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爆发堪比人间炼狱 火葬场高薪急聘贵族员工[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2月16日,一名印度教圣人在向信徒身上洒花瓣雨祈福,印度教徒相信在吉祥的日子沐浴可以洗去他们所有的罪恶。(AP)

印度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逾两千万人确诊、二十四万人死亡,医院一床难求,氧气告罄、火葬场告急、百姓当街自行焚尸等画面令人触目惊心,有人说,一幕幕堪比“人间炼狱”。

印度党派人士亲自喂送印度“神药”,抗疫出奇制胜?(请点大图浏览):

印度《电线报》(The Wire)发表题为《圣洁的尸骨:德里火葬场里的种姓阶级与新冠病毒》的文章说,在德里西马普里(Seemapuri)火葬场,5月9日早上6时30分,工人桑尼(Sunny,化名)正蹲在一堆灰烬前,小心翼翼地帮助两名服丧的家属捡拾骨灰里仍然滚烫的尸骨——这些尸骨在印度教火葬仪式中有着特殊的称呼,叫“诺言”或是“花骨朵”。

过了一会儿,一位名叫尚布(Shambu)的婆罗门祭司(Pandit),一边高声呼喊着梵语,一边朝着家属走过来;他注意到了桑尼后,索性在走过家属身边时,身手矫捷地从地上捡起一块厚重的、用来点燃焚尸柴堆的木头,当靠近桑尼身边时,尚布举起木头,朝桑尼膝盖后面猛砸,一次、两次......

桑尼大声呼喊起来,他蜷缩着身体保护双腿,想要挣脱。尚布终于停下来,气喘吁吁。

家属们没人转过头来看一眼。

桑尼说:“做收集尸骨的仪式,我的要价是300到500卢比(1卢比约为0.088人民币),而请一名祭司的费用是1,000到1,500卢比。尚布希望撵走我,好让他能赚到这笔钱。”

一场火葬的成本约为2,500卢比,送葬者说,在西马普里火葬场花了3,500卢比。

现场有一名男家属刚从仪式上回来,他对火葬场里欠缺婆罗门祭司感到愤怒,因为给他们举行仪式的人被说成是“真正的”婆罗门,但他有纹身,穿牛仔裤和T恤,与传统意义上的婆罗门大相径庭。

“他要钱的时候真是狮子大开口——柴堆是我们自己堆砌起来的,他什么也没做。一个糟糕的婆罗门会坏了我们印度教的名声,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真正是婆罗门。”

男子的儿子用轻蔑的口气附和道:“人人都变成了婆罗门。”

印度日增病例连续四天超40万例,死亡人数连创新高,火葬场不堪重负:

+13
+12
+11

印度教的死亡仪式传统上是由教中的最高阶层、最尊贵的婆罗门祭司举行的;而桑尼是低种姓,他参与到了高种姓举办的宗教仪式里,不仅会被斥责是亵渎了婆罗门至高无上的权位,还因此介入了一种有利可图的生意。

印度种姓制度是在印度与南亚其他地区普遍存在的一种社会体系。这种种姓制度的定义是以婆罗门为中心的,再划分出许多以职业为基础的内部联姻制的族群,成为各个种姓。

种姓制度是印度传统中最重要的社会制度与规范。印度人按照种姓制度有高低贵贱,火葬用材也体现出这种等级,权贵者可用檀香木,普通人就用普通木头。

此外,《电线报》记者走访了德里的五个火葬场后发现,几乎每个婆罗门祭司和其他种姓的工人都没有接种新冠疫苗,工作时也没有防护装备。

他们从黎明开始工作到深夜,工作的强度意味着在许多地方,低种姓会和高种姓一起工作,后者不得不上阵从事他们本来不用沾手的体力劳动,而前者则得到机会在宗教仪式中搭把手、协助工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