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进入后基辛格思维时代 联印制中来势汹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4月3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Alexander Milley)在夏威夷出席美国印太司令交接仪式,期间发言。(AP)

伴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重启,印度在国际舞台上的存在感越来越强,拜登(Joe Biden)政府数次强调印度以及海上盟国联盟的重要性。知名学者郑永年认为,美国已经进入后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思维时代,区别于基辛格思维时代中美俄的三分天下,后基辛格思维时代强调中国对美国的威胁以及中美印大三角的重要性,印度或将取代俄罗斯,成为美国所建构的国际体系中的关键一环。

今年三月份的四国领导峰会上,拜登主张美日印澳四国共同构建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对此莫迪(Narendra Damodardas Modi)的表态是印度将会与同盟并肩,联系更为紧密,不断推动共享价值以及推动构建一个安全、稳定以及繁荣的印太。可见,美印在推动印太安全与经济发展上已取得共识。此外,印度受邀出席G7峰会以及美国对印度疫情的援助均体现出美印双方交往的不断深入。

2018年,美国就在国防战略报告中将印太战略置于核心的位置,而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时期,尽管美国的全球事务减少,但也并未舍弃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政府时期的印太路线,特朗普多次与印度接触。拜登上台后,美国力图“重返”国际舞台,在国际经济领域、气候领域等多个领域继续担任全球事务“领导”,作为“霸权国”时刻提防“崛起国”。白宫在其声明文件中多次强调中美竞争,并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界定为“竞争者”,此外,多次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旨在遏制中国各领域的“威胁”,以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印度则成为美国遏制中国发展最重要的地缘武器之一。

伴随着中美之间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相对差距的缩小,以及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对国际秩序的冲击,郑永年认为当前中美关系无疑已经进入全面竞争时代,合作、竞争、对抗、冲突成为当下中美两国的常态互动方式。美国对华采取内部“四分”和外部“四全”策略,即分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化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集体,分化汉族和少数民族,以及分化“中”(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和“华”(港澳台中国人及海外华人),同时动用全政府、全社会、全方位、全世界的力量与中国竞争。而印太战略便是美国“四全”战略的关键,四国在海上包围中国。美国以印度替代俄罗斯,打破原有的后冷战时期的中美俄三方博弈,将俄罗斯视为麻烦制造者,而将印度置于中美博弈的风暴中心。

因此,在处理后基辛格思维时代的中美关系时,中国不应将目光都停留在俄罗斯上,而应分散适当的注意在印度,这张美国对华的新王牌身上,重新审视印度的重要性以及留意美印关系的动态、积极处理中印关系的发展。郑永年认为,印度是美国印太关系的关键,与日本、澳大利亚共同成为美国安全体系的一部分,一旦印度准备好配合美国,对中国的海上封杀就会形成。印度对中国核心利益的侵犯,中国要坚决遏制,但也要克制不要陷入无限的冲突,未来的对印政策还可以考虑俄罗斯的角色。

受地缘政治及中印之间的经贸关系等因素的影响,中印之间虽有摩擦与竞争,但不乏合作的机会,美印之间的联盟也并非牢不可破。在后基辛格思维时代,若中国重新审视印度在印太战略中的地位以及正视“中美印大三角”时代,推动中印关系良序发展,或许可以破除美国意图构建的海上包围圈。而伴随着印度疫情的爆发,合作应对公共健康危机以及加强经济联系或许可以成为后疫情时代中印关系的友好发展提供更多的机会,为后基辛格思维时代的中国外交提供更多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