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缅甸到巴以 拜登无法专心“制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在加沙地带一周以来的冲突已经导致200人死伤,其中还包括50多名儿童。5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分别致电了巴以双方领导人,对局势升级表达关切。但是,一向将人权事务置于外交重要位置的拜登政府并没有对此次冲突造成的人员伤亡表示谴责,更没有制裁。

如果将这种姿态放在整个美国亚洲战略框架的背景下看,它与拜登政府所强调的价值观外交路线并不相符。而拜登在巴以冲突面前所面临的决策困境,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国根本无法离开中东。

拜登担任外委会主席和副总统时就曾处理过巴以问题,深知该议题的复杂程度和美国的决策矛盾。尤其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右翼推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建交、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巴以矛盾。而拜登任何形式的决策都将面临考验。

2021年5月16日,联合国安理会公开辩论会。由于美国的反对,中国推动的旨在为巴以冲突降温的联合声明未获通过。(中国外交部官网)

美国右翼势力自然批评拜登民主党政府怠慢以色列这一盟邦。左翼势力则批评拜登对以色列的施压不够。比如,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左翼承认以色列维护主权利益的必要性,但他们也注重巴勒斯坦民生和人权,包括生存权。

可以说,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外和国内外各方压力。一些自由派主政的城市已经爆发了针对以色列暴力的游行示威活动。一些美国的穆斯林群体甚至批评拜登政府是以色列的“共犯”。

虽然以色列辩解称是自卫,但袭击造成巴勒斯坦儿童的伤亡,包括袭击美联社所在的大楼,都是先发制人所致或完全属于攻击性的。如果冲突得不到缓解,国内外对拜登政府的施压会越来越大。

就如何调解或解决当前冲突,拜登政府并没有新的思路。对于巴勒斯坦,拜登除了强调支持两国方案以外,就是仅仅停留在重启特朗普时期暂停的援助项目,以此“强化美巴伙伴关系”。但总体立场上,拜登政府还是偏向以色列一边。在联合国,美国否决中国等国提出的要求停止暴力的联合声明就是证明。

其实,巴以冲突也是一个美国问题。在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通话中,拜登首先强调美国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然后对冲突双方死亡表达关切。这种盟邦思维是美国在巴以问题上迟迟未取得进展的主要原因。尤其在美国犹太裔势力的影响力下,亲以色列基本上是两党共识。美国不会考虑制裁以色列,不会中止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

巴以冲突升级,双方死伤增加引发拜登政府关切(点击图集浏览):

+6
+5
+4

对于冲突另一方巴勒斯坦组织哈马斯,美国也拒绝与其对话。在和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的通话中,拜登强调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必须停止对以色列的袭击行为。但阿巴斯总统对哈马斯所控制的加沙地区并没有主导权。而哈马斯又被美国定性为恐怖组织,根本不是美国对话或接触的对象。

美国的这种姿态根本无助于巴以冲突的缓解。如果巴以问题持续占据拜登执政的议程,必然会影响美国总体亚洲政策的制定。尤其在拜登刚刚宣布中东撤军计划后,此次巴以冲突再次将美国的注意力拉回了中东。

拜登上台后一直在和民主党人商讨如何应对中国挑战,但一些地缘冲突又让美国分心,迫使民主党政府表明姿态和立场、甚至做出决策和关注力的调整。缅甸冲突和俄乌冲突之后,巴以冲突这一棘手问题又摆在了拜登面前。

或许是美国在亚洲布的局太多,撒的网太大,难免漏洞也多,终将自己绕进去。巴以冲突就是这样一种漏洞,如果处理不好,终究会是美国的一个地缘陷阱。多年来美国中东战略、亚洲战略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该陷阱所致。而拜登政府尚在制定中的印太战略或对华战略无疑也会受到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