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gram:从俄罗斯传遍全世界的互联网自由主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位在Telegram社交平台活跃的记者最近被白罗斯(也称“白俄罗斯”)高调逮捕,凸显了网络科技如何改变新闻、政府和私隐之间的传统关系,也凸显了意识形态和政治——而不是技术本身——依然才是这种关系的驱动力。

2021年5月23日,一架载有白罗斯反对派博客作者和活动人士Roman Protasevich的瑞安航空(Ryanair)飞机降落在立陶宛维尔纽斯的维尔纽斯机场。(Reuters)

5月23日,白罗斯当局逼令瑞安航空(Ryanair)客机改道降落在其首都明斯克(Minsk),之后从机上抓捕该国异见记者、白罗斯著名社交媒体频道NEXTA的前编辑普罗塔塞维奇(Roman Protasevich),使国际社会哗然。

白罗斯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力气逮捕一名社交媒体记者?答案可能部分在于他所使用的平台,一个为应对俄罗斯的互联网监管制度而诞生的应用程式Telegram。

Telegram由俄罗斯两兄弟尼古拉和帕维尔-杜罗夫(Nikolai and Pavel Durov,俄文为“Николай и Па́вел Ду́ров”)于2013年8月推出,但要理解他们的发明,必须了解其诞生的背景。

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在2014年柏林TechCrunch Disrupt活动中。(TechCrunch Flickr)

从Facebook的复制者到Facebook最猛烈的批评者

对帕维尔-杜罗夫来说,2000年代中期是“俄罗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那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处于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中,对互联网上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他当时甚至嘲笑互联网是 “半个色情制品”。

正是在这种宽松的互联网监管环境下,杜罗夫兄弟在圣彼得堡创立了社交媒体平台VKontakte(简称“VK”)。VKontakte常被称为俄罗斯的Facebook,因为其早期设计深受美国同行的启发。才华横溢的数学家和程式设计师尼古拉负责编写代码,而帕维尔则负责管理这家新的互联网公司。

VKontakte立即获得了成功:在第一年就成为该国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使杜罗夫(以下“杜罗夫”在文章中指帕维尔-杜罗夫)在22岁时成为百万富翁。

尽管该平台最初被用作音乐和电影的文件共享平台,但不久之后,政治思想也开始在这个平台上流传。2011年,许多俄罗斯人利用VKontakte在莫斯科组织示威活动,反对他们认为被操纵的议会选举,导致克里姆林宫放弃对互联网监管的放任态度。

当年,2011年,俄罗斯安全部队访问了杜罗夫在圣彼得堡的公寓,询问他为何无视政府关于关闭政治反对派团体VKontakte网页的要求。(作为他对这一要求的“正式回应”,杜罗夫张只是贴了下面一张狗的照片。)

这次事件标志着“黄金时代”的结束:它是VKontakte和政府之间关于互联网监管的四年之争的开始。在此期间,公司总部遭到俄罗斯情报部门的突袭,杜罗夫被迫逃离俄国一年,而两名早期投资者迫于压力,将其在公司的股份出售给一家与政府有关系的私人投资公司。

2013年,杜罗夫回到俄罗斯后,试图恢复其作为Vkontakte总干事的职责,但面临来自俄罗斯监管机构越来越大的挑战。那一年,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泄密者斯诺登(Edward Snowden)飞往莫斯科,提高了全球对网络安全和私隐问题的认识。两年后,杜罗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就在那时,他的团队“了解到(网络安全)不仅仅是我们在俄罗斯的问题,它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据杜罗夫说,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到了Telegram,一个不受政府控制的去中心化和加密的信息应用。

此后,与VKontakte的新管理层之间的纠纷有增无减。2014年乌克兰爆发抗议活动后,杜罗夫拒绝与俄罗斯当局分享乌克兰用户的数据,更在VKontakte上发布(很快被从平台上删除)支持抗议活动的信息。最终,这位年轻的企业家决定在2014年4月出售他剩余的股份,并永久离开公司。

