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谋划对华特别工作组 拜登的产业链脱钩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继发布行政令,禁止美国投资特定中国企业后,又宣布将针对中国成立新的“突击工作组”(strike force),以打击美国认定的“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这一针对供应链的组织将由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Chi Tai)亲自统领,其中很多措施将指向中国。

拜登此举是其政策的延续。他曾在2021年2月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在半导体、电动汽车用电池、稀土、药品等4个领域在百日内调整供应链。这项行政命令还涵盖了对国防、公共卫生、通信技术、交通、能源和食品生产等领域供应链的审查。

2021年2月25日,戴琪在美国国会出席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听证会。在此期间,拜登当局也制定了在半导体等领域采取措施的方案。(路透社)

行政命令透露的信息还显示,美国希望与日本、韩国以及台北等地合作,加快建设芯片和其他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产品的供应链,并建议美国应加强与美日印澳四国和七国集团的多边外交,以此解决美国产业基础的空心化问题,减少对“某个国家”的过度依赖。

按该方案,美方首先寄希望于国会通过向半导体开发和生产投入500亿美元法案,让台积电(TSMC)等企业在美国建厂。其次,美国能源部也会放出至少170亿美元贷款,推动美国汽车巨头福特公司与韩国SK公司合作建厂。至于美国处于劣势的稀土产业,它也有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DFC)的投资,而药品问题,亦可借“政府和企业的共同体”共同解决。

近年来,中美双方都在半导体产业上加大投入

很显然,这一思路呈现的远景的确包含了重建美国制造业的目标,也与3月31日时美国公布的“2万亿美元就业计划”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吻合。这其中就包括流入基建项目的13,601 亿美元、流入制造业的5,800亿美元。该方案名义上可为美国人提供更多工作机会,提高美国在前沿上的竞争力。它此后融入了拜登6万亿美元的预算案,并成为美国两党争吵的焦点。

必须承认,当拜登也像其前任一样,以振兴美国制造业为号召时,这一口号与措施似乎就显得有的放矢起来。即便这一套措施的核心似乎都落在放债、放款以及投资上。但就当前国际产业链的格局来说,拜登期待美国带回国内的四个产业多少都有些难度。其中,半导体这一产业的格局最为突出。

就美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半导体产业的态度来说,其集中发力高利润产业、将低廉生产环节迁移到其他国家的态度,决定了美国本土的工作集中在逻辑芯片设计和关键软件工具等核心技术环节,其在全球半导体生产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在2020年已降至12.5%。由于美国当今对半导体、芯片等技术的急迫态度并非真正来源于“技术卡脖子”,而是在于因中美科技战、新冠疫情等客观因素造成的汽车芯片荒,这导致美国的长期投资对于当下的短期危机意义有限。

毕竟,美国国内产业链、供应链的现状与20世纪80年代后美国转向金融立国,推行“去工业化”有关。大量的中低端制造业向劳动力更加廉价的国家转移。随着美国赢得冷战,并凭借跨国公司的崛起和信息技术的发展,美国制造业向低成本国家转移的进程已经很难逆转。

信息革命后的美国不断进行从传统制造业到高端制造业、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产业置换;在具体工业门类内部,美国继续借助产业链国际化脱离生产,将工厂转移或产品服务外包,仅在美国保留研发和运营人才。这导致当今美国系列社会问题,包括贫富差距、地域矛盾、右翼民粹运动兴起,都是制造业空心化的长期后果显现。但它也同样确保了美国的金融霸权,在美国发行的美债对应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GDP)之际,华盛顿也通过金融手段,借助华尔街而非美国的工厂收割了全球。

美国稀土资源缺乏,工业生产严重依赖从中国进口的稀土。图为美国唯一的稀土矿,位于美国加州的芒廷帕斯稀土矿。(Getty)

很显然,美国试图以行政命令而不是市场经济规律,人为或强行打乱供应链的行为,对全球经济发展有害无益也不现实。从长期来看,全球制造业格局重整是不可逆转的现象,不会以一国的行政命令而发生改变。拜登当局的脱钩意向或许也只能造成巨额放水的实际效果,而这也许就是拜登当局所期待的结果之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