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欧大三角|对话清华学者:气候共识之下 中国的难点在于落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因为新疆棉花等问题相互抛出制裁手段,中国与欧洲的关系近期有所紧张,欧洲议会更是刚刚通过投票冻结了去年年底达成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当然,中欧关系的变化也与美国从今年年初以来大力拉拢欧洲盟友、加强与欧洲盟友协调立场有密切关系。5月25日,中国外长王毅在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中国专场”活动时表示,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认为合作是中欧关系的大方向和主基调,将欧方视为伙伴而非对手。针对暗流涌动的中美欧关系,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主任、欧洲问题专家史志钦。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三篇(共四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冻结”意味着有望“解冻” 谁在拿中欧投资协定赌气

系列采访第二篇:中美欧大三角|对话清华学者:大国应该习惯逆耳批评

系列采访第四篇:中美欧大三角|对话清华学者:大国博弈表面化 欧洲也在谋划印太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22日以视频方式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并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讲话。(新华社)

多维:此前在美国举行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尽管采取的是线上会议的方法,但依然可以看作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就任后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第一次同框。从现实情况来看,气候问题越来越成为国家合作的重点,你如何看待中美欧三方在这个问题上的合作前景?

史志钦:面对全球气候及环境变化,气候问题已成为全球的一面旗帜,谁不举起这面大旗,谁就失去了道义制高点。之前或许不那么明显,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之后,人们逐渐发现人与环境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

这些年来,人类明显感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影响,极端天气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气候变化俨然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因此,应对气候变化也就是全球治理层面的一个重要内容。如果哪个政党、政客不扛起这面大旗,它(他在)西方议会民主制中就会失去选民的支持。

德国大选目前的民调,以加快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为立党之本的绿党支持率要高于基民盟党,当然,这也与基民盟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不佳有关,但至少说明,绿党的主张,得到了多数民众的支持,欧洲绿色新政的共识正在形成。

目前德国绿党的势力正在增加。2019年的时候,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之中,在德国得票位居第二,绿党作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被寄予厚望,这也说明,绿色、环保是全球性的共识。

《巴黎气候协定》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达成,后来特朗普(Donald Trump)虽然退出了,但是拜登又会重新回归。实际上,《巴黎气候协定》是在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支持下形成的,中国是一个重要支持者,那么对于中欧关系而言,气候问题是双方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

欧盟2019年发布的《欧中战略展望》政策报告中,将中国定位为“合作伙伴”、“谈判伙伴”、“经济竞争者”和“制度性竞争对手”(systemic rival)。其中的“合作伙伴”,主要就是指在全球治理、气候变化治理等问题上,中国是欧盟的合作伙伴。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欧一直有共识。

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欧盟很失望,现在美国民主党重新执政,欧盟自然而然把期望寄托在民主党身上,拜登当然也愿意成为扛起气候问题的旗手。

在气候问题上,美国的作用的确很重要,单靠欧盟和中国,很难推动全球性的气候应对方案,中国和欧盟未必也想争当这个旗手。所以,趁着美国重回《巴黎气候协定》的契机,各方都乐于促进全球气候合作,就欧盟而言,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在这一点上都有共同的价值追求,所以气候峰会的召开就成了这一共识的体现。

+6
+5
+4

史志钦:所以,大国在气候变化这一问题上的共识,是未来国际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即便美国一直将中国当作最大的竞争对手,也认为中美可以在气候问题上合作。

在美国主导的领导人气候峰会召开前一周,中德法领导人先举行视频峰会,为领导人气候峰会做一些准备和铺垫工作,这恰恰也说明,气候变化问题同样是中国和欧盟的重要合作领域。

去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同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视频方式举行会晤,对中欧关系的表述增加了“绿色伙伴”和“数字伙伴”。在此之前,中欧对彼此有四大伙伴关系的定位:和平伙伴、增长伙伴、文明伙伴、改革伙伴。现在,中欧之间的伙伴关系增加到了六项。

“绿色伙伴”的出现也能够说明,中欧关系除了经济领域的合作之外,气候变化越来越成为重要的合作领域。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之前,中国就已经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通过这样一个大型的国际峰会,也可以让全世界更多人关注全球气候的问题。

多维:在气候合作中,中美欧三方的角色其实会有一些微妙平衡。拜登要重回《巴黎气候协定》,中国和欧洲期待美国能够扛起相应的责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美国若要展现诚意,就把该补的“功课”都补上。在这一方面,中国和欧洲的立场相对一致。而就中国承诺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美国则希望中国能够把时间线更提前前一些,希望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欧洲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立场相近。在中美已经处于全面的合作、竞争、对抗的情况下,欧洲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史志钦:联合国关于气候变化的协定当中,有一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强调的是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过程中,发达国家应主动承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量化任务,发展中国家的首要任务是发展经济和消除贫困。这是因为,造成气候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工业化。西方国家最早实行工业化,那么西方要承担的责任自然更大一点,西方国家大部分已经成为了发达国家,各方面的实力都更强,可以援助发展中国家减排,无论是出技术还是出钱,西方国家都可以多出一点力。

如何实现碳中和目标已经成为全球舆论场中的热门话题。(新华社)

史志钦:发展中国家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实际困难,不可能完全和西方国家一样的步伐,这是不现实的。中国一直坚持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但是西方国家不这样认为,他们觉得,中国的GDP已经全世界第二,应该像发达国家一样尽义务。这可能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的一个分歧,中国肯定既要发挥大国责任又要维护自身的利益。

中国已经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欧盟与中国的目标基本一致。不过,我们可能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到了2060年,中国能不能达标的问题。这是一个宏大的目标,要实现碳中和必然要限制传统能源的使用,开发新能源。

但是现在,中国主要还是依赖传统能源,新能源的成本还很高,还需要考虑经济发展的问题,目前新能源的发展还不足以支持降低传统能源使用部分造成的缺口。

对于中国而言,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未来几十年细化目标,也就是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一宏伟目标之下,每一年的具体措施如何落实。这是西方国家更为关注的,在每一年的具体目标如何落实的问题上,中国与西方有一些分歧。

另一个问题就是发达国家承担更多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碳中和的责任和义务。中国当然希望西方国家尽量照顾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尤其是照顾落后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如何在资金和技术上对它们进行援助,这应该是下一步国际社会要关注的问题。

多维:中国与伊朗在3月末签署了25年全面合作协议,未来伊核问题是否有可能成为气候问题之外中国与欧洲主要国家合作的又一个重要抓手?

史志钦:中国与欧洲在伊核问题上的合作一直很好,中欧双方都主张以多边主义框架解决全球问题。2015年7月,中国与欧盟内的英国、法国、德国及美国和俄罗斯同伊朗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但随着特朗普的当选,美国政府则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决定。特朗普政府这一决定遭到包括欧盟在内的签字国的反对。不仅如此,美国甚至宣称要制裁与伊朗生意往来的欧洲企业。美欧关系受到负面影响。现在拜登政府正在为重返伊核协议而努力。

2021年3月,中国和伊朗正式签署一项为期25年的协议,内容包括政治、战略和经济合作。这标志着中伊全面深化合作进入新阶段。我们相信中国与伊朗的合作不会影响到中国与欧洲的合作。只要美国遵循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坚持多边主义,摒弃单边主义,切实履行伊核协议,那么中伊合作同样也不会成为中美关系的障碍性因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