在的中国已经由积极参与者转变为积极的引领者。

2020年12月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气候雄心峰会上通过视频发表讲话,宣布中国国家自主贡献一系列新举措。(新华社)

早在拜登胜选后上台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已捷足先登,在2020年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这都凸显出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观意愿和主动意识。

从将生态文明写入“十三五”规划,到“十四五”规划当中应对气候变化的能源和电力专项计划,再到将坚持遵守《巴黎协定》承诺和“两个一百年目标”对接,都可以看出,习近平政府已经将应对气候变化当做一个战略工程。2018年,中国还专门成立了生态环境部,保持和外交部在气候问题上的紧密协调。

短短十年发生身份转变,并非外界压力所致,更非美国逼着减排,而是中国根据内外需求及环境变化做出的战略调整。

一方面,中国民众对环境和空气质量的要求以及对生活幸福感的追求都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在中国官方看来,社会发展、环境治理、经济增长和气候变化息息相关,应对气候变化也是国家治理的过程。因此,兑现相关承诺也符合中国国内的发展需要。

预计今年11月的联合国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之前,西方政客、环保少女通贝里以及其背后的公关团队和利益集团仍会借机将气候或环保议题政治化,对中国开展新的双标化的舆论和政治施压。但无论如何,中国出于自身发展及全球利益考量,仍会按已有节奏和布局兑现自己的承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