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疫情・疫苗荒|东南亚疫情不幸遇上“反向转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一年新冠疫情重灾区以欧美拉三地为主轴,本年4月印度疫情突然再爆却让各界目光转向疫情相对温和的亚洲。

如今本港疫情几平,但最早压服大型传染的中国大陆却有广东地区接连再遇本土确诊,而常被欧美媒体引为成功案例的台湾更遇上全球大流行以来的最深重疫情,与近日发现新变种的另一“模范生”越南遥相呼应。

东盟多国抗疫成绩向属中游之列,罕见全球关注,如今多国疫情再见明显升势,疫苗接种远远未足,加上邻近地区变种病毒威胁,使各界开始注视这个人口繁杂、部份国家政局未稳的地区。其抗疫前景对与之有紧密联系的整个东亚地区更是影响匪浅。

图为1月29日,越南河内一间被封锁的大厦。越南疫情在平伏了一段时间后,5月时再度爆发。 (Reuters)

快速决策和严格执行抗疫措施使东盟国家在2020年避免了全球疫情的最严重影响。只有新加坡在新冠肺炎疫情开始时遭遇了严重的爆发,所有其他东盟国家报告的病例数与其人口相比都较低。在整个2020年,新加坡的人均确诊病例仍然是该地区最高的。踏入2021年,泰国和越南当时只有病例累计几千宗,柬埔寨、老挝和汶莱都在数百宗以下。

这些国家的死亡数也保持在100以下。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人口较多的东盟国家已经开始出现确诊和死亡人数上升的情况,但仍然远远低于在欧洲或美洲看到的数字。

然而,自今年4月以来,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而5月更可能是东南亚疫情的转折点。在几乎每一个东盟国家,专家们都开始警告说,由于旧的预防措施未能遏制新的、更具传染性的变种病毒,数字迅速上升。虽然与印度或欧洲相比,病例数仍然相对较低,但东南亚的低疫苗接种率使该地区很容易受到可能具有破坏性的新浪潮的影响。

疫情的“反向转折点”?

正当不少欧美国家因为疫苗接种推广而使其原来严重的疫情转折下行之际,不少原平疫情平缓的东盟国家却遇上了反向的转折:5月期间,不少国家的总病例数增加了一倍以上,包括越南(+153%)、泰国(+138%)、老挝(+133%)和柬埔寨(+118%)。马来西亚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在5月内,它报告的新病例比它在2020年全年的总病例还要多,促使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实施全国封锁。

在泰国,死亡人数增加了两倍多,在马来西亚,死亡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印尼和菲律宾这两个人口最多的东盟国家,分别越过5万和2万新冠死亡人数的可怖门槛。

专家认为,这种令人担忧的病例增加可能是由来自印度和英国的新变种病毒以及在该地区出现的全新变种病毒的传播所驱动。5月底,泰国发现了其国内首例在印度首次被发现的B.1.617.2变体;越南卫生部长阮青龙在5月29日的全国新闻发布会上,当局“发现了印度和英国变种病毒的一个新混合变体”,如果得到证实,该变体将很快被添加到世界基因变体地图中。

疫情数据表明,这些新变种正在逃避2020年有效地保护东盟国家的社交疏离措施。该地区所有大国的“有效传染率”(effective reproduction rate)都高于1,越南和缅甸高于1.5。有效传染率代表了一位感染者所造成的新感染的平均数量,一般来说,传染率越大,控制疫情就越难。

东盟地区的新冠肺炎检测阳性率——专家们用来衡量疫情严重程度的另一项数字——也高得令人担忧。在菲律宾、柬埔寨和印尼,超过十分之一的检测结果为阳性,而马来西亚自4月初以来,阳性率从2.5%左右持续上升到6%以上。由于2月政变以后一直持续的政治纷争,缅甸的疫情数据很有限,但检测结果也表明,5月份的阳性率在迅速上升。

这些警告信号促使东盟政府采取越来越严厉的措施,颁布新的限制措施,关闭城市和工厂。

5月27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威胁要把不执行封城限制的村长和警察关进监狱,5月31日,他还延长了首都的疫情限制,并禁止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和尼泊尔等高危国家的入境旅游。

泰国最大的农业企业卜蜂集团(Charoen Pokphand Group)在约250名工人检测出阳性后不得不关闭一家家禽工厂五天。在越南北部,为包括苹果公司和三星公司在内的全球科技巨头供货的工厂因疫情爆发而低于产能运作,使人们担心可能面临全球供应链的中断。6月1日,马来西亚将其抗疫措施升级为“全国封城”,以阻止疫情蔓延,还暂停或中断了许多地区的工业活动。

情况的严重性迫使东南亚各国政府在公共卫生和经济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而这在一个拥有大量人口依靠非正式工作和日薪维持生计的地区是很难做到的。红十字国际联合会亚洲卫生协调员里马尔(Abhishek Rimal)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有很多人是日薪工人。(封城后)他们的收入、食物和家庭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呢?这就是(该疫情)最大的人道主义挑战之一。”

疫苗荒:东盟疫苗接种率为何那么低?