从VKontakte到Telegram:有原则的APP

杜罗夫的早期合作者说,起初他的反互联网审查立场并非出于政治原因。他只是关心自己的业务:如果执行审查规则,他担心用户会转移到新的平台。

然而,到了2014年,当他离开VKontakte时,杜罗夫的世界观明显发生了变化:他那时候已是网络言论和网络私隐直言不讳的捍卫者。12月,当Facebook同意在俄罗斯政府的要求下屏蔽与反对派政治家纳瓦利尼(Alexei Navalny)有关的网页时,杜罗夫在推特上说:“Facebook没有胆量,没有原则。”

由于认为科技巨头对互联网监管机构过于放任,杜罗夫决定永远离开俄罗斯,建立他的新公司Telegram。从那时起,该应用程式向其用户做出一个非常明确的承诺:永远不会遵守政府以政治原因让Telegram分享或删除内容的要求。

图为2017年5月25日,英格兰伦敦一部手机显示应用程式Telegram。(Getty Images)

今天,杜罗夫和他的应用程式已经成为注重于个人自由、在线私隐和反网络审查的自由主义哲学的火炬手。据他称,Telegram最基本的设计是为了掩盖其流量的来源,从而使当局更难发现、拦截或阻止它。这一点仍然是Telegram的主要卖点。

根据该应用程式的“常见问题”(FAQ):“时至今日,我们向包括政府在内的第三方披露了0位元组的用户数据。”该文件继续解释说:“如果批评政府在某些国家是非法的,Telegram不会成为这种出于政治动机的审查制度的一部分。这违背了我们创始人的原则”。

杜罗夫经常批评像Facebook这样不赞同这些“原则”的大型科技公司。就在上周,5月19日,他的个人Telegram频道严厉批评苹果公司“选择利润而不是自由”,参与“在中国要求下的大规模监控和审查行动。”

Telegram对网络自由的大声宣传,以及其年轻创始人在网上的魅力,产生了双重效果:它使该应用程式既成为有数百万用户的巨大成功产品,又成为许多国家激烈监管的对象。

Telegram的“常见问题”(FAQ):“时至今日,我们向包括政府在内的第三方披露了0位元组的用户数据。”(telegram.org网站截图)

这个世界上没有坏的宣传

迄今为止,Telegram拒绝调度政治内容(它确实调度了暴力、性或恐怖主义内容),使其被至少11个国家完全或部分禁止,包括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大型市场。其中许多禁令是在该应用程式在重要政治事件中被反对派广泛使用后实施的,如最近两年在白罗斯、泰国和香港的抗议活动中。

然而,政府的反击非但没有限制该应用程式的发展,似乎还巩固了其作为网络自由第一平台的声誉,鼓励该平台的创始者加倍坚持其立场。

2018年,当俄罗斯最终决定禁止Telegram时,杜罗夫解释了他团队如何使用“反审查工具”来抵制禁令。据他说,Telegram与独立的开源开发者组织了一次“数字抵抗”(digital resistance),以规避新的限制;最终,该程式也能够继续在俄罗斯运营。两年后,当政府让步并决定终止禁令时,Telegram宣布它将“把我们的反审查资源用于Telegram仍被政府禁止的其他地方,如伊朗和中国”。

在这种“数字抵抗”的过程中,Telegram已经积累了不少忠实粉丝。凭借一个相对较小的团队,Telegram已经有了约5亿每月活跃用户,与QQ或Snapchat等员工人数多十倍的主要应用程式开发商相当。按下载总量排名,Telegram在2020年是iOS和Android系统中第九大最受欢迎的移动应用程式。

尽管与拥有20亿用户的全球最受欢迎的消息应用Whatsapp相比,Telegram仍然相形见绌,但在德国和巴西等许多大型市场,Telegram已是其巨大Facebook所属对手的一个严重挑战者,而且在伊朗、乌兹别克和埃塞俄比亚,它已击败了Whatsapp成为国内最大的社交消息平台。

