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磋商 | 戴琪刘鹤的首次会谈为何迟迟未能举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商品第二次排除清单于5月18日到期,中国在5月17日宣布了延期清单的公告。而此前,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Chi Tai)已透露将与中国方面的官员讨论。中国宣布的延期清单公告为接下来中美新一轮的贸易会谈营造了比较良好的氛围。

按照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的内容,美国贸易代表与中国副总理每6个月要进行一次贸易框架小组会议。上一次美国贸易代表与中国副总理的会谈还是在2020年8月。如果按照时间安排,拜登(Joe Biden)政府在保留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的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后,中美应该在今年(2021年)2月进行对接。

中美贸易磋商持续近两年的时间才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点击大图浏览:

+7
+6
+5

直到现在,戴琪与刘鹤等人的会谈并未举行。相比之下,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信息,戴琪与多国贸易官员举行了视频会晤,如日本、越南、英国、加拿大、新西兰、欧盟、印度等。为何戴琪并不急于与中国官员对接?

现实原因来看,拜登上台后虽然保留了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但白宫在1月时就表示,在拜登制定下一步计划前,对中美贸易协议等展开审查。这基本上是将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搁置”。拜登政府并不急于推翻前任的对华政策,而是采取了“维持现状”或者说拖延的做法。在美国仍在审查贸易协议之时,中美新一轮的磋商并没有相应的条件。

不着急与中国对接而优先与盟友伙伴磋商符合拜登团结盟友的做法。可以看到,戴琪与各方贸易官员的对话中,明确地提到了中国,如3月,她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的视频会议中就称“两人对非市场经济体(如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表示担忧”,类似的表述出现在了她与欧盟法国等同行的视频会晤中。

2021年3月23日,戴琪与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举行视频会议,期间直接谈及中国(红线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网站截图)

特朗普时期的贸易战打法是全球开火,既包括中国,也包括盟友。拜登上台后一直强调要与盟友协调立场来应对中国,因此,他不是四面树敌,而采取与盟友合力来应对中国的策略。可以看到,美欧在贸易问题上正在取得进展,欧盟委员会5月17日宣布,将暂时停止执行针对美国金属关税而制定的反制措施,目前正与美国就全球产能过剩和贸易问题进行谈判。这一方面有着为拜登6月出席美国-欧盟峰会做准备之意,另一方面,这也有利于美国与欧盟协调立场一致对华。

拜登深知,像特朗普那样与全球为敌难以应对中国,美国要尽可能避免与欧洲和中国两线作战。日本、欧洲也是全球重要的经济体,美国与之合纵连横能对中国产生更大的战略压力。先与盟友协调立场再来应对中国,效果可能更好。

2021年2月4日,拜登在美国国务院发表首个外交政策演讲,期间多次提到重视与盟友的关系。(AP)

当然,戴琪迟迟不与中国方面的对接与华府整体的对华大环境有关系。抛开拜登上台百日专注于内政不谈,拜登对中国的一举一动都为外界所关注。中美如果要谈,贸易问题是难以避忌的话题。回想3月阿拉斯加中美高层会谈时,美国甚至要强调“在美国本土举行”来向外界宣示自己的主导地位。戴琪与中方官员何时谈、谈什么、如何谈都要经过谨慎的考量,不会像与美国的盟友、伙伴等那样轻松。在拜登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对华战略或者政策时,按兵不动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拜登所代表的民主党与共和党在贸易政策上是存在明显差异的。在大选期间,拜登就曾批评过特朗普的贸易战,认为这让美国人买单,并称他若上台,将取消对华关税。而北京一直以来都反对贸易战,中国外长王毅2月还在呼吁美国调整对华政策,包括取消关税等。如果拜登贸然在贸易问题上调整立场,他将面对国内的反对之声,很可能会被共和党指责为对华让步、软弱。国内力量的掣肘使得拜登政府对与中国接触采取小心谨慎的态度。

按照北京的外交风格,与拜登政府要对接的将是宏观的大政策,不会一开始便和美国谈贸易战这样具体的问题。即便是要谈关税,在面对美国的新政府时,北京的态度可能会更加强硬,要求美国取消。中美需要找到一个可以谈判的突破口。在这些还未敲定之前,中国想必也不会着急与美国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