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东问题专家|三方博弈美国重返伊核 神秘暗杀或再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份持续11天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大规模流血冲突已经画上休止符,曾经猛烈交火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以色列军队于5月21日签订停火协议,但巴以局势并未完全平息,停火协议签订后,以色列仍对东耶路撒冷谢赫杰拉地区持续包围,以色列警方也与巴勒斯坦民众在阿克萨清真寺发生过冲突。回看刚刚过去的这一轮巴以冲突,针对其中值得总结与反思之处,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研究员李兴刚博士。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对话中东问题专家|“以色列凯撒”或已在危机中自我拯救

系列采访第三篇:对话中东问题专家|北京在中东“战略主动”另有所图?格局低了

历次巴以冲突都不能忽视其背后的美国因素。(AP)

多维:有评论认为,巴以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一个美国问题,因为巴以问题与美国因素密切相关。包括一些英国学者在内,不少评论者认为美国应该为此次巴以冲突负责,正是因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时期种种偏袒以色列的举动(承认戈兰高地、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强推对以色列有利的中东和平计划等),加深了巴以之间的矛盾和不信任。

李兴刚:这个看法是有道理的。事实上美国政府长期以来都偏袒以色列,只不过到特朗普时期可以说是偏袒到无以复加了。

这一方面让以色列在巴以问题上非常任性,我行我素,在巴以军事力量非对称性的背景下,以色列只相信武力的逻辑而不会思考共存的意义,也不会真的在乎两国方案等和平方案,它认为时间和大势都有利于自己。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过度偏袒以色列,让巴勒斯坦人对未来更加的悲观,原本他们还想象着有一个领土相连的巴勒斯坦国。悲观之后就是绝望,绝望之后必然是武力的反抗。

多维:近期拜登(Joe Biden)政府恢复了少量对巴勒斯坦的经济援助,但是政治姿态背后,拜登能在多大程度上纠正特朗普时期的做法?拜登调整中东政策面临哪些国内束缚?

李兴刚:拜登的中东政策最多也就是非常精细的微调。事实上,拜登政府明显对巴以和谈没有兴趣,也不抱希望。拜登已经宣布美国重新支持“两国方案”,恢复对巴勒斯坦、联合国难民署的资助,这个表态是道义性质的,现实政治中“两国方案”成功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拜登不会采取实质性行动。

美国对中东的态度还是要放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去考察。美国现在的重心是在印太地区,对中东追求的是在地区总体和平稳定的情况下,能够慢慢的降低对中东的战略投入和关注度,一定程度上“淡出中东”,重点关注印太。

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要让巴以问题保持稳定,美国还需要降低与伊朗的竞争烈度,这就需要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伊核协议的轨道上来。

但这样一来,美国就与以色列在伊朗问题上的战略存在结构性矛盾。所以拜登在国内会受到亲以色列的利益集团的的压力。亲以色列利益集团对美国政治有很大的影响力,拜登不太可能将特朗普时期过度亲近以色列的政策调整太多。

同时,美国国内反对重回伊核协议的力量也会对拜登形成束缚,同样只能对特朗普时期的伊朗政策进行缓慢微调。

+6
+5
+4

多维:说到伊朗,哈马斯在此次巴以冲突中使用的射程70公里和160公里的“胜利”和“圆月-3”制导火箭弹,都是伊朗开发的战术火箭,有分析认为此次巴以冲突同伊朗和以色列之间的战略博弈也存在联系。美国是否会因为巴以冲突的不断持续而加速恢复伊核协议谈判并作出一定让步?当然,以色列肯定不愿看到这一步,它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李兴刚:美国可能会在重回伊核协议的谈判上做些让步,因为谈判本就是一个双方妥协的过程。

尽管以色列不希望美国重回伊核协议,但中东保持某种程度的稳定,美国才能够聚焦印太,所以美国会对以色列的行为有所约束。换句话讲,美国可以维护以色列的利益,但不能凌驾于美国自身的利益之上。

因此对以色列而言,其可能的举措,就是尽可能阻止伊朗在核问题上的技术突破和能力发展。前一段时间伊朗首席核科学家在伊朗境内被人暗杀,未来不排除类似的事情再次出现。

多维:美国“淡出中东”必然会导致在中东地区形成某种力量真空,美国如何做到既抽身出来又让中东保持稳定?

李兴刚:二战之后,美国在中东和亚太之间,事实上长期是一种战略协同关系。美国不太可能同时把力量均衡的分布在中东或亚太,一定是在某个时期有所侧重。

美国不可能真的完全撤出中东,而是在一定程度上要慢慢抽身,但还是要保持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只不过现在到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在中东的投入要“经济适用”一些,让中东能够保持稳定就好,以便美国集中精力在印太实施它的战略。

多维:这一次的巴以冲突已经画上休止符,不过美国和以色列共同推动的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的建交潮能否延续?

李兴刚:特朗普任内促成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美国民主党也承认这是一个重大的外交成就,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拜登今后应该会继续推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特别是劝说沙特采取“大胆行动”,但不会投入像特朗普时期那么大的资源和精力,更不会采取鲁莽、离经叛道的方式方法。

但是现在看来,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发生新的建交潮在短时间内已不太可能。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建交,事实上只不过是把本国的利益和整个阿拉伯民族的利益做一个脱钩处理。与以色列建交并推进经济合作,的确有利于海湾阿拉伯国家,但是这些国家也要面对国内的民意压力。

在这次巴以冲突期间,以色列在巴以问题上这么强势,对加沙进行疯狂轰炸,阿拉伯国家的民众都看在眼里。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民众是有倾向的,普遍在情感上支持巴勒斯坦,这些阿拉伯国家的政府不可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不能因为要与以色列建交而影响到自己国内的政治稳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