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清仓美元资产 美国收割全球让北京拉响警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上旬的国际金融、大宗商品市场仍在呈现激烈动荡。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数据显示,2021年5月的月度食品价格指数比2020年同期相比上涨40%。这种局面的形成与美国的剧烈放水有很大关系。

从2020年2月到2021年3月,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规模达5万亿美元。到5月29日,白宫又向国会提交了一份6万亿美元的预算案。在大放水的背景下,加之2021年3月后美债利率上升,华盛顿依托美元体系收割全世界的行动也由此开始。

拜登在3月11日签署1.9万亿美元的“救济计划”,但此举在美国之外的观察家眼中已成为新一轮放水的标志。 (路透社)

对此,全球已经有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在内的53国试图“去美元化”,即改美元资产为其他替代资产的手段。俄罗斯在6月3日的两项决定因此较为突出。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当天上午宣布俄罗斯或将放弃石油美元结算。同日,该国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Anton Siluanov)亦宣布,俄罗斯1,860亿美元规模的主权财富基金决定抛售其中35%的全部美元资产,转而投向以欧元、人民币计价资产以及贵金属。

虽然此次抛售将主要通过俄罗斯央行及其外汇储备进行,其透明度较低,其对市场影响相对有限。但此举已经成为“俄罗斯抛弃美元”的直接象征,并在6月7日引发了黄金等避险资产的震荡。

当然,俄罗斯抛售美元资产并非意外。近年来,美、欧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有增无减,俄罗斯央行在过去几年内一直在减少其美元资产的持有量。加之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亦将在6月16日会晤,这使得俄方的任何手段都有可能被视为一种盘外招。

在疫情带来的经济萧条面前,中美两国各有手段

但总的来说,设法规避美元体系带来的束缚已经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选择。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已下滑至59.02%,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创25年以来最低水平,较之2001年最高时的73%下降了近15%。但这对于防御美国已经采取和继续推进的量化宽松(QE)仍是有限的。

在美联储压低基准利率,以及购买国债、企业债,发行基础货币的双重手段下,美国强行为疫情下陷于萧条的经济注入流动性,此举也被通俗地称为“放水”、“印钱”。这也是美联储想要无限QE、进一步提供流动性的关键。考虑到美国债务不仅被中国、日本、沙特等国大批持有,其养老金和养老保险也占据了其50%至60%的份额,这使得美联储想要无限QE、进一步提供流动性,能做的只有继续贷款。

随着美联储又在2020年4、5月间确立了各国央行可以通过抵押美国国债,向美联储获取美元贷款的新政策,这使得美国不仅可以通过增发美债来提高流动性,亦展现出美联储寻求成为全球美元最后贷款人地位的意图。增发的美债,就成为美国对全世界的金融增税,美国发行的美债也可以对应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GDP)。而此举也充分暴露了美国在疫情期间收割全球的操作。

目前,美国收割全球的影响已经影响到新兴市场,中国到2021年也必须要做出决断,避免被美国剪羊毛。对中国来说,这似乎不外乎两种选择:一是人民币发行应以中国国债为主要发行方式;二是如石油美元一样,必须以人民币购买大宗商品或必需品,并尽量采用非美元货币购买石油等重要物资,以此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有分析认为,由于美元的贬值,人民币兑美元的持续升值正在酝酿。根据2019年至2020年的数据来看,中美利差的敞口短时间难以弥补,这为人民币兑美元的长期升值趋势提供了动力。(恒天研究)

截至2021年,全球央行储备中仅有2%为人民币形式持有,但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预计到2030年,其比重可能提高到10%。中国还一直鼓励使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本土替代品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借此在2019年后每日处理价值至少1,357亿元人民币(约合194亿美元)的交易。虽然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不可能取代美元为世界投机资本提供流动性,但中国仍可以设法为购买中国制造商品以及采购资源的国家提供帮助,使之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进而降低对美元流动性的需求,以此回避最新一轮的收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