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因素成匈牙利内斗焦点 欧尔班罕见妥协的背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7日,在经历布达佩斯万人抗议大游行冲击的次日,欧尔班(Victor Orban)当局罕见地在相关议题上迅速妥协。针对抗议活动聚焦的复旦大学布达佩斯分校建设问题,欧尔班当局公开表示政府将暂缓分校项目推进,并于2023年就这一项目的前景举行全民公投。

2021年6月5日,布达佩斯当地居民走上街头,强烈抗议欧尔班当局在引进复旦布达佩斯分校项目上的黑箱操作。(Getty Images)

“我们不想做那些忤逆民意——尤其是布达佩斯居民意志的事,即使我们认为那些事对民众的总体福祉有益”——欧尔班当局的内阁要员古尔雅斯(Gergely Gulyas)在官方正式妥协之后如是说道,无奈中带着些许不服的态度。

如果把时间线持续拉长的话,古尔雅斯上述的矛盾态度并不难理解。自2010年重新当选总理以来,欧尔班及其治下的青民盟凭借对民粹主义的精巧操弄以及在地缘外交上纵横捭阖的气势,在匈牙利国内政坛上几乎一路凯歌&所向披靡。

相比之下,反对党阵营则被欧尔班当局通过种种手段予以各个击破,从而陷入各自为战,难以聚合的虚弱状态。

在这种情势之下,欧尔班当局在近年来的国内施政中几乎无所顾忌。换言之,这一时期的欧尔班当局压根用不着考虑有关“服软”的任何可能性——这一点从持续四年之久的欧尔班VS索罗斯(George Soros)“内战”中得到了充分映证。

期间,面对在匈牙利国内与欧美精英决策圈都有着不俗影响力的金融巨鳄索罗斯,欧尔班当局依然在国内对索罗斯阵营展开了坚持不懈的围剿。即便索罗斯在情急之下搬出了欧盟这座“理想中的强力靠山”,也无法阻止欧尔班当局的铁拳施展。

2017年4月9日,中欧大学(CEU)的师生与同情者手持匈牙利总理欧尔班(L)的肖像画,在布达佩斯第一区抗议。该校由匈裔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一手创办,但在欧尔班&索罗斯的政治恶斗中沦为牺牲品。目前,该校布达佩斯校区已完全关闭。(Getty Images)

最终以去年9月索罗斯正式关停中欧大学(CEU)布达佩斯校区为标志,欧尔班当局取得了“巨鳄围剿战”的完胜。

然而,上述“一路凯歌”的利好局面在欧尔班当局愈发高调地推行“对华亲近”战略之后发生了微妙转变。尽管相比于波兰、捷克与波罗的海三国这种美国“铁杆盟友”来说,匈牙利国内的相关意识形态狂热要明显弱化。

但作为一个后共产主义转型而来的“新国家”,与中国这种被西方舆论钦定的“红色巨兽”牵扯过深,几乎毫无疑问地会招致已被长期“去红化”工程塑造的主流民意的反弹,这种反弹在当局的有关操作触及“西方核心价值观”红线时表现得尤为强烈——近来发生的复旦分校项目风波即是典型例证。

在此次风波中,欧尔班当局“过分自信”的暗箱操作&同一时段围绕欧盟涉华决议时“过度亲华”的举措都为风波的最终爆发起了推波助澜之功。就前者来说,作为复旦布达佩斯分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欧尔班重要亲信之一的技术与创新部部长帕尔克维奇(László Palkovics)在经办过程中极为独断专行。

此公在将原本用于建设廉价学生公寓项目的用地转为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的过程中,几乎略过了所有咨询协商环节,直接大笔一挥批准了分校项目。更有甚者,此公在项目被舆论曝光的当口还高调宣称这一分校的定位并非为匈牙利本国学生提供优质高等教育服务的“公立高校”,而是旨在吸引外国富商权贵子弟的“贵族学校”。

2021年6月2日,匈牙利反对派头号人物,布达佩斯现任市长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在复旦布达佩斯分校的选址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揭批欧尔班当局在项目操作上的“黑箱行为”。(Getty Images)

吊诡之处在于,根据欧尔班当局的现有计划,该校的资金来源却主要是国家财政以及来自中国国开行的贷款,而后者同样需要在未来的岁月里由匈牙利纳税人埋单。

一个原本用于为本国贫困学生解决住房难题的用地在不明不白之间被当局挪为他用,而当局大力宣传的“优质高校”居然是一所旨在为外来“高端人士”服务的贵族学校,如此作为严重违背了欧盟长期提倡的“透明政府&平等人权”理念,从而不出意料地引发了匈牙利民众的熊熊怒火。

令欧尔班当局颇为棘手的是,此次对其“群起而攻之”的民众不仅限于此前当局宣传机构口中被冠以“外国代理人”之称的反对派支持者,不少原本力挺青民盟的选民也走上布达佩斯街头向欧尔班当局表达自身对其“逾越红线”之举的不满。

这正是此番风波中,欧尔班当局没有像“围剿索罗斯”行动中那样一往无前地勇猛直冲,而是选择迅速服软的主因所在。

如果说欧尔班当局“过分自信”的暗箱操作是引爆此番抗议冲击波的主要导火索的话,那么其三度否决欧盟峰会涉港提案的“暴走行为”则让匈牙利国内的亲欧派多了份添油加醋的筹码。

以抗议活动首席组织者,布达佩斯现任市长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为例,此公在集会现场发表公开演讲时公开指责欧尔班当局正走在背离欧盟,而向“红色强权”敞开怀抱的错误道路上。

虽然匈牙利此番抗议风波有着某种程度围绕中国议题展开的迹象,但因此而产生匈牙利可能沦为下一个“反华前哨”的担忧则大可不必。即便如卡拉松尼那般“表面反华”的反对派政客,在涉及中国相关的议题时措辞相当谨慎。

“此番抗议示威没有任何针对中国或者中国人民的意思,我们只是向本国的独裁者表达压抑已久的愤懑罢了”——在上周末集会现场的公开演说中,卡拉松尼如是说道。

显然,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异质却不容忽视的强权,即使如卡拉松尼这般,在意识形态上相当偏向西方“政治正确”的政客也仍然没有完全丢弃务实主义的选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