更让竞争对手担心的是Telegram最近的增长速度。在过去3年里,当Whatsapp的用户从15亿增长到20亿时,Telegram的用户群增长了一倍多。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快速地增长?这个跟Telegram有能力利用其反审查制度的声誉作为强大的营销工具有一定的关系。

许多专家指出,Telegram并不是市场上最安全的即时讯息交流程式。尽管它确实可以提供较高的保护水平,但它并没有默认应用最高的安全标准,如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安全专家通常指出,其他注重安全的应用程式,如Signal,更值得信赖。

然而,Telegram仍然是同类应用程式中最受欢迎的。为什么呢?与其说是纯粹的技术安全,该应用的优势在于其原则和营销。杜罗夫从他在俄罗斯的经历中得到启发,开发了一款应用程式,让用户有一种免受外界侵扰的安全感,包括来自本国政府的侵扰,因此能够利用全球对私隐的担忧和对政府的不信任。

特别是,Telegram独特的应用程式功能,如公共频道、大型匿名聊天群和秘密聊天(secret chats),使其成为面临政治动荡和政治危机的国家的抗议者和反对派团体的首选通信手段。

2019年7月,在逃犯条例风波期间,香港的Telegram首次安装量比前一年同期增长了323%。8月底,当有开发者警告说该应用存在潜在缺陷,可能允许执法部门通过搜索电话号码来识别匿名聊天群的参与者时,Telegram迅速发布了一项更新,允许用户隐藏他们的电话号码。从Telegram的声誉来考虑,这个决定的营销价值和技术价值一样大。

Telegram可能没有提供世界上最安全的信息传输技术,但它这种高调立场帮助它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反审查”、网络私营应用程式。它的用户相信该公司会维护他们的利益,即使这意味着与政府对抗,而这使Telegram能够与Whatsapp等规模更大、资金更充足的应用程式竞争。

然而,与此同时,像所有的社交平台一样,Telegram的核心业务是在其用户。Telegram的成功取决于它能否满足其俄罗斯、伊朗、香港和白罗斯用户的愿望,而不是其开发者的技术能力。这进一步巩固了其(作为业务核心)的“原则”,而Telegram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维持这一形象。

为什么逮捕Telegram记者?

在香港动荡夏天的一年后,Telegram聊天群和频道频道在白罗斯反对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的抗议活动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而这就是Telegram本身的故事与与白罗斯反对派记者普罗塔塞维奇被捕的消息再次“撞上”的地方。

由普罗塔塞维奇共同创办并曾担任编辑的Telegram公共频道NEXTA是2020年按总帖子数计算的第二大Telegram频道,也是关于白罗斯政治的最大俄语频道。NEXTA频道专注于传播未经审查的政治新闻,而且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也是示威者的一个重要组织工具,以至于导致白罗斯政府将其列为恐怖组织。2021年3月,普罗塔塞维奇还宣布他已经开始为另一个Telegram频道“大脑中的白罗斯(Belarus of the Brain)”工作,该频道以前由已被拘留的博主洛西克(Ihar Losik)编辑。

虽然目前普罗塔塞维奇被捕的确切动机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白罗斯政府对Telegram在允许这些渠道逃避政府审查方面的作用感到沮丧。

当白罗斯当局在去年夏天的抗议活动中切断互联网接入时,Telegram的“反审查工具”允许它在Twitter或Facebook等较高知名度的平台无法使用时保持在线,削弱了政府限制抗议活动的能力。对Telegram来说,这是其长期坚持的原则和战略的重演,但对白罗斯当局来说,这却是一种挑战。

不管白罗斯逮捕记者的其他原因,此举很可能也是为了重新控制一项明确藐视其权威的技术。如果你不能攻击平台本身,那下一个最好的选择就是攻击那些使用平台的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