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班底对习近平的认知依旧落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前拜登(Joe Biden)政府的对华关系,主要以全面对抗与竞争为主,有限度的合作为辅。这是当前的对华关系基调。尤其在国会的制衡和施压下,白宫到目前为止也不敢过多地提到中美合作,强调对华强硬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所以,近日美国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不同场合对中国及美中关系的表述也基本保持这一基调。

但从目前来看,这位在美国学界及政界打拼近20多年的智囊官员,对中国、中共及中国领导人的认识依然停留在过去,片面且死板。这不光是他个人的问题,包括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内的整个外交团队,基本上也保持这样的认知。

坎贝尔6月8日在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举办的活动上表示,中共负责外交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外交部长王毅是中国的“才干”(able)代表,自己也非常敬佩这两人。但这一表态和他在5月26日出席斯坦福大学活动时的说法有所不同。他当时表示,杨洁篪和王毅这样的中国顶级外交官根本不在、甚至远离习近平的核心权力圈子。

2021年4月16日,坎贝尔(右一)陪同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日本首相菅义伟。(AP)

也就是说,杨洁篪和王毅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坎贝尔自己也不确定。这里体现美国对中国领导层一直存在的一个误区,即凡是看不懂、看不透的一面都将其归因于“体制封闭”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强势”。

坎贝尔提到,美国对华政策改变的另一个核心因素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人。习近平已成为“单一领导人”,决策圈“越来越小”,主政以来“几乎肢解了实施近40年的集体领导机制”。

这种判断没有新意,是奥巴马执政后期的既有论断。或许正是存在这种判断,导致坎贝尔认定杨洁篪和王毅不在习近平外交核心圈之内。事实上,杨洁篪和王毅在中国外交决策及执行中扮演重要角色,两人都属于习近平外交团队的核心人物。

而且,和布林肯和坎贝尔等人理解不同的是,杨洁篪和王毅所言基本上反映中共立场和中国民众诉求。之前的阿拉斯加高层峰会,在布林肯和坎贝尔看来,杨洁篪的发言是为了服务于中国国内民众,但事实上,更准确地讲,杨洁篪和王毅的发言真实反映中国民意。他们的表态更不是所谓的政治宣传或舆论造势,而是正常的立场表达和政策反驳。

6月8日,坎贝尔还提到,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及全球反弹都是中国自身原因造成的,认为过去两年最能制造问题的一方是中国,而非美国。至于是哪些因素引发反弹,坎贝尔提到了北京的政策,包括南海军事化以及中国在全球外交上更为果决(assertive)的姿态,称中国外交政策机构明白这一点。但他同时认为,这一点是否上达中国领导层最核心圈,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这又是一个与现实政治脱节的判断,属于方向性错误,混淆了矛盾双方。凡是坎贝尔能够举到的例子,比如中印边境冲突、中澳经济战、“战狼外交”、南海争端等等,他都将问题的一方直接指向中国,完全是站在印度、澳大利亚及南海周边国家的立场谈论中国,并且以此为据指控中国外交强硬、粗野,甚至将其定性为整个中国的外交路线。

众所周知,美国才是制造问题最多的一方。美国右翼势力执政期间的单边、孤立性的决策,不但冲击了中美关系,而且对全球贸易,包括美国的国家形象,都带来了损害。尤其是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和意识形态战,加大了和中国的直接对抗。尤其是以蓬佩奥(Mike Pompeo)为代表的极端右翼势力,出于个人政治利益考虑,多次打中国牌,破坏中国合作基础。

白宫酝酿对华强硬政策的同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国内各地视察:

+7
+6
+5

如果是中国的问题,拜登为何刚刚撤销了针对TikTok的行政令?中美之间的确存在很多问题,包括美国所关心的知识产权、强制性技术转让以及贸易不平衡等问题。但美国选择了不当且错误的解决手法。如果想要让中美重新回到谈判桌,拜登政府需要撤回的东西还很多,尤其是已经加征的关税。

从目前来看,坎贝尔这一批民主党智囊团队延续过去观点的同时,也在不断更新他们的认识,尤其经历右翼主政四年后,他们也不得不考虑国内舆情现状,向一些极端或强硬的政策看齐,甚至选择性地向右翼主张过的脱钩策略靠拢。但整体上,他们还是没有偏离联合盟友“围堵中国”的老套做法。

只要是抱着围堵中国的想法,他们就会仍以冷战及霸权思维看待中国,绝对不接受和中国平起平坐。

当然,坎贝尔的表态在拜登政府有一定的普遍性。白宫官面上不方便讲的话,坎贝尔就会在非官方渠道说出来。一方面,他曾任职于奥巴马政府,是民主党亚洲政策的设计者,表态有一定的份量;另一方面,作为拜登新设置的印太事务官员,坎贝尔可以通过国安会和布林肯领导的国务院唱好双簧,坚持对华强硬基调的同时,也释放一些柔和的信息。

只不过,他在非官方渠道释放的信息没有偏离白宫和国务院的对华政策基调,尤其是他对中国外交的判断,依然存在很多漏洞。或许中美还是需要对话,才有可能减少这种误解,缩小认知上的偏差。但从目前来看,囿于国内政治氛围,拜登团队仍在保持试探和观望,尚难迈出和中国开展新的高层对话的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