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意图重返伊核协定 内塔尼亚胡的内外困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于2021年5月25日在耶路撒冷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时握手。(路透社)

拜登(Joe Biden)上任以来,力图消除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痕迹”,带领美国重返国际舞台,尤其是在气候环境领域与国际安全领域,重回巴黎气候协定与伊核协定。在气候环境领域,我们已经看到了拜登政府的努力以及国际社会的再次接纳,但是在核安全领域,美国尚未与伊朗就伊核协定达成共识,美国仍在同伊核国家积极就新的伊核协定与伊朗展开谈判。

伊核协定(Iran Nuclear Deal),即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是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与德国)及欧盟于2015年7月14日在维也纳签订的关于限制伊朗继续发展核力量的条约。根据伊核协定的规定,伊朗交出所有中等纯度的浓缩铀,减少低纯度的浓缩铀与气体离心机的数量,条约限制伊朗不得建设新的或是再处理现有的重水反应堆,条约同时对伊朗的核设施与铀浓缩活动加以限制,为监督伊朗遵守该协定,国际原子能机构开展经常性的现场核查。伊朗签订并履行伊核协定,以美国为首的各国解除对伊朗长期进行的经济制裁,以伊朗的国家发展换取地区和平,缓解伊核问题带来的紧张局势。然而,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定的做法,使伊核问题高度紧张,核态势发展与核恐怖主义再度成为传统安全的一大威胁。

不同于大多数国家对伊核协定的欢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执掌的以色列政府一直对伊核协定持反对态度,内塔尼亚胡反对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伊朗核谈判并且欢迎特朗普退出伊核协定的做法。早在2015年伊核协定刚刚签订时,内塔尼亚胡就曾在联合国大会上表达对伊核协定的强烈不满,内塔尼亚胡认为伊核协定是一笔“坏交易”,它不会创造和平,而只将会使人们离战争更近。他认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一件事就是军事伊斯兰主义同核武器的结合,而伊核协定就是为这种“联姻”开具的合法证明。此外,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对以色列的不友好态度也是内塔尼亚胡公开反对伊核协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内塔尼亚胡看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定是符合以色列的国家利益的,特朗普任期内美以两国的多领域合作也能看出内塔尼亚胡对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的政策做法的满意。然而,不同于“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拜登对美国的全球事务更为上心,“去特朗普”的政策倾向与重返国际舞台的动机将美国的关注点重新拉回到核安全领域与伊核问题上,上任不足半年,拜登便将伊核谈判置于美国全球事务的重要议程。

拜登对新的伊核谈判以及制定新的伊核协定持乐观的态度,而内塔尼亚胡对2021年的伊核谈判同样持否定拒绝的态度,认为伊核协定的制定不利于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同时,在国内拉皮德(Yair Lapid)领导的“拥有未来党”(Yesh Atid)与贝内特(Naftali Bennett)的统一右翼联盟(the United Right)意图合作的背景下,反对伊核协定,加大以色列在加沙地带以及整个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或是内塔尼亚胡延长总理生涯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态度立场很难更改,而蓝白党(Blue and White)领袖,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也表示以色列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对以色列的重要性高于推翻伊核协定的意义。内塔尼亚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内外困境,执政生涯或将终结。

此外,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2019年11月至2020年6月调查的一份报告,美国国内的犹太裔公民对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不高。美国国内犹太裔对于以色列的关注持续下降,成年的犹太裔公民中,仅有45%的人群表示对以色列的关注是至关重要的是必要的。年轻的正统派犹太裔美国人对以色列没有“情怀”,也就是说,尽管65岁以上的正统派犹太裔美国人对内塔尼亚胡以及特朗普的以色列政策表示赞同与支持,但伴随着年轻的正统派犹太裔的比例不断增加,愿意为以色列政府或是内塔尼亚胡在美进行游说活动的人数或将有所下降。

伴随着美国对外战略重心的迁移,内塔尼亚胡以及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活动或将难以得到美国的全力支持,内塔尼亚胡与以色列还能否等到下一任支持以色列中东政策的“特朗普”?内塔尼亚胡又能撑多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