然而,国家封城和严厉的限制仍然是东盟国家抵御疫情的最好工具,因为除了新加坡之外,它们低疫苗接种水平无法保护该地区免受疫情新爆发冲击。

6月1日,新加坡约有36%的人口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远远领先于其他东盟国家。柬埔寨和汶莱分别为15%和10%,但所有东盟大国都远远低于10%,泰国、菲律宾和越南甚至低于5%。印尼开展了该地区最大的疫苗接种活动,在5月下旬达到了2,500万剂,但这只够为其6%的人口接种疫苗。

然而,根据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收集的全球疫苗采购数据,印尼、菲律宾、越南和泰国都已经订购了几乎足够的剂量,为其全部人口接种至少一剂疫苗。马来西亚则已经签署了足够剂量的合同,为其80%以上的人口接种两剂疫苗,其份量预期可达至群体免疫。

那么东盟为什么疫苗接种率仍然如此之低?问题是,在全球疫苗短缺的背景下,尽管东盟国家已经订购了疫苗,但在与往往更早订货、更有能力支付较高价格的发达国家的竞争之下,东盟国家的大部分订单还没有被履行。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数据,截至6月1日,即使是库存最多疫苗的国家(相对人口而言),如柬埔寨和汶莱,也只收到了足够的剂量为其四分之一人口接种的疫苗。而且像越南和泰国这些国家所收到的疫苗甚至没有收到足够的剂量为其3%的人口接种。

其他疫苗生产商供货缓慢,促使东盟国家转向中国,即他们最大的邻国和世界上最大疫苗出口国之一。中国敏锐地意识到,东南亚的疫苗短缺可能会导致疫情的新一波在其家门口爆发,因此一直在积极向该地区出口疫苗。目前,东盟地区绝大多数的疫苗都来自中国的两个主要疫苗制造商,即中国科兴和国药集团。

西方、俄罗斯和印度的疫苗制造商也与东盟国家签订了合同,但迄今为止,这些合同很少得到履行。越南从俄罗斯订购的5,000万剂“卫星V”疫苗还没有收到一剂;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能够收到大量的非中国疫苗,都来自辉瑞(Pfizer)和莫德纳(Moderna)美国公司,况且这些疫苗制造商的交货一直很慢:5月份,马来西亚只收到了它所期望的辉瑞剂量的一半左右。

相反,能够获得中国疫苗使一些东盟国家得以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活动。由于与中国的紧密联系,柬埔寨这个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东盟国家最低之一的国家,达到了东盟国家中仅次于新加坡的最高疫苗接种率。根据UNICEF的数据,截至6月1日,柬埔寨收到的所有剂量,包括购买和捐赠,有93%来自中国。在印尼,即疫苗推广规模最大的东盟国家,这个数字为88%。

在许多情况下,东盟国家唯一可用的其他疫苗是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牵头的“疫苗公平分配计划”(COVAX)提供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COVAX计划的目标是给全球超过90个最贫穷的国家发放至少20亿剂疫苗。)例如菲律宾虽从科兴公司获得的剂量刚刚超过该国疫苗量的一半,但其余的大部分都来自COVAX,另有几千剂来自俄罗斯。在像泰国这样没有收到任何COVAX剂量的国家,中国疫苗则是唯一可用的疫苗。

相比之下,东盟国家中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国家越南却有意回避来自中国的疫苗,使其只得依靠通过COVAX计划获得25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数量严重不足。

大多数国家与国家的疫苗捐赠也来自中国。只有缅甸和印尼收到了另一国家的捐赠,即印度。但该国自身悲剧性的疫情爆发迫使其最大疫苗制造商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不再优先考虑向国外发货。而缅甸则是唯一从印度血清研究所获得大部分疫苗的东盟国家。

用东盟的疫苗应对东盟的危机?

除东盟外,中国也面临着在世界其他地方完成大量疫苗交付并在国内完成自己的疫苗接种计划的压力。而且,随着更具传染性的变种病毒快速传播和原材料短缺仍然阻碍着疫苗的全球交付,东盟的命运可能取决于其保证自身疫苗供应的能力。

目前,东盟区内已出现旨在实现疫苗本地生产的行动。泰国和越南都在研发自己的疫苗,其中越南已接近最后阶段的试验:5月,当局表示越南名为Nanocovax的重组蛋白疫苗,将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如果获得批准,该疫苗可能在今年年底时候准备好供公众使用,这将使越南成为东盟国家中第一个在国内研发并生产疫苗的成员。

拥有自己的制药业的东盟国家也与全球疫苗制造商达成了协议,在其境内开设了用于国内生产的“灌封”(fill-and-finish)设施,譬如,印尼国营制药公司Bio Farma和科兴之间的合作,使该国能够从中国获得数千万的散装疫苗。

泰国的暹罗生物科学(Siam Bioscience)集团也与阿斯利康达成了一项国内生产授权协议。在这个协议下,该公司计划从头到尾生产疫苗,不仅仅是“灌封”阶段。它的第一批产品在5月通过了所有必要的质量检查,目前公司正在生产2亿剂疫苗,在未来两个月内计划在国内和其他东盟国家开始销售。

最后,据当地媒体报道,5月底,越南还与俄罗斯就在该国生产“卫星V”疫苗进行了谈判,而且在6月1日,卫生部长表示,越南正在寻求购买疫苗生产技术,以建立一个可以供应COVAX计划的工厂。

正如全球对原材料和疫苗技术的争夺所显示的那样,即使是近邻大国的援助也不能消除公共卫生紧急情况的基本规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东盟国家最好的抗疫策略可能是生产自己的疫苗,但这也需要克服疫情在该地区所引发的经济和政治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