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冲突|内塔尼亚胡与阿巴斯有何共同利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自穆斯林斋戒月4月中开始以来,进入圣城的大马士革门一带已连夜爆发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安全部队之间的持续冲突。在5月7日以色列警方与祷告中的穆斯林于圣殿山上阿克萨(al-Aqsa)清真寺的对峙演变成造成超过两百人受伤的暴力事件后,事情急转直下。

直至5月10日,双方再在阿克萨清真寺周边引爆大型冲突,控制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向包括耶路撒冷等地发动飞弹攻击,随后以色列以空袭还击,造成至少2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警告哈马斯已经超越红线,表明会“以强大力量回应”。

地权与集会自由之争

这一连串冲突有至少两个原因。一是东耶路撒冷Sheikh Jarrah区的地权争夺战。该区被视为富裕,居民以巴勒斯坦人为主,但后者的物业产权却被卷入可退溯直鄂图曼时代产权的法律争议当中。以色列最高法院原订于周一为此宣判,而此前当地居民也一直也受到犹太官民的滋扰。

近来巴勒斯坦人常在区内示威,抗议以色列在其不合国际法侵占的东耶路撒冷区内试图迫迁巴勒斯坦居民。上周,事件演变成犹太移居者与以色列边防部队的持械攻击行动,更有内塔尼亚胡支持的极右议员亲自上阵支持,导致联合国出言阻止,而美国国务院也表示“深切关注”,点名该区表明不支持“使我们离和平更远”的行动。最后,内塔尼亚胡眼见国际一致反对也知情识趣,要求最高法院暂缓判决。

Sheikh Jarrah区一处巴勒斯坦民居被犹太移居者占领,外面有警员守护。(AP)

二是斋戒月以来以色列当局的“不合理”管制。以往的斋戒月,巴勒斯坦人黄昏时都可在大马士革门的广场上集会解除日间的禁食,然而本年以色列警方却以催泪弹和带臭味的液体驱赶,只称是为了保障通往清真寺的通道能安全有序通行——由于疫苗普及接种,以色列已然解封——同时却准许一个反阿拉伯犹太至上组织游行至同一地点,高呼“阿拉伯人去死”。此等看似不公平的待遇,加上社交媒体疯传两个族群被另一族动武“私了”的片段,造成了几个星期的紧张局面。

7日冲突升级之后,暴力持续不断。虽然内塔尼亚胡见势色不对,叫停了当天预计会庆祝以色列占领耶路撒冷(即以色列所谓的“耶路撒冷日”,本年订于5月9日日落至10日傍晚之间),阻止犹太人群到旧城内穆斯林区西墙聚集,以免这个象征以色列入侵的节日进一步激化事件,不过随着周一清晨以色列警方再次以催泪弹和闪光弹攻入圣殿山,造成数百人受伤,事件已到了难以和平止息的地步。

不过,这一连串冲突的背景,却是以巴两位政坛“老人”——包括在任12年、年届71岁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在位16年、年高85岁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如何为保住自己的领导权而构结了一个不明言的利益共同体。

以色列警方在大马士革门前持枪戒备。(AP)

阿巴斯再次落空的选举承诺

先从阿巴斯讲起。阿巴斯自2005年自治政府主席选举当选,开始其“四年”任期以来,就一直没有进行过领袖选举。原因是翌年的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竟由哈马斯这个极端武装组织胜出,击败了阿巴斯所属的法塔赫,经一番内战后,造成了加沙与约旦河西岸两个巴勒斯坦人控制区的分裂。

然而,这就为阿巴斯拒绝选举造就了极佳的理由,此后十多年,哈马斯与法塔赫虽然多次谈判重组团结政府,以举行选举,甚至订出了确定的选举日期。可是,最后双方都因不同原因谈不拢而一直拖延。期间,阿巴斯支持低落,却坚持不退,长期不容许法塔赫内出现可以挑战其权力的人,甚至不愿自行任命一位他朝有可能取代他的自治政府副主席。

