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千亿越盾的陷阱 越南人的富贵梦夭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5月下旬,在新冠疫情的风潮中,越南的投机炒家们在加密“货币”的暴起暴落中,又见证了另一种投资“机遇”的突然爆雷。这就是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吸引成千上万越南人倾家荡产卷入其中的兰花交易。

不少炒家惊恐地发现,上个月还价值数十亿、数百亿甚至上千亿越南盾的兰花,而今市价已经腰斩,其市场也无人问津,不少越南人一夜暴富的希望就此落空。

图中为越南市面较为常见并抢手的一种兰花“五翅白福寿”,这种兰花也是2020年时相关诈骗案的重灾区,很多不懂园艺的普通人花了十几亿盾买了幼苗,花半年时间养大后却发现货不对板,此时卖家已经不知去向。(越南劳动报网页截图)

越南的兰花交易始于2016年到2017年间,当时越南花农展开了恶性竞争,传统品种的市价迅速跌落,从泰国、菲律宾移种的变种则价格水涨船高,但由于市场供过于求,越南的兰花价格从每株每厘米100万盾(约合43.2美元)下跌到25万盾(约合11美元),这一价格维持到了2020年。直到这种平静被2020年的兰花热再度打破。

《越南快报》指出,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越南城乡已掀起了一股借贷种兰花、炒兰花的热潮,越南农民对这种交易的兴趣相当大,很多人也因此获利。譬如在2021年3月24日,有读者投书该报,称自己在乡下的家人投资15亿盾(约合64,800美元)炒兰花,转手就赚得25亿盾(约合10.8万美元)。

问题也随之而来,越南民间常见的兰花交易并非买卖成体兰花,而是以买卖花苗为主。这使得兰花交易在越南很快与骗局高度绑定,很多不懂园艺的买家以数十亿盾至数百亿的价格买入“突变花苗”,并因此血本无归。此外,兰花花苗、花株在这一时期的特殊价值,也导致越南城乡盗窃案频发,不少窃贼把偷盗的目标从珠宝首饰、家用电器转向了兰花植株。

越南在2020年内不仅有严厉的防疫措施,也有民间资金的暗流涌动

到2021年3月下旬,很多越南人发现,从2020年9月后稳步升值的“白雪公主”、“玉山娇”等突变兰花品种似乎已高不可攀,其交易价格从数亿越南盾飙升到数千亿越南盾不等。至3月,在以富有著称,临近中国的广宁省,一笔以2,500亿盾(约合1,100万美元)的价格买卖“玉山娇”兰花的交易震动了该国的投机者们。这种异常火爆的局面让越南民间掀起了炒卖兰花的新一轮热潮。

但是,广宁省的天价兰花交易也惊动了越南政府,很快,在当地警方的介入下,《劳动报》等越南媒体指出,这场“天价交易”是两名园艺商转让5,000株兰花的总价。越南各地从4月也开始针对兰花交易,要求经营者应缴纳税款。考虑到越南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0%,累计增值税税率最高达39.4%,即便是个人所得税,税率最高也达35%,这使得此前价格水涨船高的兰花瞬间丧失了流动性,并在5月后开始价格腰斩、无人问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兰花交易的兴衰已经成为越南民间资金在新冠疫情之下具体活力的写照。在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之下,越南因为其制造业维持了一定经济活力,其代工厂分布主要地区平阳省的人均收入在2020年也超越胡志明市和河内市,以月均702万盾(约合304.5美元)位列全国第一。很多工人在平阳省可以拿到每月两千万盾(约合865美元)的工资,这使得依靠劳动致富在越南第一次呈现了可能。

在越南学校门口,一小盒约60毫升的水晶泥价格在1万盾(约合44美分)上下。在4月中旬,部分岘港小学生因这种玩具导致硼砂中毒,越方才发现此物已大行其道。(越南快报网页截图)

不可否认,越南也有相当数量的失业人口,很多普通职工为急于用钱,或买断工龄换取社保基金,或将社保证明卖给金融代理公司。但越南城市也存在小本生意的生存空间,譬如从中国购买的零食、玩具等轻工业品,在支付每公斤约2万盾(约合87美分)的运费后,在越南转手就能有6倍以上的纯利润,这使得不少新冠期间失业的职工会选择在小学门口摆摊开店,兜售水晶泥、对战卡片等从中国趸来的玩具。

但是,面对城市的灯红酒绿,更多越南人面对该国“1,500万中产阶级”的相对优越生活还是有些不甘心。随着比特币、股票乃至兰花带来的一获千金的神话在城乡流传,不甘按部就班工作,不满足于学历低下的越南城乡居民就热衷于投机交易。而今,随着泡沫一个个破裂,或许更多人也只能面对现状,转而在做工或摆摊间度过新冠疫情下的萧条季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