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索马里的三种命运|地理看世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便找一个世界地图来看,我们只会看到一个索马里(Somalia),以海盗横行最为世人1所知。这个国家位处于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有着非洲国家当中最长的海岸线,紧守着印度洋进入红海再经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的关键海道。然而,这一个国家的政府实控地区几乎不出其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最近的一宗新闻头条更是总统不愿如期选举,导致摩加迪沙街头巷战。

今天的索马里遇上“失败国家”的困局,其实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观乎历史,拥有3,000公里海岸线的索马里一直是欧亚航海贸易的要道:骆驼正是在此地首先被驯化,以连接域内陆路上贸易;从古埃及、罗马时期,再到15世纪的大航海时代,索马里的众多港口一直是香料、布料、瓷器、象牙、蜡、黄金等等欧亚重要商品贸易的核心环节;至15世纪与马六甲通商后,长颈鹿、斑马等奇珍异兽也经由此地转运至明朝管治的中国。

当然,“地理决定命运”一语其实不错。今天在非洲之角扮演主要航运要点角色的地方,并不是索马里的国境之内,却也可算是一个“索马里”——这正是索马里人占全国人口六成的吉布提(Djibouti)。在殖民时代,此地也称为“法属索马里兰”(French Somaliland)。

索马利亚

第一个索马里:自许“非洲新加坡”的吉布提

背靠着有1.14亿人的内陆国家埃塞俄比亚,人口不足百万的吉布提手操其95%的海上贸易,以铁路直通埃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作频繁货运,紧握了这个经济迅速发展非洲大国的未来经济命脉。

根据世界银行和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指数,吉布提的港口效率现已为非洲之最。过去十年,吉布提迎来高达4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集中发展航运设施。近来该国更有发展成“非洲新加坡”的期许。

吉布提港被评为非洲最有效率的港口。(Wikimedia Commons)

同时,吉布提也是全球各大势力在区内军事基地的首选地,从美国、法国、欧盟,到中国和日本的基地都有。这种中立地位使其国家安全有了稳实的保障,基本上不必担心会被强邻欺压。

使吉布提能够有效掌握其“地理命运”的是其在非洲之角当中较为稳定的政府。自1977年经第三次独立公投脱离法国殖民统治以来,吉布提只有过两位总统,1999年上任的盖莱(Ismail Omar Guelleh)本年选举更以97.3%得票第五度胜选。虽然盖莱素来强力压制反对派,导致后者杯葛选举,然而此等强人管治的方式却使吉布提自90年代一度爆发内战以来一直保持政治稳定的局面,故能凭其把握进入红海的曼德海峡(Bab el-Mandeb Strait)地理优势而深得世界各大强权倚重。

由吉布提直通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的铁路网。(Wikimedia Commons)

第二个索马里:不获承认、和平三十戴的索马里兰

在吉布提之旁,则是实际独立于索马里30年(1991年5月18日独立)、人口约450万的索马里兰(Somaliland),也是殖民时代的“英属索马里兰”(British Somaliland)。

索马里兰在1991年苏联支持的军政府倒台而陷入内战后宣布独立。此前一直遭到军政府迫害的伊萨克部族(Issaq)各个分支领袖在沙漠树下开会,决定分享权力。此后,与连首都和平都维系不了的索马里不同,索马里兰的总统选举一直都如期举行,而长达十多年的政党争议本年终得解决,让2005年来从未举行的国会选举得以在5月31日展开,被视为索马里兰进一步走向和平的象征。

2017年的索马里权力分布图,索马里兰(Somaliland)已自行宣布独立,邦特兰(Puntland)亦属自治地区;南部不少地区都在政府控制范围之外。(Wikimedia Commons)

虽然索马里兰在索马里的反对下独立地位一直不获国际承认,但其相对和平稳定的政治局势,却有可能使这个人均经济产值只得950美元(是吉布提的三分之一)、长期依赖牲畜业等第一产业的国度逐渐步上吉布提的成功之路。

