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停火|或致战事再爆的三大危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过11日的互轰,以色列和加沙武装组织哈马斯(Hamas)终于在当地时间周五(5月21日)清晨两点正式停火。这场造成加沙地区232人死亡、近两千人受伤、破坏不少建筑物、基建和工厂的战争,也触发了以色列国内极其罕见的种族冲突,打破了以色列政坛“巴勒斯坦问题不必解决”的“和平”美梦。然而,停火之后,战事短期内再爆的风险依然存在。

危机一:东耶路撒冷产权之争未平

首先,作为引爆此次冲突的主因之一,东耶路撒冷中产巴勒斯坦人区Sheikh Jarrah的争产与迫迁案,只是因为以色列司法部的介入而被最高法院押后判决,法院于六月初将会再定聆讯日期,让局势再次紧绷起来。

以色列法律只保障因1948年第一次以色列—阿拉伯战争被迫迁离家园的犹太人有重新获得原有产权的权利,被迫迁的巴勒斯坦人物业却被收归国有。Sheikh Jarrah的一些地权原在鄂图曼时代为犹太人拥有,1948年却被当时管治该区的约旦用以安置被以色列迫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

产权争议区域Sheikh Jarrah。(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右翼一直希望压低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比例(如今为38%),使巴勒斯坦未来更难争取以东耶路撤冷为首都,他们一直以来都有策略地拣选东耶路撒冷的物业,利用以色列的产权法将当地长住大半个世纪的巴勒斯坦家庭赶走。于是,上月眼见最高法院判决在即,Sheikh Jarrah就成为了巴勒斯坦人示威重心,也惹来犹太右翼民众、政客前来抗争,引爆警民冲突。

5月10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开火前最后通牒的两大条件之一,就是要求以色列警方撤出Sheikh Jarrah。如果官司重临,同样事件可能会再重演一次。

危机二:内塔尼亚胡“保位”问题

其次,以色列反内塔尼亚胡派系的组阁限期将于6月2日来临,目前其成功希望甚低,可能会引发在两年内经历过四次大选后的第五场以色列大选,而“国安牌”往往是内塔尼亚胡的拿手把戏。

在巴以开火前后,以色列媒体正报道反内塔尼亚胡派系的主角、拥有未来党(Yesh Atid)领袖拉皮德(Yair Lapid)正将宣布组阁成功——这将创下首次有阿拉伯政党加入以色列政府的历史。在耶路撒冷冲突渐加炽热的背景下,当时已有人担心拉皮德同时必要争取到的“右倾党”(Yamina)领袖贝内特(Naftali Bennett)会认为“与阿拉伯政党合作”是“政治炸弹”而退缩。

本月初似乎总理地位不保的内塔尼亚胡,暂时是这场巴以战火的最大赢家。图为他5月19日向各国驻以大使解说哈马斯火箭炮来自平民区。(AP)

到了巴以正式开火后,贝内特一如所料的退出谈判,导致拉皮德马上组阁梦碎。反内塔尼亚胡派系能否在这不足两个星期的时间内,抵住因战火而变得更为紧张的国内犹太、阿拉伯族群对立情绪,而再组政府,似乎不容乐观。

如果以色列再次进行大选,加上上述产权之争判决在即的背景,内塔尼亚胡可能会再次制造紧张形势,以高举自己“安全先生”(Mr. Security)的政治招牌。

危机三:巴勒斯坦内部权争

最后,加沙的哈马斯这次如此进取的为西岸东耶路撒冷的巴以矛盾而“大打出手”,本来就是要证明哈马斯——而非其控制西岸的对手法塔赫(Fatah)——才是巴勒斯坦权益的真正维护者,此“内部权争”形势在停火后也不会改变。

法塔赫领导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是国际承认的巴勒斯坦管治机构,可是其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却是以2005年赢得的“四年任期”一直留任至今的85岁老政客。长期与以色列在西岸管治上合作的他,被巴勒斯坦人视为以色列的“西岸管理外判商”——在此次巴以冲突中,他也有压制西岸的巴勒斯坦人示威——而民调更显示有高达68%巴勒斯坦人希望他请辞。

问题在于,阿巴斯长期独揽大权,多年来屡次与哈马斯达成协议举行选举,但最后都因为各种理由而没有办成。本年,他原计划在5月22日举行议会选举、7月举行政府主席选举,然而民调显示哈马斯将再下一城,而法塔赫自身也分裂出两个分离组织竞选。眼见败选在即,阿巴斯就以以色列不让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到邮局投票为“借口”,无限期押后选举。

在哈马斯此次冲突声威大盛、阿巴斯年迈揽权却后继无人的情况下,任何巴以紧张局势也将被哈马斯利用来突显自身地位和阿巴斯的“无为”。

哈马斯领袖哈尼亚(Ismail Haniya),现居于卡塔尔。(Getty)

即使阿巴斯决定让选举顺利进行,哈马斯预料将能透过选票而不费一兵一卒夺得西岸控制权,对以色列国土形成两面夹击之势。哈马斯向来被以色列视为誓不两立的敌人,如今以色列为抑制其实力已不惜抵住国际人道主义重压对加沙进行了十多年的封锁,如果哈马斯夺得西岸,恐怕战火更将成为常态。

如果国际社会跟2006年一般,不承认哈马斯胜选的话,当时引火的战火也可预料将是另一形式重临。

如今,阿拉伯世界已明显不将巴勒斯坦利益当成优先考虑;土耳其、伊朗等国的积极支持也是流于口边;美国的印太转向,在这次冲突中拜登的言行已表露无遗。问题是,如果没有外力去扭转巴以当下的形势,战火短期内再次爆发的危机依然存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