在特朗普任内,美国停止援助巴勒斯坦,达成分割巴勒斯坦土地的新中东和平方案,又促成以色列与一众阿拉伯国家交好;阿巴斯则以拒绝接收以色列政府代收的税项为“报复”(此占其收入六成),导致人民生活更加苦不堪言。直至去年11月,眼见美国政府即将换届,才放下身段收钱。到去年12月,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66%巴勒斯坦人希望阿巴斯辞职。

去年12月,一项民调显示,有高达66%巴勒斯坦人希望阿巴斯辞职。(AP)

此等情势之下,阿巴斯退无可退,就乘着与哈马斯(再次)达成选举协议之机,在本年1月宣布将在本年5月22日进行立法选举,并于7月31日进行总统选举。

经过过去十多年阿巴斯“先宣布选举,再取消选举”的多番承诺与落空之后,大家都心感疑虑。虽然如此,但人们对选举反应热烈,有高达93.3%的合资格选民完成了选民登记,多达36张名单加入选举。

不过,选举也导致法塔赫马上生出了两个分裂政团,成为了法塔赫的竞争对手。根据以色列电视台Channel 13的民调,支持哈马斯的巴勒斯坦选民比例高达32%,支持法塔赫的则只得17%;而支持哈马斯领袖哈尼亚(Ismail Haniya)当政府主席的比例也在阿巴斯的一倍以上。

此情此境之中,阿巴斯于4月底以以色列不愿配合让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像过去一般到邮局投票为理由,决定将选举无限期押后。事情发展虽在预期之中,可是这种理由说服力也未免过低。

5月10日,来自加沙飞弹射向以色列的画面。(AP)

内塔利亚朝“为人为己”的配合

不过,值得留意的是,在过去阿巴斯要求以色列当局开放邮局让选民投票之时,以色列当局都会接受要求,可是这次以色列却没有回应,还透过官方放风指举行选举和押后选举都是只巴勒斯坦当局的责任,更称以往其要求都有照顾到以巴双方对东耶路撒冷主权各自自圆其说的认定,但这次就没有。客观而言,以色列的拒绝回应“刚好”为阿巴斯制造了押后选举、保留权力的理由。

目前,经过本年3月两年内第四次大选,总理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换上中间左翼第二大政“拥有未来”(Yesh Atid)党领导人拉皮德(Yair Lapid)组阁。在后者组成政府需要极右和穆斯林政党同时支持的背景下,以色列很可能会组阁失败,此时如果让哈马斯透过选举上台的话,对以色列整个政坛,至以内塔尼亚胡本人也极其不利,于是就造就了以色列政坛与阿马斯微妙的“共同利益”。

上周五以色列警方在阿克萨清真寺对祈祷者的激烈攻势,也可被视为内塔尼亚胡的策略性进攻。以色列左派《国土报》(Haaretz)就指这看似是煽风点火的行为。

内塔尼亚胡面对涉贪官司,再加上四次大选后再次组阁失败,可能已到了下台的时候。(AP)

此番“煽风点火”,对内塔尼亚胡本人而言,也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既然阿巴斯押后选举的理由是东耶路撒冷的争执,如今争执从选举事务或者一般示威升级到流血冲突,这一番“押后”就更加遥遥无期。

更重要的是,拉皮德要组阁成功必然要拉拢到右翼党(Yamina)与伊斯兰政党Ra'am合作,而内塔尼亚胡则只需右翼党支持即能组成右翼政府,加上右翼党党内成员对与穆斯林合作也有戒心,如果内塔尼亚胡能成功挑动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之间的仇恨与矛盾,对保住自己的总理地位也极其有利。

根据Channel 13的消息,拉皮德有可能在日内宣布成功组成政府。如果事情属实,在如今以巴冲突正盛之中,这种极右与伊斯兰政党的合作,当然是对内塔尼亚胡的终极扬弃。然而,跟阿巴斯一天未举行投票,我们也不能假设选举将会举行一般,内塔尼亚胡一天未下台,我们也不能假设他将会下台。对于权力的执着,超越了国仇家恨,成为了这两位政坛老人日暮之时的最佳描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