索马里兰在地理上虽然不及吉布提紧握曼德海峡般具战略意义,可是在吉布提手握埃塞俄比亚海上贸易命脉之际,索马里兰的港口却成为了埃国“分散投资”的选项——埃国以北的厄立特里亚(Eritrea)始终尚有战事风险——如今埃国已加入对其港口的投资。

区内不少国家都看见此等潜力,特别是在手握良港的柏塔拉(Berbera)。杜拜环球港务集团(DP World)在2018年已在此扩张港口业务,阿联酋除了大洒4.5亿美元投资(接近该国年经济产值的四分之一)之外,该国本年3月也成为首个在索马里兰设置外交使节的阿拉伯国家。如果形势持续,索马里兰将可成为下一个“吉布提”。

柏塔拉港口地价近年升值可以倍数计算。(Wikimedia Commons)

第三个索马里:内战三十年的失败国家

最后的一个索马里,就是那个在世界地图上面唯一看到的索马里共和国(Republic of Somalia),此地在1960年独立之时由“意属索马里兰”(Italian Somaliland)与英属索马里兰组成。1969年军方领袖巴雷(Siad Barre)透过政变上台后就一直没有举行过由人民参与的选举,其政府于1991年倒台后,索马里还陷入了至今仍然未曾结束的长期内战。

虽然索马里人口有85%都是索马里人,可是以政治却以部落为单位,一旦强人不在,各部落就有争战之危。与索马里兰各部落务实分享权力不同,部落间的冲突在巴雷下台之后至今未能平服。

国内战乱也就造成了索马里以海盗横行闻名的历史。在内战爆发后,索马里的海军也随即解散,导致其海域进入了无人监管的状态,国外船只开始随意进入非法捕鱼,并在此倾倒各种工业废料。无可奈何之下,索马里渔民就自行武装起来应对,随后更发展成劫船勒索、收取赎金的经营模式,并接受外界投资。海盗活跃于2010年前后,其后在多国海军介入之下才逐渐平息。

索马里的部落分布图:各个部族之下尚有不同的部落分支,构成极其复杂的部落政治。(Wikimedia Commons)

索马里内战爆发之后,坐拥索马里境内两大河流和较丰富农业资源的索马里南部却一直未能筹组起一个能控制大部份国土的政府——索马里东北部的邦特兰(Puntland)与索马里兰相似,在1991年由部落领袖分权组成政府,独立于索马里政府之外,却不追求独立。

2000年代中期,与阿尔盖达组织有关的索马里极端组织青年党(Al-Shabab)更乘势崛起,占据索马里南部大多数郊区地域,经常对首都摩加迪沙进行袭击。现届索马里政府在人数两万的国际维和部队支持下,才能勉强守住首都。

如今,索马里总统由国会议员选举,而国会议员则由大约1.4万位各部落领袖选出,因此要达成一致,进而清扫青年党势力的前提,就是要团结各个部落。可是现任总统穆罕默德(Mohamed Abdullahi Mohamed),虽是个由国际支持的索马里裔美国人(他曾经在纽约州交通部任职),可是上任后却无意团结部落,在没有真正硬实力的情况下,却想以强人手段执政。

总统穆罕默德接种新冠疫苗的照片。(Twitter@M_Farmaajo)

索马里总统选举原该在去年举行,却因疫情延至本年。本年2月任满的穆罕默德却意图继续押后选举,导致摩加迪沙爆发内部的部落冲击。在穆罕默德的支持者只能控制首都16区之中的5个之时,他当然不能硬撑下去,最终在上月底只得宣布政府会在60日内举行选举。然而,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索马里的局势都难有改变。

坐拥非洲之角地理优势的索马里,本该可以延续其自古已来的贸易中心地位,在全球化之中分一杯羹。然而,地理虽然决定了一国的命运,但要把握好命运赋予的机遇,却是事在人为。吉布提早就做到了这一点,索马里兰也在从后赶上,而三十载内战与部落之争未曾结束的索马里似乎与其地理决定的命运尚有一段极长的距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